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美总统决策?美国对多地“开
美国要施压复工 墨西哥艰难重启
美国生物实验室欠世界一个解释
亮出核反击计划,美国本土也不再
美国一州大改统计标准 死亡数字

美国要施压复工 墨西哥艰难重启经济

2020-05-19 09:01 主页 来源:未知
美国要施压复工 墨西哥艰难重启经济

     “当前墨西哥面临的经济压力远大于疫情带来的压力。”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所副所长孙岩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出口下跌、进口受阻、消费受挫,使其经济遭受多重打击。“墨西哥即使‘复工’也未必能‘复产’,特别是在对美出口渠道未能彻底打通的情况下,因为美国疫情走向不确定性很大。复工的实施效果取决于美国疫情转向、墨西哥国内疫情控制,以及民众消费信心等多方面因素。”
 
  尽管新冠确诊数字仍在攀升,但墨西哥从5月18日起将陆续复工复产。墨西哥卫生部当地时间1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墨西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比前一天增加2075例,累计病例升至49219例。死亡病例比前一天增加132例,累计死亡5177例。IMF预测,2020年墨西哥经济将下滑6.6%,这一降幅在拉美仅次于委内瑞拉。“当前墨西哥面临的经济压力远大于疫情带来的压力。”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所副所长孙岩峰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分析,出口下跌、进口受阻、消费受挫,使墨西哥经济遭受多重打击。
 
  美国施压复工
 
  墨西哥政府自3月30日宣布进入国家卫生紧急状态,要求所有“非必要”行业停工停产。随着新冠疫情进入第三阶段,即大规模传播阶段,墨西哥政府将保持社交距离措施(包括强化基本防疫措施、暂停非必要活动、推迟大规模聚集活动等)实行时间延长至5月30日。
 
  “园区目前是停工的状态,入驻企业的生产也停下来了。他们总问我什么时候能开工,我们正在等州政府的通知,大家都着急复工复产。”北美华富山工业园副总裁吴广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马上要5月底了,再不开工,企业到年底压力会很大。”
 
  华富山工业园位于新莱昂州蒙特雷市,是墨西哥首个大规模的中资工业园,也是华立集团继泰国罗勇工业园之后开发的第二个境外工业园区,2018年通过考核成为浙江省省级境外经贸合作区。园区重点发展汽车配件、信息技术、机械设备、电子电器、轻工业、新能源新材料产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疫情给园区开发“拖了后腿”,园区目前现场施工无法开展;对招商的影响更为明显,由于中国与墨西哥之间的航班暂停,中国企业前往考察很困难。“目前意向企业大多在国内保持正常沟通,有的是观望、延缓投资,明确说取消投资计划的比较少。” 吴广云说,“疫情毕竟是百年一遇的偶然事件,大部分企业还是能客观看待,在招商中,企业关注的仍然是市场、产业配套等指标。”
 
  据吴广云介绍,商务部很早发布了有关做好境外园区疫情防控的通知,并且华富山作为中国企业,对于国内防疫措施十分熟悉,为园区企业及合作单位免费发放口罩和消毒用品,还制定了关于疫情防控的紧急预案。
 
  热切期盼墨西哥复工的还有美国仍在运营或计划恢复生产的诸多产业,如果墨西哥长期停工,可能会引发北美供应链中断。美国驻墨西哥大使兰多(Christopher Landau)曾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保护工人健康的同时保护供应链是“可能而且必要的”。
 
  美国汽车业高度依赖墨西哥的零部件,连日来,美国官员一直向墨西哥政府施压,要求其允许重新开厂。墨西哥汽车行业游说团体也不断敦促政府允许工厂恢复生产。当前,各公司都在观望具体的要求是什么,以及能否迅速重启运营。据媒体报道,通用汽车初步计划于5月20日重启墨西哥锡劳市的汽车组装厂,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这家工厂已经停工数周。
 
  雪城大学教授潘菲尔德(Patrick Penfield)称,美国的汽车装配厂有一些库存,但不足以维持两周以上。未来两周,墨西哥的新冠感染率飙升将成为最大风险。“如果墨西哥政府更改复工计划,继续关闭工厂,那美国的汽车装配厂也将由于缺少零部件而停工。”
 
  艰难抉择
 
  重启经济之际,墨西哥能否有效控制疫情,令人担忧。墨西哥当局称,该国真实的感染人数可能是报告确诊数量的9倍,因为许多感染者可能没有去看医生,或没有出现症状,以及没有得到正确的诊断。
 
  墨西哥是新冠病毒检测率最低的国家之一,经合组织(OECD)的数据显示,在新冠病毒检测方面,墨西哥在成员国中排名末位,每1000人仅检测0.4次,相比之下,美国每1000人进行了16次测试,冰岛每1000人进行了135次测试。
 
  墨西哥卫生部副部长Hugo Lopez-Gatell称,墨西哥已经拉平了疫情曲线。 但墨西哥传染病学专家马西亚斯(Alejandro Macias)并不同意:“我们不能说曲线在下降,甚至不能说它已经拉成水平线,需要数周的数据下降才能得出这个结论。”
 
  住院情况或许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形势:墨西哥当地媒体报道称,墨西哥城医院人满为患,救护车和私家车往往在抵达急救室后,由于没有位置又不得不拉着病人送往别处。超过四分之一的新冠病例集中在墨西哥城。
 
  墨西哥总统奥夫拉多尔面临着艰难的选择。这个拉丁美洲第二大经济体陷入衰退,预计将比上世纪90年代金融危机时期更严重。IMF预测,2020年墨西哥经济将下滑6.6%,这一降幅在拉美仅次于委内瑞拉。有智库警告称,经济下滑可能使今年2200万墨西哥人陷入贫困。油价暴跌叠加疫情打击,导致墨西哥金融市场震荡,比索成为表现最差的货币之一,今年3月较年初比索兑美元累计跌幅超过30%,主要股指创近10年来最低。
 
  墨西哥是拉美主要石油生产国之一,石油产品出口收入是墨西哥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原油出口占外汇总收入的10%。
 
  一些经济学家称,尽管重新开放可能会缓解经济的部分压力,但这一决定也存在着加剧疫情的风险,可能导致更严重的经济混乱。
 
  在墨西哥北部,与美国交界的边境各州有6000多家加工出口工厂,雇佣了数十万员工。这些工厂大多是外国公司在当地保税区内开办的,生产出口产品,尽管不属于“非必要”行业,却无视禁令照常运转,导致新冠肺炎疫情在此多次暴发。墨西哥政府强调,复工复产必须采取措施保护工人的健康。
 
  “当前墨西哥面临的经济压力远大于疫情带来的压力。”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所副所长孙岩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出口下跌、进口受阻、消费受挫,使其经济遭受多重打击。“墨西哥即使‘复工’也未必能‘复产’,特别是在对美出口渠道未能彻底打通的情况下,因为美国疫情走向不确定性很大。复工的实施效果取决于美国疫情转向、墨西哥国内疫情控制,以及民众消费信心等多方面因素。”
 
  墨西哥国家统计局称,今年4月,墨西哥的汽车出口量较3月份下降了90%。美国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3月,墨对美出口300.16亿美元,同比下降3.9%,为2013年以来同期最低。墨西哥国家统计局和央行联合调查显示,今年3月,墨西哥消费者信心指数为42.6,同比下降1.2,是2018年11月以来最低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