美国一州大改统计标准 死亡数字
美国第一女婿幕后指导抗疫
美国三分之一新冠死亡病例来自同
经历疫情美国的航母又“回来了”
经历疫情美国航母“回来了”

美国第一女婿幕后指导抗疫

2020-05-18 09:03 主页 来源:未知
美国第一女婿幕后指导抗疫


2020年5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白宫玫瑰园举行关于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的新闻发布会,白宫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在一旁观看。图/法新
 
 

 
 
他和他的高富帅朋友因为习惯穿紧身西装被称为“窄版西装帮”,他本人则被戏称为潮牌J.Crew 的模特真人版。
 
像库什纳这样来自庞大家族企业的金汤匙二代在美国比比皆是。但是,岳父特朗普的信任让库什纳成为美国权力最大却不需负法律责任的第一女婿。
 
自特朗普2016年参选总统以来,库什纳一路在幕后扮演重要角色。当特朗普遭遇无法解决的问题时,库什纳是他脑中能想到的立即协助解决难题的人。随着特朗普当选总统,库什纳出任白宫高级顾问,他接受的特别任务包括以巴和平协议、移民政策和监狱改革等。3月12日,库什纳加入抗疫团队,特朗普希望他能提出“逃脱传统思维的想法”协助抗疫。
 
出身地产家族的库什纳没有任何国际关系、公共卫生或医疗政策等专业背景。尽管他自己不断公开肯定自己的表现,吹嘘自己对美国的贡献,但是他近来每次公开发言就显示自己对这些专业议题认识不足,引发严重的负面风暴。
 
在协助特朗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上,库什纳无视美国仍节节上升的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对媒体表示联邦政府应对疫情是个“成功的故事”。在协助州政府取得医疗物资时,他指责部分州长未尽责,并脱口表示联邦应急医疗物资储备是“我们的储备”,引来各界对“我们”是谁的争议。在5月12日接受《时代》杂志采访时,他又称2020年11月3日的总统大选能否如期举行是个未知数,他的言论在网络上一石激起千层浪,加重外界对特朗普是否打算延后选举以增加胜选可能的怀疑。在数小时后,库什纳被迫澄清他并没有参与任何相关讨论,但是他对法律的认知引起美国政治圈和评论界的批评。
 
对选举日的评论显示出“库什纳对宪法和法律的无知”,共和党保守派评论家克里斯托尔(Bill ?Kristol)批评道。“这显示他傲慢的以为他对选举日的决定有任何参与权。”根据美国法律,包括白宫在内的任何行政部门都无权左右选举日。
 
应对疫情,重任在肩
 
不过,美国社会面临更迫切的问题是库什纳的权力随着疫情加重而扩大,成为跨部门意见的整合者,甚至超过卫生及公共服务部部长阿扎尔(Alex Azar)。一名接近白宫人士对美国媒体指出,“如果库什纳的地位有改变,那就是权力变得更大。”
 
美国媒体报道称,库什纳认为阿扎尔应该为抗疫乱象负责,他自己则不同,“我知道怎么让这政府运转起来。”
 
对政府部门人员而言,库什纳的角色深具影响力,但始终没有清晰的定义。一位共和党人对美国媒体感叹道,政府权力竟然能如此突然地被授予政府外的人士,“我再也不知道我们政府是怎么运转的。”
 
库什纳代表的外戚参政来自美国对总统授权的弹性。研究总统权力的弗吉尼亚大学法学教授普拉卡什(Saikrishna Prakash)对《财经》记者指出,美国宪法并未禁止总统雇用家人担任公职,第一夫人在白宫也有办公室。“除非他们出现腐败行为,借职务获取利益,否则一切都在法律许可范围。”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实时统计,截至5月16日,美国受新冠病毒感染人数超过144万人,死亡人数超过8.7万人,为全世界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疫情尚未在美国形成风暴前,特朗普就强调甚至夸大政府对病毒的掌控能力,再三对美国民众表示,病毒将很快消失。1月22日,特朗普说,“我们(对疫情)完全掌握中……一切没问题。”2月28日,他又说,“病毒将会消失,在某一天像奇迹一样地消失。”
 
为了今年11月的连任之路,他也持续举行大型竞选造势集会,直到3月第一周在专家呼吁下才暂停。不仅如此,一直到3月初,深信经济表现是连任保证的特朗普都不愿采取大规模防疫准备或措施,导致相关部门无法进入紧急状态,进行各种准备和安排。白宫幕僚指出,其中库什纳的意见扮演着关键角色。
 
“库什纳一直强调,进行大规模筛检或者预订太多呼吸机会吓到市场,所以我们不该这么做。”一位特朗普幕僚对媒体表示,“那个意见比任何科学家的意见都有用,他(特朗普)认为科学家都只是在夸大(疫情的威胁)。”
 
