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挽救支持率恢复疫情简报会?
中国的疫苗,应不应该卖给美国人
美国法官惨遭血腥灭门
美国全球网络攻击黑招再遭起底
美国白人终于喊出了这个词!

中国的疫苗,应不应该卖给美国人

2020-07-21 13:10 主页 来源:未知
中国的疫苗,应不应该卖给美国人


7月2日,北京最大的新闻是:24岁的王女士,在某商场接到医院核酸检测阳性的电话通知,嚎啕痛哭,又蹦又跳。
 
 
 
其实王女士,只是北京规模巨大的核酸检测浪潮中的一员。
 
根据新华社报道,自6月11日之后,截止到7月6日,北京接受检测的人数已经超过1100万人。摸排的速度,十分惊人。
 
而早在6月22日,中国就公布了一项让全球震惊的数据——全国完成9041万例检测。
 
有趣的是,就在中国数据发布的第2天,川普仍自豪地向美国人民表示,美国已累计进行2500万例检测,“远远超过其他任何国家”。
 
 
 
得知这一消息,美国人民开始在推特上点名讽刺川普。
 
然而,懂王就是懂王,总有用不完的办法,来转移话题。
 
美国独立日当天,也就是7月4日,川普一连宣布了两个“振奋人心”的发现:“美国已学会如何扑灭新冠疫情的火焰”,以及“99%的新冠病例无害”。
 
这是继“喝消毒水可以治疗新冠”之后,懂王的又一重大学术突破。
 
7月5日,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网站,就发表了一篇名为《为什么美国至今没有解决核酸检测难题》的报道,再次打脸懂王。而且,该报道引用了美国公共卫生专家的预测,“美国的疫情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内失控。”
 
 
 
川普救治下的美国,累计确诊已超过376万。其中,7月19日单日新增84033例,超过中国大陆所有累计确诊病例的总和。
 
所谓“99%无害”的病例,背后是美国14万条人命。
 
 
 
美国疫情爆发以来,川普一直很努力打开脑洞,然后一次次被打脸。
 
不过,作为全球最大网红,川普每次直播带货,总能在各个国家掀起轩然大波,最终成功干扰正常防治工作。
 
其实我们都知道,川普并不傻,他所需要的,一直都是时间——只要有一个方案,能拖到真正有用的方案出场就行。
 
而这个真正有用的方案,到底是什么呢?
 
全世界都在争分夺秒,抢着第一个解出这一题。毕竟,谁第一个解答了,谁就掌握了全世界的命运。
 
比起川普的推特,我们更关心的是,在这场人类命运之战中,中国的胜算几何?
 
1
 
在群体免疫和喝消毒水之外,懂王也非常看重核酸检测,把它视为解决新冠的希望之一。
 
但是作为核酸检测普及最广的国家,中国却已经开始反思围绕核酸检测出现的一些问题。
 
“卖北京核酸检测名额,24小时和48小时出结果,价格是1780元。”
 
6月23日,警方接到举报,有人在微博上发布倒卖核酸检测的消息。接报后,警方连夜调查,迅速将闫某及其“上线”等4人依法行政拘留。
 
 
 
骗子,只是这波财富狂潮的冰山一角。真正挣大钱的,收入超乎想象。
 
“华大基因新冠病毒检测试剂月赚12亿元。”4月份,有机构作出这样的预测。
 
作为“基因测序第一股”,华大基因自3月30日起,核酸检测试剂盒的日产能,就已经提升到200万份。每个月就能生产6000万份。
 
 
 
不过,4月16日晚,华大基因出来“辟谣”称,网络传闻是基于产能数据,而非实际销售数据进行的业绩预测。
 
换句话说,华大基因具备月赚12亿的能力,但是实际上没有卖出这么多试剂盒。
 
而真正的商业红利大爆发,发生在第二季度。
 
从1月20日到3月31日,72天时间,全国只进行了252万例检测。和6月22日的9041万例相比,只是九牛一毛。
 
根据药监局数据,目前批准的试剂盒生产商,除了华大基因,还有达安基因、复星医药、明德医药等11家A股上市公司。
 
 
 
