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美国公司使用华为百项5G专利
美国搞“域外制裁” 欧洲怎么办
目前美国已经对债务成瘾
被中国制裁的美国军火商,啥来头
美国的行动使人想起战前的希特勒

美国搞“域外制裁” 欧洲怎么办

2020-07-19 10:20 主页 来源:未知
美国搞“域外制裁” 欧洲怎么办

      最近很火的美国前总统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的新书《生事之屋:白宫回忆录》透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2018年7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出席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北约峰会,发言前特朗普示意博尔顿到他跟前,问:“我们要做那件事吗?”博尔顿力劝他不要做,但没有管住特朗普大尺度“开火”:加倍“催债”、炮轰德国。
 
  前者,特朗普不仅要求北约各成员国“立即实现军费”占GDP2%目标,更提出“最终目标是4%”;后者,他指责德国花大钱向俄罗斯购买天然气,成为俄罗斯的“俘虏”。特朗普此举一下子让北约峰会“脱轨”,也成功地让自己再次上了“头条”。
 
  千万不要以为特朗普只是说说而已,商业生涯中以“睚眦必报”著称的他,一直没忘掉当年的放炮。两年后,美国真的动手了:一是大规模撤出驻德美军,二是对“北溪-2”项目实施制裁。
 
  “北溪-2”项目是在波罗的海海底铺设管道,把俄罗斯天然气输送到德国,再通过德国干线管道输送到其他欧洲国家。建成后,俄罗斯将向德国每年输气550亿立方米,可满足欧洲10%的天然气需求。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日前称,美国国务院将“北溪-2”和“土耳其溪”天然气管道归入《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之下的制裁项目。该法律允许对与俄罗斯、伊朗和朝鲜等国家有业务往来的公司采取惩罚措施。他督促相关建设公司“立即退出,否则后果自负”。
 
  对此,德国政府很是愤怒。德国外长马斯回应称,美国政府的相关表态,是无视欧洲对能源来源和获得方式的自主决定权,“我们明确反对域外制裁”。
 
  美欧之间争执的关键点是对“北溪-2”的定性。默克尔政府强调“北溪-2”仅是保证欧洲能源供应的商业项目,特朗普政府认定其不是商业项目,而是“克里姆林宫为扩张并加深欧洲对俄能源依赖的主要工具”,是“破坏乌克兰的手段”和“破坏跨大西洋安全的工具”。
 
  美国的说法让西欧反感。欧洲多国认为,特朗普政府不过是打着地缘安全的幌子,以此逼迫欧洲买美国的高价天然气。蓬佩奥倒也不否认,“美国永远愿意帮助我们的欧洲朋友满足能源需求”。
 
  面对美方霸凌做派,欧洲如何破局很是微妙。此前,美德之间就此问题进行过多轮磋商,但华盛顿不松口,局面很尴尬。德国政府跨大西洋协调员彼得·拜尔说,管道也快要完工了,现在让它们在海中腐烂是没有意义的。德国媒体称,柏林已在酝酿反制措施,应对美方的长臂管辖式制裁。
 
  围绕“北溪-2”项目的制裁与反制裁,是欧美矛盾加大的又一爆发点。种种迹象表明,欧美关系已经发生“位移式”变化,欧洲多国认为,现在是该考虑摆脱“老大哥”打压、重新定位双方关系的时候了。
 
  跨大西洋关系是二战后西方阵营的基石,也是美欧长期维护的外交支柱。在这个体系里,美欧双方各居其所,各有责任。但是,如今的美国早已不是1948年柏林危机之时那个奋不顾身的美国,山姆大叔也不再是推动欧洲复兴计划的那个山姆大叔了。
 
  其一,美国冷酷地推翻欧美长期遵守的游戏规则,以“绝对现实主义”替代了“大西洋主义”。如今的特朗普政府公然把“美国优先”挂在嘴上,欧洲盟友的种种关切难入其视野。从动辄称欧洲“占便宜”,到一言不合就发动贸易战,华盛顿要与欧洲“明算账”,“收保护费”心态尽览无遗。《纽约时报》认为,跨大西洋关系出现了“地震位移”。
 
  其二,美国日益偏执地奉行单边主义,摒弃了欧洲奉为圭臬的多边主义。从叫嚷着北约“过时了”,到鼓励英国“脱欧”,从退出巴黎协定、伊核协定,到不打招呼就退出牵系欧洲安全的《中导条约》,美国的种种做派让欧洲人忐忑不安。法国《世界报》指出,特朗普政府给欧盟带来了“生存挑战”。
 
  其三,疫情进一步凸显了美方露骨的自私自利,撕碎了跨大西洋关系最后一丝温情,也折射出欧美关系“免疫力”极为低下。美国公开“截和”欧洲多国的防疫物资,企图将德国新冠病毒疫苗研发成果据为己有,继而干脆宣布退出世卫组织。欧洲议员阿诺·当让概括说,新冠病毒“敲响了70 年前建起的跨大西洋两岸关系的丧钟”。
 
  再看当下,从德撤军与制裁“北溪-2”,正是美国“单边的交易式外交政策”的集中体现。美国的所作所为,逼着欧洲必须考虑走出依赖美国的“舒适区”,必须对跨大西洋关系进行再思考、再定位。一些欧洲媒体认为,欧美关系已经发生“结构性变化”,即使拜登赢得大选,双方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
 
  展望未来,在跨大西洋关系的天平上,实力决定着“一边倒”的失衡格局仍将延续,美欧关系短时间内不会发生质变。不过,欧洲是该放下“将美国持久留在欧洲”的执念,适当扩大与美国的“社交距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