特朗普3月9日在社交媒体上称,美国2019年有3.7万人死于流感,每年有2.7万-7万人因为流感丧命,“没有什么封锁,生活和经济(活动)如常,目前只有546个确诊病例,思考一下。”但仅过了4天,特朗普便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
 
在疫情愈发严重后,特朗普开始将政府应对不力的责任推卸给卫生部门人员,批评这些人拖后腿,同时赋予库什纳重要任务——改善政府部门严重低下的效率。
 
库什纳的主要任务有三个:扩大对美国民众的筛检规模、加速企业生产重要的医疗物资以及把这些资源高效运送到需要的医疗机构。
 
但库什纳的“非传统手段”,其实是借私人关系和避开行政流程来达到目的。3月的第二周,库什纳弟弟的岳父、纽约急诊医生克罗斯(Kurt Kloss)在社交媒体的急诊医生群中征求建议:“如果你负责联邦(政府)的传染病因应(工作),你的建议是什么?”克罗斯称,“我有直接渠道通到白宫负责人,他正在征求意见。”后来,克罗斯透露这名白宫负责人就是库什纳。
 
库什纳在美国面临紧急危机时通过私人关系在脸书上寻求建议,让感染病例和死亡病例都在快速增加的美国社会感到错愕。不过,库什纳办公室表示,库什纳对克罗斯为他寻求建议的做法并不知情。
 
大发国难财还是真正的爱国者?
 
库什纳提速政府运转的做法是邀请他的朋友们组成志愿者群,这些志愿者主要是为联邦应急管理局(FEMA)搜寻可下单的医疗用品制造商,然后让FEMA正式下单采购。这意味着这些志愿者部分程度重新分配了联邦政府的庞大订单,原本与FEMA合作的地方中小型企业在新安排下被排除在外。
 
外界质疑库什纳的这一计划将发国难财的机会分配给了熟人或大企业。一名参与过该计划的志愿者4月8日向国会众议院监管和政府改革委员会发出检举信,信中说这些志愿者被要求从重要人物(VIP)推荐的名单中找合适的厂商,或者将VIP代表游说的医疗机构列为优先发放资源的对象。
 
检举信指出,这些志愿者并没有医疗采购或供应链经验,不认识制造商,也不了解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法规;志愿者也不了解哪个医院需要哪一种呼吸机、哪一种口罩是FDA 许可的;另外,他们还使用个人邮箱向厂商发信,违反美国政府的基本运作规则。检举信公开后,美国媒体批评志愿者群的运作就像美国大学兄弟会一样。
 
政府监督团体批评指出,这些志愿者应该以“特别雇佣人员”的身份执行工作,他们在体制外运作意味着外界无从知晓他们是否遵守了法律。
 
不过,参与该计划的官员辩解,所有参与的人都严守道德纪律,而且遵从两个规则:参与志愿计划的人选都是被政府部门法务人员审查过的;除了政府官员没有人能进行采购。
 
库什纳后来回应批评时强调,“重点是这个项目创纪录地在短时间内里找到几千万个口罩和重要的个人防护设备(PPE),而且需要呼吸机的美国人都收到了呼吸机……这些志愿者是真正的爱国者。”
 
神秘的“空桥计划”
 
库什纳发起的另一个颇具争议的计划是将采购自他国的医疗资源运回美国国内,并派送至有需求的医疗机构。美国政府和六大医疗用品供应商合作,如Medline、McKesson,这些企业在亚洲采购用品,政府负责将这些资源运回美国,条件是这些企业需要将50%的用品卖给政府。这一计划被称为“空桥计划”(Project Airbridge)。
 
“通过空桥计划,我们成功地把一整架一整架飞机的重要物资从海外运回美国。”特朗普在4月7日的记者会上表示,“顺带一提,这些是非常大的飞机。”
 
这项计划开始六周之后,总共执行了122个飞行架次,花费9100万美元,但是白宫、FEMA 和参与其中的企业都拒绝透露如何对这些资源进行分配。Medline表示,通过该计划运送的产品分配权完全属于企业。
 
FEMA的记录显示,空桥计划至3月底为止,配送了76.8万个N95口罩,远少于传统联邦应急储备系统的8500万个。根据记录,N95口罩只占货物的0.1%,一次性手套占了这些物资的90%。疫情严重的地区被FEMA要求不能透露从“空桥计划”接收的任何资源细节。不过,不少疫情严重的地方政府表示,他们并没有收到来自该计划的医疗资源。
 
由于FEMA应对的紧急事件主要集中在天气造成的灾害,对抗传染病大流行的经验明显不足,作业时也出现一些严重漏洞。FEMA在4月初把1000万个口罩的订单以5500万美元价格下单给一家位于弗吉尼州的国防设备企业,这家企业最后无法如期交货,FEMA只好取消订单,白白浪费了一整个月的时间。
 