而试剂盒一搬出这些生产商的厂门,更是身价倍增。
 
有行内人估算,“现在(成本价)基本上降到了30元—50元。”而国家规定的最高指导价格,是180元。
 
这样算来,如果华大基因产能全开,每个月营收应该能达到18—30亿元。月赚12亿,或许还说少了。
 
试剂盒从华大基因工厂出去,进入云呼科技这样的检测机构之后,生意还没有结束。最终,要卖给广大消费者。
 
按照北京地区,每例180元的保守价格,中间差价就有130—150元的毛利润。
 
根据云呼科技的说法,他们是在5月份才拿到检测资格,每天可进行1万例检测,净利润50万元,一个月就能挣1500万元。
 
 
 
截止2020年6月22日,北京市已有128家机构被授权进行核酸检测。短短3个月,就诞生了9000万人规模,保守估计160亿元的大市场。
 
然而,对于核酸检测财富故事的追随者来说,一直埋藏着一个隐雷:当下最主流的口咽、鼻咽取样的核酸检测有效时间,遭到质疑。
 
“核酸检测只有7天有效,是因为感染病毒7天左右,在上呼吸道就能检测出来核酸。”
 
获得“国之名医”称号的树兰医院感染科副主任盛国平解释说,一般来说,病毒的潜伏期2—14天,7天检出的概率最大。
 
 
 
这里面就隐含着一个问题:
 
当天的核酸检测结果,虽然24小时出结果,也只能作为受检者7天以前是否感染病毒的参考。对于受检当天,受检者的健康状况,实时价值并不高。
 
除此外,还有第二颗隐雷:
 
目前没有任何数据证明核酸检测的准确性、有效性。
 
对于其有效性最大的挑战就是“假阳性”和“假阴性”。
 
6月24日,国家卫健委临床检验中心研究员李金明,在央视新闻直播栏目中,正式对核酸检测效果提出质疑:“核酸检测也有局限性,就是它的准确性怎么样,有没有假阳性呢?”
 
 
 
所谓假阳性,就是在取样、送检、检验等一系列过程中,患者样本被污染,或者试剂不合格等原因,导致无感染的受检者被误诊。除此外,还包括感染过病毒,但已经自愈的患者,也会被断定为阳性。
 
经过反复体温、核酸、CT检查,假阳性还是有被筛查出来的概率。
 
可怕的是假阴性,受检者已经感染病毒,但是检测结果却显示未感染。病毒携带者也可以拿着阴性的“免死金牌”畅通无阻。
 
更可怕的是,目前没有任何数据证明假阴性的发生率,也没有任何数据证明市面上所有试剂盒的合格率。
 
因此,从公共安全考虑,只有多次核酸检测、多种检查方式验证的阳性才有临床价值。阴性,并不具备价值。
 
 
 
国内国外,均是如此。毕竟,国外的试剂盒,很多也都是从中国运出去的。
 
对于这波核酸检测的淘金者来说,还有两个更大的坏消息:病毒的中和抗体已经获得药监局批准,并投入临床使用。
 
6月7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完成了全球首例健康受试者给药。
 
所谓中和抗体,是从已经治愈的患者体内提取,具备中和病毒毒力的全人源单克隆抗体,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
 
核酸检测,说破天,也只是一种辅助诊断的工具,不具备任何治疗功能。中和抗体,则兼具预防和治疗双重作用。在疫苗和特效药物研发成功之前,这会是最佳的防治手段。
 
一旦中和抗体大规模临床使用,核酸检测的故事就更难讲下去了。
 
因此,川普紧急更换思路,猛抓“神药”——瑞德西韦。
 
6月30日,根据英国《卫报》报道,美国政府已经拿下了吉利德公司瑞德西韦药物整个7月,以及8月、9月90%的产能。
 
总之,美国已经独家垄断,其他国家都拿不到药。
 
但其实瑞德西韦这个名字,我们已经听说很久了。
 
自从1月21日,美国华盛顿州出现第一例确诊患者,瑞德西韦就投入了临床使用。然而直到现在,美国一直是全球确诊人数最大、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并且还是蔓延形势最严重的国家。
 
 
 
早在4月11日,因临床效果不佳,该药物就在中国被停用。4月29日,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也公布了双盲测试研究成果:瑞德西韦无效。
 
但是,美国民众的心智,远没有我们想象中成熟。
 
瑞德西韦,或许川普新一轮转移视线的烟雾弹。背后,川普却早已布局一招真正有效的杀手锏——疫苗。
 
因为美国疫苗研发能力不足,川普决定在全球抢夺疫苗人才。再不抢,连疫苗也要落后于中国了。
 
3月初,川普就在促成德国疫苗开发公司CureVac搬至美国。因为,该公司声称,有望在6月或7月前,研制出一种实验性疫苗。
 
美国垄断“神药”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美国抢夺疫苗成功之后,也进行垄断。
 
7月7日,美国正式退出世卫组织。这也就表明,美国更加不会和全球分享医疗成果。
 
 
 
