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反华议员克鲁兹摊上事了
美国现实主义者看中国的“军事挑
美国“拆桥”这是在断自己的路
美国这些大商家或破产
德国人竟也开始欣赏中国

美国现实主义者看中国的“军事挑战”

2020-07-14 10:22 主页 来源:未知
美国现实主义者看中国的“军事挑战”

发布了对美国现实主义地缘政治学者米尔斯海默的专访,以及邵善波、子思的相关评论文章。然而,现实主义者最关键的,是要对现实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在美国,既有夸大中国军事力量的声音——往往是为了骗取国会更多的军费,也有轻视中国的妄言——自我感觉良好,喊打喊杀。后一类人在不懂军事的“国会老爷”和所谓智库学者中,恐怕并不少见。因此,在中美关系急转直下后许久,美国《国家利益》杂志还要费心刊载本文这样的“军事科普”文章,向美国读者介绍中国的高超声速导弹与核力量。当然,作者尽管作为现实主义学者,认识到中美在军事力量上特别是核力量上的差距,却依然带着指责中国动机的陈词滥调,观察者网翻译并刊发本文,谨供读者参考。



早在欧洲马基亚维利这样著名的现实主义者出现之前,考底利耶(Kautiliya)在他的名作《政事论》(Arashastra)中就提出,征服者应始终寻求增强自己的力量并增进自己的幸福。对于当代的现实主义者来说,掌握权力是在国际政治这个残酷决斗场上生存的一种手段。
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曾评论说,冷战的结束以及自由主义领导权的确立意味着“历史的终结”,也意味着“对权力的庸俗算计”会被终结。然而,有证据显示,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治下的美国正表现得越来越像一个老派现实主义者,美国主要关注的就是力量对比的计算,美国还采取单边行动来维护和增进本国的国家利益。



随着北京积极寻求将美国赶出自己的周边地区,乃至最终将美国赶出亚洲,中国的崛起已经对美国在世界舞台的领袖地位构成了迫在眉睫的威胁。面对日益强大的中国,奥巴马提出了亚太再平衡战略,将美国的关注焦点从中东转移到了东亚。“重返亚洲”战略的目标是延缓中国崛起为世界强国,并使美国从中东的战争泥沼中抽身而出。
在此背景下,奥巴马的继任者特朗普在其2019年国情咨文中指出,“伟大的国家不打无休止的战争。”就此而言,特朗普当局一直在遵循其前任留下来的整体战略,将美国从中东撤出,转而集中精力应对近在眼前的威胁——崛起中的中国。
在轮到特朗普出手时,他下血本发动了针对中国的贸易战,并加强了中国周边美军的实力。在2020年4月和5月,美国海军在南中国海部署了包括濒海战斗舰蒙哥马利号在内的几艘军舰,来应对北京在南海的“欺凌行为”。同时,美国11艘航母中的3艘目前正在太平洋巡逻,这向中国发出了强有力的信号。华盛顿还想重新发动经济制裁来抗衡北京,并正在考虑将弹道导弹部署到亚太地区,这一招可能使该地区的力量对比偏向美国。
最近爆发的新冠疫情也使美国政府加大了对中国的外交攻击,指责北京隐瞒了病毒传播的真相。有趣的是,美国官员在提到中国时越来越多的使用了“共产主义”这个字眼,使人联想到冷战时期美苏两国的大国争霸。中国作为美国潜在的竞争对手,华盛顿奋力延缓和阻挠其崛起符合现实主义者的预测,即强权总是试图保证不会出现另一个强权来挑战自己。
多年来,美国也在增加本国的国防开支,估计到2021年会达到创纪录的7405亿美元。而一些分析人士甚至还认为美国的国防开支会超过10000亿。此外,美国还大力投资新军事科技,包括开发导弹防御系统来对抗中国的“导弹能力,中国研发导弹的目的是剥夺美国保护其亚洲盟国和伙伴的能力和自由。”
在此背景下,中国展出了自己的“撒手锏”武器 —— 东风17高超音速导弹。美国也急不可耐地要推出自己的“超级无敌”导弹(特朗普如此称呼),以便在即将到来的高超音速导弹竞赛中占据上风。俄罗斯方面也部署了本国的“先锋”高超音速导弹,声称这种导弹的飞行速度可以达到20倍音速。

东风17高超音速导弹具有极强的突防能力 图片来源:央视视频截图
关于核武器,特朗普政府还呼吁扩充美国核武库的作用和能力。《2018年核态势评估报告》(NPR)指出,美国“有必要”替换、保持并升级本国的三位一体核力量。在报告出台后,美国部署了低当量核弹头,降低了使用核武器的门槛。此外,某些报告还建议美国在冻结核试验数十年之后重新开始这些试验。
美国核政策的新变化反映了美中俄大国博弈的最新趋势,而且符合现实主义的预测,即强权将竭尽全力保持本国对其它核武国家的可信核威慑力。因此,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最近批准了俄罗斯的核威慑政策,声称俄罗斯在面对常规武器攻击时将使用核武器进行还击。讽刺的是,普京的政策与艾森豪威尔总统的“大规模报复”政策遥相呼应,“大规模报复”政策暗含威胁,如果苏联侵略美国的盟友,那美国就将对苏联发起核攻击。
尽管与美俄相比,中国的核武规模要小的多,但中国已着手升级其核武库,部署了更多的核弹头。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一份报告显示,在2012至2019年间,中国的核弹头数量从240枚增加到了290枚,增长率21%。然而,从北京的角度看,“持续升高的战略威胁”来自华盛顿,中国将不得不增加本国的核弹头数量并完善本国的三位一体核力量。
特朗普当局还开始抛弃国际军控协议,使美军摆脱了先前所受的限制。在最新一起事件中,特朗普当局以俄罗斯违反了《中导条约》为由,于2019年8月撤出了持续长达40年之久的军控协议,允许美军开发、测试先前禁止触碰的中程弹道导弹。但无论官方理由如何冠冕堂皇,美国撤出《中导条约》主要是因为中国研发中程导弹不受任何条约限制,美国担忧中国日益增强的中程弹道导弹能力。
随着另一项军控条约《新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到期日的临近,特朗普当局正敦促中国也加入美俄之间的谈判。但考虑到中国自身的不安全感和较小的核武器库规模,这一要求不大可能获得中国的同意。就以《中导条约》为例,有报告显示,如果中国加入类似条约,则中国的弹道导弹能力将损失95%。这些情况符合现实主义的说法,即在加入类似军备控制条约这样的国际机制时,各国关心的是本国的相对收益。
在世界舞台占据主导地位三十多年之后,美国正面临来自亚洲的严峻挑战。为了应对这些挑战,美国正寻求增强本国的相对实力,同时遏制其最可能的竞争对手——中国。在从世界舞台消失了两个世纪之久后,中国开始下决心要颠覆现有的国际秩序。无论如何,目前美国增加军备支出,升级核武器,单方面废除多边协议等措施是与现实主义对大国博弈的预测相一致的。在此背景下,在可能的特朗普第二任期内,有理由相信美国会继续撇开国际体制,进一步加大军备开支,从而引发另一场与冷战异曲同工的军备竞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