相较之下,库什纳为自己团队的贡献叫好,“我们以创纪录的速度把事情办好,而且在做每件事的时候还避免造成伤害,并将负面影响最小化。”他还宣称,“在美国,我们最好的资源在私营部门。”
 
不过,前国土安全官员凯耶姆(Juliette Kayyem)对此并不买账。她指出,库什纳的角色不过就是跳过联邦政府处理紧急事务的那些规范,而非真正针对那些系统性问题,“什么是跳脱传统思维?……显然是库什纳给出他的手机号。”
 
部分民主党国会议员对“空桥计划”表示不满,质疑联邦政府在医疗人员重复使用医疗用品的同时,过于照顾私营企业的利益。这些议员不断要求FEMA公开“空桥计划”的细节,但是FEMA都拒绝回应。FEMA在5月15日宣布,将在未来几周逐渐停止“空桥计划”的运作。
 
代价可能会是选票
 
库什纳被赋予的抗疫任务还包括另一项,即美国民众最在乎的筛检。
 
随着特朗普急迫地重启经济活动,筛检成为美国流行病专家认为能确保控制疫情的最关键一环,但是美国国内的筛检试剂盒至今仍严重不足。
 
根据民意调查,能否快速获得筛检机会被认为是左右选民对政府看法的一项重要指标。特朗普自3月6日就承诺,美国的筛检能力足以让美国人想筛检就筛检。库什纳身为具体执行者一度保证,到3月中旬将提供400万个筛检试剂盒,但一直到5月中旬,联邦政府仍无法实现这个承诺。
 
特朗普在3月还表示,科技公司谷歌已经协助建立网页,帮助美国人对自己进行初步诊断,该网页还会指引有筛检需求的人到离家最近的筛查地点。不过,谷歌后来否认参与此计划。受外界争议的是,后来建立类似网站的是库什纳弟弟的健康保险公司,库纳什本人也一度持有该公司股份。该保险公司后来将网站免费捐赠给联邦政府,并表示从未打算收费。
 
特朗普自美国疫情发生以来一直对疫情、联邦政府的角色和防疫政策发表自相矛盾的言论。根据美国一家商业广播电视公司的民调,三分之二的美国民众认为特朗普自疫情初期就忽视疫情的威胁,将近一半民众认为他的应对仍然不理想。
 
库什纳代表的力量与联邦政府部门冲突不断,同时也和民主党州长因为医疗资源及筛检试剂盒的分配发生争执。
 
4月3日库什纳把联邦政府的物资储备称作“我们的储备”就让堪萨斯州民主党州长凯莉(Laura Kelly)表示不满, 她指出,“这绝对不是应有的安排。”联邦储备应该是支持州政府的。不过,因为库什纳一句话,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随后悄悄修改了网页上对国家储备的定义。另外,纽约州州长科莫要求3万-4万台呼吸机,库什纳也暗指科莫对疫情不了解的情况下胡乱申请医疗资源,“我自己做了我的数量评估……纽约不需要那么多台呼吸机。”
 
联邦政府卫生部门官员私下指出,库什纳组成的体制外部门增加了行政流程、重复了部分内部作业,“突然有人进来取代一些已经在做同样事情的人并不是件好事。”库什纳对自己的付出却十分满意,“我们做的事,联邦政府从来没做过的,而且比他们做过的都还要快。”
 
政府运作监督团体对库什纳团队的运作感到忧心,华盛顿的非营利组织“公民、责任和道德”就指出,“如果(历史上)有什么我们需要记录和透明化的时候,那就是现在……随着这个传染病造成的疫情不断加重,社会大众需要了解谁在白宫里做决定,哪些私营企业正影响这些政策,同时应对疫情的这些政策是怎么做出来的。”
 
接下来,库什纳新的任务是加快疫苗的研发。尽管专家强调疫苗研发需要12个-18个月左右,但特朗普希望疫苗年底就能上市,白宫希望库什纳动用个人与企业的关系,加快疫苗的研发。不过,在卫生部门负责研发疫苗的专家布莱特(Rick Bright) 4月底在预先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撤换。他在离职后表示,他因为拒绝下单给一家制造奎宁的企业而遭到撤换,这个企业的负责人刚好是库什纳的朋友。特朗普3月曾鼓吹奎宁的疗效,不过后来证明奎宁没有疗效甚至可能导致死亡。
 
在缺乏执行计划和库什纳缺乏经验的背景下,特朗普对疫苗的承诺是否将如面对检测试剂时的问题一样变成空气,将有待时间考验。普拉卡什对《财经》记者指出,亲人干政在全球社会都难以避免,美国总统可以选择接受任何人的意见,这些人无需负责任,唯一能让这些争议做法付出代价的是选票。“不过,投票行为非常复杂”,到时很难说谁在投票时考虑了新冠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