其中,特别针对的就是中国。此前,吉利德公司曾授权127个国家仿制瑞德西韦,已经有意绕过了中国。
 
一款无效的“神药”尚且如此,何况是疫苗。再者,在医疗领域,美国对中国的封锁,由来已久。
 
而中国医药力量的反击,也从未停歇。
 
2
 
这场反击,从非典时期就开始酝酿了。
 
2002年12月5日,国内出现了第一例非典患者。
 
两个月后的一天,正当全民疯抢白醋之时,军事医学研究院毒物药物研究所的研究员李松,突然把团队成员召集起来,宣布要将科研主攻方向变更为流行病毒。
 
临时改换研究方向,有年轻科研人员曾提出异议:“这些事又没人逼着我们做,不如搞点其它课题,发点文章,评职称晋职级都用得上。”
 
但是,李松并不这样想。
 
这个组建于1958年,曾长期需要隐去名称的研究所,从诞生之初就承担着特殊使命。然后,这个项目组就开始自筹资金,进行流行病毒特效药的研究。
 
2003年7月13日,由于隔离得当,全球非典人数不再增长,抗非过程基本结束。
 
虽然这意味着针对非典的研究已经不再有应用价值,但是李松所在的研究所,却首次揭开了冠状病毒的结构之谜。
 
 
 
当年的疫苗设计蓝图,也为2020年新冠病毒疫苗研发留下重要参考。
 
非典刚刚过去半年,禽流感又来了。
 
当时,我国尚不能自主生产抗流感特效药——达菲,只能紧急求助于外国公司,得到的答案是:
 
4年以后,才给供货。
 
这是足以记入中国医药史的一个屈辱的答案。而它的由来,就要讲讲吉利德这个最能体现美国权力的公司了。
 
 
 
达菲的前身是代号为GG167的化合物,最早是由澳大利亚的生物公司Biota所研发。
 
1992年10月14日,吉利德的一名科学家比朔夫贝格尔无意间看到了一张关于GG167海报,开始投入到对口服抗流感病毒的药物的研究中。
 
经过一系列改进后,吉利德将达菲委托给了瑞士的罗氏集团进行生产,收取了后者5000万美元。不过,在量产上面临一个重大问题——原料。
 
 
 
当时,吉利德采取的原料为奎宁,来自于金鸡纳树皮。但金鸡纳树皮产量有限,不足以支持量产。
 
最后,是罗氏集团化学家马丁·卡普夫提出一个新的合成办法,用莽草酸代替。
 
莽草酸,中国盛产的八角茴香里含量最多,进口也便宜。因此,大批量生产问题就解决了。
 
 
 
1999年3月24日,罗氏向美国食药监局提交申请。10月,达菲获得批准上市。
 
尽管,达菲是多个国家的共同产物,早在1999年就上市,但中国人要在2004年紧急使用,却还要再等4年。
 
“事关13亿人口的公共卫生安全,等不及、慢不得。”
 
李松的团队决定要攻克这一难关。
 
不懂制作工艺就去开发新药,难度不亚于让一个人蒙着眼盲吃一顿满汉全席,然后做出一桌一模一样的菜。
 
但是为了尽快研制出理想药物,李松紧急带领团队攻关流感病毒,分成不同的课题小组,从不同方向发起攻坚战。
 
 
 
不分节假日、不论白天还是凌晨,人可以休息,但项目进度不停。为了测试药品可靠性,他们不惜“以身试毒”。这种拼命的打法,大大缩短了新药的研发速度。
 
2006年6月12日,以达菲为模板、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军科奥韦”,正式获得国家新药证书和生产批文。
 
这标志着我国防治高致病性人禽流感药物终于实现本土化生产,且正式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国家战略储备。
 
到了2009年,H1N1禽流感病毒再度来袭。李松团队经过100多个日夜不休,连续攻克17道工艺门槛,成功建成年产能200万人份的生产线。
 
他们仅用135天,就将药品产能提升了30倍,完成了2600万人份的国家储备任务,为国家节约采购经费57亿元。
 
其实,从50年代起,这家研究所就一路从抗丝虫病新药、抗结核病新药,走到有机磷农药中毒、糖尿病等领域,每一步都是关系公共卫生安全和百姓生命健康的重大课题。
 
然而,1970年代,全球记录在册的疾病就有上万种。仅靠这样的研究所,来研制药物,补充战备,是远远不够的。需要团结和发动一切可用的力量。
 
1980年8月2日,中国第一个合资制药企业——大冢制药 ,正式签约。此后,美国的施贵宝、史克、杨森等跨国公司相继登陆“缺医少药”的中国市场。
 
 
 
