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在联合国安理会爆发激烈交锋
美国总统可以对福奇“口诛笔伐”
中国不愿再为美元接盘
他指望中国疫苗拯救美国
美国这城市人设崩塌了?

美国总统可以对福奇“口诛笔伐”

2020-07-30 13:05 主页 来源:未知
美国总统可以对福奇“口诛笔伐”

特朗普政府的官员由他任命、国会批准,这些人是有任期的,相当于“一朝天子一朝臣”。而福奇的身份是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属于文官体制内的职务。这也是为什么福奇能够当34年所长的原因。
边缘化福奇,是特朗普唯一能够做的事。
 


 
▲特朗普“委屈”发声:福奇支持率那么高 为什么就没人喜欢我。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文 |徐立凡
 
美国当地时间7月28日,特朗普在白宫记者会上对福奇博士犯了一次酸。
 
“他有这么高的支持率,为什么我,还有联邦政府在新冠问题上没有很高的支持率呢?”特朗普问道。
 
随后,特朗普回答了他自己提出的问题:“因为,记住,他是为本届政府工作。他和我们在一起。我们本可能找其他人,并不一定是福奇博士。”
 
特朗普最后说:“没有人喜欢我。可能只有我是这样。就这样吧。”
 
此前一天,特朗普刚刚在社交媒体转发了一条消息,称福奇误导了公众。
 
第二天特朗普对福奇博士的评价貌似想缓和两人之间的关系,但其实是似褒实贬。他想表达的真实意思是:无论谁处在福奇的位置上都可以获得高支持率,而他做了这么多,却没人喜欢,自己太委屈了。
 
实际上,自6月2日以来,福奇就没再能向特朗普当面做疫情简报了。7月以来,随着白宫一些官员采取了一系列诋毁福奇的行动,特朗普和福奇之间又攒了许多恩怨。
 
福奇频唱反调触碰了特朗普双重利益
 
福奇和特朗普之间的分歧第一次公开化,大概可以追溯到3月20日的白宫疫情发布会上。
 
当时面对危险的疫情形势,特朗普轻描淡写,身后的福奇用一只手尴尬地扶住额头,表现得无奈。这是观众第一次在镜头中看到两人的不一致。
 
此后,福奇和特朗普的各种矛盾就众所周知了,京酿馆也多次作了解读。
 
比如,特朗普称抗疟疾药物氯喹和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有用,福奇却表示,“没有有力证据”显示其可以有效治疗新冠肺炎。世卫组织也支持了福奇的观点。
 
特朗普表示应该减少新冠病毒检测,福奇却认为,病毒检测规模应该成倍增加。
 
特朗普用“中国病毒”甩锅,福奇却表示:“我永远不会这样用”……
 
福奇老是唱反调,让白宫大为头痛。
 
7月中旬CNN报道称,白宫人士曾直言不讳地表示,福奇只想着把与疫情相关的信息传达给美国民众,但这些信息可能与总统的利益有冲突。换句话说,福奇没把特朗普的利益放到第一位。
 
当下特朗普的“核心利益”就是大选。
 
福奇老是唱反调不利于特朗普对美国防疫情况涂脂抹粉。
 
与此同时不少人也怀疑,特朗普大力推销氯喹和羟氯喹的背后,可能还涉及了不足为外人道的经济利益。福奇触碰了特朗普的双重利益,怎么可能不让特朗普生厌?
 
特朗普感叹“为啥没人喜欢我”后 网友列出大堆原因字字扎心
自动播放
▲特朗普感叹“为啥没人喜欢我”后 网友列出大堆原因字字扎心。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7月双方紧张关系达到顶点
 
虽然在3月20日以后,特朗普和福奇关系就开始紧张,福奇甚至都见不到特朗普的面了,但大致上双方的矛盾和争吵还基本是在台面底下进行的,并没有正式公开。媒体只是根据双方的各种对立言论、蛛丝马迹进行推测。
 
但7月12日以后,白宫正式把双方的矛盾公开化,而福奇也开始积极反击。双方的攻防通过以下的时间线呈现了出来。
 
7月12日,特朗普政府官员向华盛顿邮报等多家媒体提供了一份长长的“福奇清单”,故意泄露福奇的“黑历史”。
 
比如福奇1月份曾说“新冠病毒不是主要威胁”,“无症状感染者不是病毒的主要驱动力”;2月说“人们的生活无需作出重大改变”;3月说“人们外出不用戴口罩”。
 
但美国媒体发现,这些话都是福奇说过的话的片段,福奇同一场合中说的“不排除疫情大暴发”等警告被故意删除了。
 
白宫发难第二天的7月13日,福奇就低调回了一次白宫。但他只见到了白宫幕僚长梅多斯。
 
美国媒体解读,这次双方见面如同摊牌。果然,14日特朗普亲信、贸易顾问纳瓦罗就批评福奇“所有事都做错”。
 
随后白宫出来不走心地灭了两次火,称纳瓦罗的话不代表总统的意思。在这个双方关系最紧张的时刻,特朗普仍然拒绝与福奇见面缓和。而两人的攻守也持续到了现在。
 
 
特朗普没有开除福奇的权力
 
既然双方搞得如此对立,特朗普为什么搞这么多弯弯绕,而不直接开除福奇呢?毕竟,特朗普开除起下属来从不手软,光总统国家安全助理,三年就换了四个。
 
即使特朗普有这个心,他也没有这个权力。
 
原因是福奇不是特朗普政府的人,而是美国文官体制的人。
 
特朗普政府的官员由他任命、国会批准,这些人是有任期的,相当于“一朝天子一朝臣”。而福奇的身份是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属于文官体制内的职务。这也是为什么福奇能够当34年所长的原因。
 
文官体制内的官员受到《彭德尔顿法》的保护。该法出台的目的就是要保证文官地位相对稳定、文官政治中立不为党派左右,避免文官因政治原因被排挤解雇。
 
当然假如文官体制官员出现重大失误也可以被解职。白宫官员7月12日抹黑福奇的行动,大概就是要找这个茬,只是不令人信服。
 
就算特朗普铁了心要开除福奇,按照法律规定也不能直接下令,而必须走流程。
 
流程是,要么由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的上级部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提出解职,要么由国立卫生研究院的上级部门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向国立卫生研究院提出解职。但这两个部门的多数官员都属于文官体制的人,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还是福奇的学生。
 
由此,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白宫老想拿福奇说事,却无法动手,为什么特朗普近两个月不想见福奇。边缘化福奇,是特朗普唯一能够做的事。
 
□徐立凡(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