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是美国驻成都总领馆?
有三种灾难性场景在等待美国
战舰集体出动,正面回应美国挑衅
拒绝华为,跪舔美国,英国是在倒
抹黑闹剧让美国“大国体面”崩塌

有三种灾难性场景在等待美国

2020-07-24 13:05 主页 来源:未知
有三种灾难性场景在等待美国


在美国法律学者劳伦斯o道格拉斯新书的开头,他写道,“虽然特朗普的失败远非确定无疑”,“但不确定的是,特朗普将如何应对选举失败,尤其是差距微弱的失败。他会拒绝这个结果的。”
纽约客杂志写道,周日,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的记者克里斯·华莱士采访时,特朗普表示,如果2020年大选结果没有显示他获胜,他不知道会不会承认大选的结果。特朗普说,“我不会直接说好。上次我也没说。”(早在2016年10月,特朗普就宣称他那年赢得的选举被“操纵”了,对他不利。)尽管他没说出什么新东西,但美国还没有学会把自己看作一个总统可以在输掉选举后拒绝下台的下流国家。
 
 
法律学者、阿默斯特学院教授劳伦斯 道格拉斯给自己布置了一项任务,就是对无法想象的事情进行系统地思考。
 
他思考结果变成了一本薄薄的书:《他会走吗?特朗普和2020年即将到来的选举崩溃》。
 
道格拉斯以总统开头。“虽然他的失败远非确定无疑,”他写道,“但不确定的是,特朗普将如何应对选举失败,尤其是差距微弱的失败。他会拒绝这个结果的。”
 
 
劳伦斯 道格拉斯的新书
道格拉斯认为,无论选民的意愿如何,特朗普明显坚持连任的意图并不是衡量他所造成的损害的最佳尺度。
 
他写道,“一个更强大的独裁主义者从一开始就不会让自己陷入这种情况;他本可以破坏整个流程,以至于根本就不会出现他输掉的可能。以根深蒂固的专制政体的标准来看,特朗普对权力的掌控和他对现实的掌控一样脆弱。然而,被他劫持的政府系统并没有被设计来保护他自己不受这种冲击。道格拉斯写道:“我们的宪法并没有确保权力的和平过渡,而是预设了权力会和平过渡。”更糟糕的是,将选举结果与普选分开的特殊选举人团制度实际上导致了权力滥用。
 
当出现选举危机时,过去的政治领导人要么上台,要么下台,以确保权力的和平移交。
 
举个令人痛苦的例子,2000年时阿尔·戈尔赢得了全民投票,本可以不必接受最高法院于2000年12月宣布停止在佛罗里达州重新计票的命令。道格拉斯详细说明了戈尔本可能采取的获胜办法,但戈尔认为避免选举危机升级是自己的责任,因此放弃。
 
1800年和1876年的总统选举也本着宪法,共同事业和善意的精神,以妥协而告终——而所有这些都与特朗普格格不入。对他而言,作为先例的不是妥协,而是冲突。选举结果过去一直不明朗,现在也可能不明朗。
 
 
针对特朗普在大选后拒绝承认失败的可能性,道格拉斯设想了三种详细的情景,他称之为1号灾难、2号灾难和3号灾难。
 
·在道格拉斯设想的1号灾难里,特朗普获得的选票比拜登少500万张,但赢得了选举团。然后,两名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选举人决定打破僵局,投票给米特·罗姆尼。道格拉斯还写过两部小说,他对随后的混乱进行了细致入微的想象,包括替特朗普设计了几条推特,比如说“宾夕法尼亚的大型胡扯!”,“叛国的‘选举人’试图欺骗美国人民!”这样。
 
·在道格拉斯设想的2号灾难里,黑客在选举日攻击底特律的电网。该市大部分地区在当天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处于黑暗之中,选票没有被计算在内。密歇根州乃至全国的选举结果岌岌可危。民主党人要求重新投票,该市市长也是如此。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底特律没有进行重新投票,因为智商很低的市长不知道如何举行选举!” 举行了重新投票,并得到了最高法院的认可,但没有得到特朗普的认可。
 
·在道格拉斯设想的3号灾难里,故事戏剧性地缓慢展开:在选举日,福克斯新闻宣布特朗普胜出,但因为疫情,大量的美国人通过邮件投票,随着他们的选票被一批批计算出来,天平发生了变化。结果是美国人选择了拜登。然而,统计缺席选票的过程非常繁琐,而且耗费人力,在一些州必然会错过申报期限。因此,三个州分别提交了两份相互矛盾的选票报告,分别由不同的机构认证:一份是是到截止日期为止的,一份是反映收集到的选票总数的。第一份计票结果对特朗普有利,第二份对拜登有利。
 
 
令人羞愧的是,道格拉斯笔下的场景并不是纯虚构,它们都是根据美国历史上的先例改写的。选举人们以前也曾打破过这种局面。在1876年,有三个州交了相互矛盾的投票报告,然后组织了重新投票,这花了非常长的时间。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知道,特朗普将努力加剧危机,而不是解决危机。
 
宪法假定的是善意,而旨在规范投票结果的法律极其模糊。
 
在道格拉斯提出的三种情况下,特朗普都将继续认为自己是总统,尽管拜登可能不那么认为。根据宪法,如果不能举行总统竞选,众议院议长将成为代理总统。道格拉斯设想,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将为南希·佩洛西主持她的宣誓就职,而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则会负责特朗普的就职宣誓。或者,没有人宣誓就职,而特朗普、拜登/佩洛西则各自主张总统的权力和责任。因为美国人不再生活在一个共同的现实中,不同的美国人将有不同的总统。特朗普的推特一直在煽动暴力冲突。“让我们不要忘记,”道格拉斯写道,“这个国家的枪支仍然大量供应,而且大部分集中在总统最狂热、最不信任、最容易动摇的支持者手中。”
 
道格拉斯问道,“危机能得到控制吗?”
 
他的回答并不令人放心。假设大选没有遭遇重大灾难(而这个假设是很天真的),拜登会当选,道格拉斯写道,“在选举失败后,我们对特朗普总统最好的期待就是他会自怜自艾、暴躁地顺从大选结果。”
 
 
如果大选结果是拜登压倒性的胜利,特朗普肯定会扮演受害者的角色,将他的失败归咎于官僚体制和非法移民,而且很可能会拖延离开。
 
如果他的总统任期结束,特朗普将充满冲突和怨恨。不会有一个有序的权力交接,也不会有建设性的过渡——在大流行和严重衰退期间,这是一种灾难性的前景,也会造成美国人对选举和政府运作方式的看法的又一次重大打击。
 
这是最好的情况。正如道格拉斯的三场灾难所说明的那样,最糟糕的情况是投票结果接近或存在争议,这将导致宪法内讧和暴力的爆发。“对美国来说,这将是一场比特朗普的彻底胜利更大的灾难,”道格拉斯写道。
 
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结论,也是一个完全令人信服的结论。
 
#美国大选后#,#特朗普如果不承认失败#,#会出现的3种灾难性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