但是,外资企业在中国市场,并不会竭尽全力。
 
他们生产的多是基础药物,真正面对重大卫生事件,没有一个外企愿意帮忙。尤其是美国企业。
 
丙肝就是一个令人心寒的真实案例。
 
2013年,新华社发布一则消息:“我国丙肝病毒携带者约4500万,占全球总数的四分之一,然而人们对它的关注度和认知度远不及乙肝和艾滋病。”
 
并且,国内丙肝患者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每年因这种疾病而丧生的人高达13万人。
 
作为全球丙肝感染人数最多的国家,过去的治疗手段主要是干扰素合并利巴韦林,疗程持续一至两年。
 
 
 
然而,近一半患者不耐受干扰素。而适用干扰素的患者,大约只有60%被治愈。因此,总治愈率只有约30%。
 
就在2013年底,美国吉利德公司旗下的丙肝直接抗病毒药索华迪正式上市。这款药物,服用周期仅12—24周,并且治愈率高达90%以上。
 
不过,这款药物迟迟没有进入中国市场。
 
直到2017年11月25日上午,吉利德公司才在北京宣布,索华迪正式入华。
 
吉利德之所以选择这个时机进入中国市场,并不是良心发现。而是,如果再晚一点,它就会完全错过中国市场了。
 
在此方面,吉利德最大的威胁来自于中国的歌礼制药。
 
“21天!如果戈诺卫(丹诺瑞韦)的新药证书今天批下来,我保证21天后让中国的丙肝患者吃上能够治愈丙肝的药物。”
 
 
 
歌礼制药研发的丙肝创新药戈诺卫,第一套方案,可以达到用药12周97%的治愈率。第二套试行方案,则达到12周99%的治愈率。并且,价格远远低于国外的药物。
 
中国的医药研发者,不仅搅了局,还成了最大赢家。
 
此次疫情,吉利德正忙于生产“神药”,中国境内又出现一个潜在对手——君实生物。
 
这同样是一家很有中国特色的公司,其名字起源于东汉《传习录》:“大人不华,君子务实。”
 
 
 
这家创立于2012年的科技企业,舆论宣传方面一直十分低调,做出的成绩却很高调。
 
2018年12月17日,君实生物自主研发的首个国产肿瘤免疫治疗药物PD-1单抗——特瑞普利单抗注射液,改变了肿瘤疾病的治疗模式。一举成为人类抗癌史上的里程碑事件。
 
在此之前,抗癌药领域,美国的施贵宝、默沙东是市场巨头。君实生物的新药,不仅疗效显著,治疗费用只有前二者的20%-50%。
 
搅局者,快速改变了原有蛋糕。
 
君实生物与吉利德,同样也有一战。
 
早在3月20日,君实生物就宣布,与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共同开发生产新冠中和抗体。
 
在疫苗没有临床推广之前,中和抗体,是公认的治疗特效药与预防用药。
 
在这方面,中国领先了一步。并且,国产的中和抗体很快从实验室走出,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不过,中国并非美国。
 
 
 
5月4日,君实授权美国礼来制药,负责大中华区以外地区的新冠中和抗体临床、生产及商业化。
 
直到5月14日,美国圣迭戈的一家生物制药企业Sorrento Therapeutics宣布,发现一种中和抗体。并向美国食药监局申请紧急项目批准。
 
但目前仍未进入临床实验阶段。
 
对于川普政府来说,更加不幸的消息是,这家率先发现中和抗体的美国企业,也并不那么美国。这家企业是由华人企业家季红俊创立,其投资人则是有着“全球最富医生”之称的美籍华人黄馨祥。
 
为了证明美国的先进性,5月15日,川普进行紧急直播,抢夺疫苗话语权:美国在1月11日开始研发第一支候选疫苗。
 
然而,事实上,1月12日,中国才第一次向全球公布病毒基因序列。1月21日,美国才出现第一例确诊患者。美国,竟然先进到未卜先知?
 
歌礼、君实的出现是偶然吗?
 
