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霸权思维强权逻辑的又一例
坐上“人权被告席”的美国,该
阻挠联合国调查美国种族主义问题
想到鲍德温,不是5月下旬以来的
美国经济恢复正常路漫漫

坐上“人权被告席”的美国,该面壁思过

2020-06-19 13:04 主页 来源:未知
 坐上“人权被告席”的美国,该面壁思过

  17日至18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首次举行了有关种族主义的紧急辩论,这也是该机构史上首次就美国人权问题召开紧急会议。与会各方对美国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致死一事表示严重关切,谴责针对非洲裔的系统性种族歧视、种族主义和警察暴力行为。向来以“人权卫士”自诩的美国,尴尬地坐上了“人权被告席”。
 
  目前,因弗洛伊德之死而在世界各地引发的抗议浪潮仍未退去,当全世界纷纷对美国的人权记录提出质疑的时候,也该是美国开始深刻自我反思的时候了!
 
  首先,美国到底能不能自己解决好国内的种族歧视问题?
 
  种族歧视始终伴随着美国发展历史,最近数十年来也并未有多大改观。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在半个多世纪前的梦想,至今对弗洛伊德等美国非洲裔民众来说仍然遥不可及。有美国的人权活动人士就指出,美国的系统性种族歧视和警察暴力问题已到临界点,华盛顿无法解决问题,“因此国际社会需要出手”。
 
  因此,要求联合国成立国际调查委员会,对美国展开调查的呼声越来越高。54个非洲国家日前集体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了有关动议。而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等600多个团体也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联署,要求调查美国种族歧视风波。弗洛伊德的弟弟在出席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紧急辩论时,也作出了类似呼吁。
 
  要知道,国际调查委员会属联合国最高级别的调查,一般只在最严重的国际事件发生时才会成立,近年来的例子包括叙利亚内战、也门内战和缅甸罗兴亚人危机等。针对美国的国际调查最终能否实现仍存极大变数,但仅仅是国际社会的此类呼声,就足以让所谓的“人权卫士”汗颜。
 
  其次,美国有什么资格就其他国家的人权问题指手画脚?
 
  就在联合国对美国种族歧视问题启动紧急辩论的同一天,美方将所谓的“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签署成法。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所指出的:“这一所谓法案蓄意诋毁中国新疆的人权状况,恶毒攻击中国政府治疆政策,公然践踏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粗暴干涉中国内政。”美国连自身的人权问题都无法解决,还有什么资格对其他国家指指点点?尤其是美方的这些指责还是建立在肆意抹黑的基础之上,更加令人不齿。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美国一直在国际上极力鼓吹“人权高于主权”的论调,为干涉他国内政寻找借口。但在弗洛伊德之死的问题上,面对外界提出的国际调查动议,美国国务院官员却表示,让联合国来调查美国是“荒谬的”。美国赤裸裸地奉行双重标准,又有什么资格以人权为借口干涉他国?
 
  当美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为众矢之的,它却无法亲自在该场合阐明自己的立场。因为早在2018年,美国便退出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美国《大西洋》月刊分析认为,美国此举最阴险的意图是为了防止自身受到侵犯人权的指控。美国极力逃避国际人权义务,哪还有什么资格充当“人权教师爷”?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在紧急辩论上发表致辞时表示:“时间就是生命。耐心已经用尽了。黑人的生命至关重要。土著人民的生命至关重要。有色人种的生命至关重要。所有人类在尊严和权利方面都是平等的。”倘若美国当政者真的在乎人权,还是从解决好本国的种族歧视问题做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