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战争新阶段:军阀哈夫塔尔
极化政治是美经济重启的深层风险
妄图使制造业回流不可能实现
他的家族生意也要撑不住了?
是美国的种族胜利还是文化浩劫?

极化政治是美经济重启的深层风险

2020-06-14 13:30 主页 来源:未知
极化政治是美经济重启的深层风险


 
 
  近一段时间,美国50个州陆续不同程度放松疫情管制,为重启经济让路。但诡异的是,美国右翼政客们并未把注意力真正转向国内经济恢复,他们仍如斗鸡般在国内外四处寻衅、撇责甩锅,或把因新冠肺炎死难9万多人称为“荣誉勋章”,宣称将“和中国彻底断绝关系”,或颇具惯性地诬称中国派出几十万人“前往米兰、纽约和世界各地进行(病毒)传播”。就公共政策常识而言,美国在重启经济问题上缺乏专注力绝对是不明智的,但这在美国当代政治光谱中却并不离奇。华盛顿乱七八糟的政治噪音并不都是傲慢带来的胡言乱语,还包含了毒辣老练的政治算计,重启经济就是一场政治豪赌。
 
  把经济重启问题高度政治化
 
  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华盛顿必然强推复工复产措施。白宫目前的支持者是一个由最底层民众和最高层富豪组成的怪异而扭曲的组合。对于高高在上的美国大亨们而言,主管防疫物资的政府高层们利用“空桥计划”专门给他们调集稀缺的抗疫物资,这也早已不是秘密。他们的性命自然无忧,他们担忧的是不能复工复产赚钱。对于那些底层民众而言,政客们把一切阻挠、删改美国公共卫生机构给出的专业复工复产意见的糟糕主意都包装为“锈带阶层”自己的意愿。为了讨好和绑架这些底层群体,政客们不惜宣称自己服用羟氯喹这种未经科学证实有效的便宜药物,这样既给那些底层群体带来虚幻的安全感,又迎合了被绝望的底层群体青睐的反智主义潮流。
 
  当然,华盛顿强推复工复产措施带来的经济乃至生命健康成本只能靠普通民众自己去承担了。大亨们不会为厂房外的安全设施埋单,也不会掏钱给底层民众纾困。“锈带阶层”除了虚幻的满足感外,一无所有,甚至连口罩都被告知不必戴。因为白宫与其麾下的行政和医疗系统势同水火,被祸害的医疗行政体系已经无法有效履职。
 
  仇视行政系统、削弱医疗体系是本届美国政府无法修复的政治创伤。自投身政治以来,美国现任领导人及其团队一直暗示美国科学界和政界存在着所谓“黑暗势力”,并对普通民众进行反智宣传。美国政府自2018年起便撤销了许多至关重要的公共医疗部门,并累计削减了150亿美元的相应预算,而这一切都被鼓吹为是替美国普通民众省钱。到了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时,美国政府在自毁抗疫能力的道路上已经狂奔太久、无法回头了。
 
  美国领导层骨子里瞧不起专业官员和医学专家。面对经济重启这样的执政大考,改口称赞专业团队、相信科学意见只能证明他们自己过莫大焉。对他们而言,当下最佳的选择是再次祭出屡试不爽的民粹大棒,把经济重启问题高度政治化,暗示所谓“黑暗势力”试图借疫情“剥夺民众的自由与福祉”,最终利用狂热且不论是非的民粹热情来逃避经济重启一旦失败的问责。
 
  美式极化政治成为世界经济复苏的阴影
 
  客观地讲,在疫情风险下的复工复产,必须兼顾公共卫生和经济发展两方面的合理性,是一项高度复杂的系统工程。在缺乏有效疫苗的情况下,即便复产指南科学可行,国家意见坚定有力,社会公众通力配合,仍然要面临不确定性风险。白宫的自私、短视、混乱与政治操弄,给美国经济重启造成了严重风险。不过,美国政府并不是这场大混乱的唯一责任方,美国政治越发严重的极化现象更是美国复工复产的深层次风险。
 
  尽管美国政治体系自建立之日起就时有激烈的对抗发生,但是传统的美国政治结构曾经具有相当弹性,两党之争基本被控制在不逾越边界的程度。然而,经济增长模式的改变,金融资本崛起、实业萎缩,由此导致的中产阶级萎缩,使中间力量对美国政治社会的稳定器作用逐渐动摇。因贫富分化变得脆弱的选民群体对政党的依赖加剧,很多阶层只有依靠明显的政策偏向才能维持摇摇欲坠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不同社会群体之间的利益竞争由此激化,美国社会结构深层次分裂的风险日益增加。
 
  政党、行政、司法、舆论及形形色色的利益集团乐见人民对其依赖,并以更肆无忌惮的偏袒立场来拉拢特定选民群体。在美国政治中,公开向特定选民群体“效忠”已经不再是一个问题,而已成为一种常态。共赢成为一种失败,独占则被视为胜利。撕裂的社会最终使大选永不结束,能发出最大声音、拉来最多选票的政客带头渲染出一种无法团结、不予合作、相互仇恨的社会氛围。可以预见,当美国民众发现“天佑美国”“炎热天气可以杀死新冠病毒”等奇谈怪论都无法战胜疫情时,甩锅和制造分裂就变成了政客们逃避责任的最后防线——死亡率高,是“假新闻”和恶意编造的;经济指数上不去,是中国造成的;疫情防控出现反复,是前任政府留下的摊子太烂了,再加上行政体系“不听话”……
 
  实际上,经济重启是一个复杂困难的渐进过程。但在今天的美国政局下,政客们眼光盯着的是年底的大选,复工复产政策的落脚点是服务大选,而不是经济重启的延续性和稳定性。同时,与重启伴随而来的必然是新一轮刺激计划。政商高层摩拳擦掌,准备好了通过代理人分得蛋糕;弱势阶层怨气冲冲,心中不满蓄势待发。在这一背景下,复工复产所需的资金和资源,难以保证依据经济和抗疫的实际需要进行分配,其社会效能的最大化更是无从谈起。在一个连假装兼顾更广大群体利益都不需要的政治环境下,美国的经济重启已成为一场彻头彻尾的政治豪赌。
 
  长期以来,美国经济一直是世界经济的火车头和“晴雨表”,对深受疫情打击的世界经济而言,美国能够顺利复工复产自然是巨大的利好消息。但是,当前美国国内政治乱象以及为一己之私而置全世界于不顾的政客们,只会给世界经济复苏的前景蒙上一层不祥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