中国究竟做了什么,让川普政府如此紧张、慌不择路?
 
3
 
美国不会被几个突然出现的中国药企吓怕,真正害怕的是,中国制药已经全面崛起。
 
30年河东,30年河西。故事早在连云港制药厂就埋下伏笔。
 
 
 
“没有技术,命运就在别人手里。而我们要掌握自己的命运。”
 
1991年,32岁的孙飘扬担任连云港制药厂厂长的第一年,就实现了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8万元。
 
作为中国药科大学药物化学专业的高材生,孙飘扬,是国内最早一批认识到技术重要性的制药人。
 
扭亏为盈的同年,孙飘扬力排众议,拿出公司全部身家10几万元,买下一种名叫VP16抗癌针剂的专利。自此,开启了中国仿制抗癌化药的道路。
 
不出所料,该产品上市当年,就创造了100多万元的净利润。
 
1992年,孙飘扬又斥资120万,买下了中国医科院药研所开发的抗癌药——异环磷酰胺的专利。
 
 
 
异环磷酰胺,也成为孙飘扬命运的转折点。
 
在制药行业,专利只是起点,要想量产,设备、生产工艺改进,以及临床实验,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并且,每一个环节都事关生死。
 
孙飘扬把药厂命运押到这一款新药上。如果赌输,一切归零。
 
国外对中国的技术封锁由来已久,不做技术突破,就做不了命运的主人。孙飘扬的选择并不多。
 
尽管,从未接触如此复杂的设备,如此精细的工艺,经过三年试生产及临床测验,连云港制药厂自产的异环磷酰胺,终于横空出世。
 
一炮而红之后,连云港制药厂这家国营单位,成为国内抗癌药领域的领导者。如同神秘、低调的军事医学研究院毒物药物研究所,连云港制药厂也肩负着重大的历史使命。
 
抗癌药和基因治疗,一直是制药产业的高峰。但是,山顶上已经站稳了捍卫者,山下又站满了挑战者。
 
 
 
孙飘扬认定,仿制药可以让企业生存,但没有竞争力。只有不断创新,才能自强。
 
1997年和2000年,孙飘扬斥资2亿在连云港和上海两地,按照国际一流标准,打造了两个科研中心。
 
硬件关打通之后,就是“软件”——人才。并且,是不惜血本挖人。
 
连云港制药厂,在1997年正式改制为恒瑞医药。2003年,历时多年的管理层收购后,恒瑞完成“国退民进”,成为一家民营企业。
 
民营的身份,更便于恒瑞从国内及吉利德、默沙东、拜耳、罗氏等全球巨头制药公司网罗人才。截止去年底,恒瑞汇聚的全球硕士和博士学历的制药人才,就已经超过3000人。
 
孙飘扬多次表示:“把恒瑞的仿制药和创新药卖到海外,尤其是欧美。”
 
主动参与全球竞争,才是国产制药实力自信的体现。
 
其实,恒瑞医药的高质量仿制药,在2011年就已经获得美国食药监局的批准,打进美国市场。
 
次年,进入欧盟。2015年,登陆日本……
 
但,只是仿制,远远不够。
 
2014年,恒瑞医药研发的艾坦,成功上市。成为我国首个完全自主研发的抗癌新药。
 
第2年的9月,恒瑞医药另一个新药项目PD-1单克隆抗体项目,也取得重大突破。
 
并且,它的海外市场被恒瑞以7.95亿美元转让给美国Incyte公司。
 
这是中国药企第一次向美国输出创新药技术。
 
孙飘扬说自己有三个梦想:
 
第一个是产品制剂出口海外;
 
第二个是创新药在中国上市;
 
第三个是真正意义的专利创新药在全球上市。
 
 
 
如果把他的梦想归纳成一个,就是:国药崛起。
 
并且,这一天已经不远。
 
2019年10月9日,孙飘扬公开表示,恒瑞已经停掉了一大批仿制药的项目。
 
不只是恒瑞,科伦药业、石药集团、正大天晴等国内制药巨头,从2018年之后,就相继进行转型,逐步淘汰低端仿制药,迈上高质量仿制与创新药的新台阶。
 
原因也不难想象,这群巨头背后,是5000家中国制药企业。在不断市场竞争中,他们已经将多达17万种仿制药,利润压薄如纸。药物供给基本盘有了保证,才有了一步步推进的医改。
 
