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内恶诉违背习惯国际法
可能在全国民意调查中领先
美国恢复核试验,中国该何去何从
观察丨美国多州疫情持续恶化
美国大公司调整重启日程表

可能在全国民意调查中领先

2020-06-26 14:57 主页 来源:未知
可能在全国民意调查中领先


报道,在美国总统大选序幕中,拜登可能在全国和许多战场的民意调查中领先,但民主党人仍在为关键选区的一些选民会不会在11月出来投票而烦恼。他们特别担心的是黑人和西班牙裔年轻选民的支持程度。

拜登先生在这些群体中,尤其是黑人对他的支持率往往落后于希拉里在2016年大选中的支持率。而在初选季,年轻选民对这位前副总统明显不感冒。

但民主党在2020年还有一个秘密武器:老年选民。在这一年龄段:65岁及以上的选民中,今年以来的民调显示出老年选民向民主党的戏剧性转变。这可能是本次选举中最具影响的政治发展。

两党合作进行的“变化国家”项目估计,希拉里在老年选民中失去约15个百分点的支持率。无党派的民主基金(Democracy Fund)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国家环境调查显示,拜登在老年人中领先约六个百分点。自今年初以来,该调查收集了逾10.8万名登记选民的采访。我们看到,在2020年至少占四分之一的选民中,民主党将获得超过20个百分点的支持。影响巨大。

这种支持民主党的转变在2020年的战场州非常明显。名单中包括佛罗里达州,那里的老年人在选民中的比例是异常高的30%(其中有17个百分点的老人转向支持民主党);宾夕法尼亚州(24个百分点);以及密歇根州(26个百分点)。简而言之,这个在2016年一度是特朗普总统最大优势的年龄组正在反过来反对他。在一场选举中,他需要每一张选票来对抗民主党的强大挑战,而这种转变带来的结果对他来说可能是灾难性的——也是民主党形成新的、更广泛的联盟的预兆。

这些反对特朗普的老年人是谁?如你所料,65岁及以上人口的种族构成以白人为主——大约五分之四。在白人老年人中,我们看到了和整个老年人一样的变化,超过20个百分点。白人老年人反对总统的运动显然推动了这一趋势。

造成这种老年选民失望的原因可能有很多。首先,虽然他们是一个相对保守的人口群体,但他们并不像他们的名声所显示的那样保守。例如,根据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国家环境调查的数据(他们通过对年初以来2万多名注册白人老年选民的采访搜集),白人老年人支持对年收入60万美元以上的人增税占44%;他们还支持政府推出带薪家庭假,支持比例29%;支持每小时15美元的最低工资,支持率21%;在医疗保健方面,他们支持政府医疗保险的公共选择,支持率为34%。

但这种自由主义受到其他观点的影响。白人老人反对“全民医保“的比例为28个百分点。而这些选民中的4成虽然反对将非法越境者的孩子与父母分离,但他们中也有18个百分点的人赞成从以家庭为基础的移民制度转向以打分为基础的移民制度——这通常是保守派所赞成的立场,他们中有17%对人支持对非法越境者提出联邦犯罪指控。

此外,四分之三的白人老年人认为,政府应该在社会中推广传统的家庭价值观,约三分之二的人认为应该允许在公立学校和法院展示十诫。而且,他们大比例反对美国对历史上曾经施行奴隶制进行赔偿,并认为只有两种性别,男性和女性。

所以简而言之:在一些经济问题上,老年人是自由主义的,但不特别自由主义,在社会问题上他们是相当传统的,但不是极度传统。这样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许多老年选民一度认为他们能从特朗普政府执政中得到什么,现在却感到失望。再加上与年龄相关的对规范性和稳定性的偏好,更有助于解释他们远离特朗普的原因。曾经他们认为他能让他们更接近他们想要的美国,保留一些过去的体面和价值观。就许多白人老人而言,他们得到的是适得其反。

对他们来说,拜登似乎是一个舒适的选择。他有一个温和和正派的形象,他拒绝了民主党初选中经常辩论的提案,如全民医保和边境非刑罪化,从而使他的形象在老年人眼中更加光鲜。

毫无疑问,特朗普对新冠病毒的应对加强了拜登对老年选民的吸引力,新冠病毒对老年群体的打击远比对年轻美国人的打击严重。总统的表现,以及他更乐于重新开放经济而不是防止最脆弱人群(也就是老人)死亡的态度,使得他在这些选民中越来越不受欢迎。

对许多人来说,失望实际上早于当前的危机。但这场大流行,以及特朗普的处理方式,加强了这种转变。

不过,资深选民,甚至是最近向左移动的选民,也没有稳稳地站在民主党阵营中。在移民、医疗保健和热点社会问题上过于偏左的政策可能会破坏他们对拜登及民主党的承诺。在明尼阿波利斯警察杀害乔治-弗洛伊德的抗议浪潮席卷全国之后,也有可能会带来特别的政治挑战。

这些选民对秩序有偏好——在6月初的一项民调中,68%的资深选民支持或在一定程度上支持派遣军队帮助警方应对抗议活动——因此,如果他们认为民主党对一些城市爆发的暴力事件态度软弱,也会降低对民主党投票的热情。同样,抗议活动中出现的要求,比如赔偿受害者或为警方提供资金,在政治上不受许多老年人的欢迎,也有可能削弱民主党在这一新增选民群体中的支持。

不过目前来看,这种转变是美国在这个选举季看到的最有影响的转变。如果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1月及以后,它可能会定义一个美国政治的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