如今,中国制药产业已经到了必须、且不得不进行转型升级的阶段。“药研一哥”恒瑞,已经探索出了方向。
 
歌礼、君实等医药新秀,与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等国内一流科研机构合作之后,一出场,就震惊四座。
 
不止这些,诸如华领、信达、百济神州……几年前还陌生的医药企业名称,近年,相继因为在某一领域“赶英超美”而见诸报端。
 
他们不仅对标美国吉利德等强势寡头,而且一出手就是赶超。更可怕的是,动辄就要争夺全球市场份额。
 
 
 
2017年10月,复星医药以10.91亿美元收购印度仿制药公司Gland Pharma 74%股权,创下当时中国本土药企最大海外并购案。也让全球看到中国药企海外扩张的态势。
 
事实上,从2016年中国药企跨境并购就已经形成热潮。
 
这场景如同《三国演义》台词所描述:“而今统雄兵百万,上将千员,欲与孙将军会猎于江东。”
 
尤其是作为中和抗体的先行者君实,其研究成果不仅远超美国。甚至,只用了短短2个月,就打进了美国市场。
 
让川普政府真正担心的不是中国在中和抗体方面“突然”超过了美国。而是在这个“突然”的背后,中国制药企业已经全面崛起,整体实力,已经威胁到美国寡头们的利益。
 
此时,川普政府,采用了一贯的手段——垄断“疫苗”。
 
不过,包括吉利德在内的美国企业,都不具备生产新冠疫苗的能力。川普政府只好采取另一套常用手段——抢。
 
 
 
早在今年3月,中国就有多个团队宣布研发出中和抗体,包括空军军医大学陈志南院士团队、清华大学张林琦团队、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张政教授研究团队、北京大学谢晓亮团队等。
 
因此,就算没有君实,没有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中国还是有着浩荡的医药生力军。
 
中和抗体赶不上中国,美国开始疯狂“抢”疫苗。截止到3月,美国已经与全球25家声称可以研发疫苗的公司进行沟通。并且,其中多数都获得了美国投资者的种子资金。
 
荷兰诊断公司Qiagen,因为能够像华大基因一样生产核酸试剂盒,就被美国赛默飞世尔科技公司还以11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美国关注的重点,是德国一家名为CureVac的公司。
 
对于这家公司,盖茨基金会做出了成立以来对公司的最大额投资——5200万美元。
 
川普则表示,向CureVac提供10亿美元资助,买断其正在研制的病毒疫苗所有权,为“美国专用”,并且要后者把公司从德国搬到美国。
 
 
 
川普还盛情邀请这家公司CEO到白宫开会,并把葛兰素史克、辉瑞等美国大药企请到现场作陪。
 
说起来,相对于受到的恩宠和悬赏,这家公司在医药行业其实只能算是一家小公司,成立了近20年,员工只有450人,年营收甚至不到1亿人民币。
 
且不说,该公司能否顺利研发出疫苗,仅仅是收购消息传出,就遭到全球各国的反对。
 
德国外长海科·马斯表示,德国不会出售疫苗研究权,柏林不允许其他国家独占疫苗,各国应该合力打败病毒,“而不是相互对抗”。德国媒体评论说,美国的计划“向全球展示了华盛顿的丑陋面貌”。
 
值得一提的是,与川普会谈之后,CureVac公司的CEO就被宣布解雇了。
 
与此同时,川普政府拯救美国人民的各种手段,还在轰轰烈烈进行。美国的感染、死亡人数也在不断上升。
 
美国人民的信仰,好不容易从核酸检测、消毒水,转移到“神药”瑞德西韦。而神话破灭的时间,就是留给美国疫苗的时间。
 
如果美国不能准时拿出疫苗,或许就要向中国寻求帮助了。
 
尾声
 
截至7月2日,世界卫生组织官网统计显示,当前获批的候选疫苗达到18个,其中7个来自中国。
 
 
 
尽管美国与中国数量相当,但是,无论在灵长类动物群体中的成果,还是目前公布的人体实验的数据,中国的疫苗研发成果都处在全球领跑状态。
 
近日,美国科学家联合会主席、分子生物学家阿里·诺里博士,在社交媒体上向美国民众分享了中国新冠疫苗的研发进度:
 
“好消息:中国团队研发的灭活病毒疫苗有效帮助猕猴(5月份)抵抗新冠病毒。下一步是人体临床试验。
 
坏消息:白宫已经严重破坏与中国的关系。谁知道我们是否、以及何时能拿到这种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