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门事件”记者新书爆料美国总
美国空缺岗位增加缓慢
TikTok讨论B方案 美国业务不卖了
俄土联手解放伊德利卜 缘何抛开
援巴抗印,巴基斯坦同意解放军进

美国空缺岗位增加缓慢

2020-09-10 10:13 主页 来源:未知
美国空缺岗位增加缓慢


当地时间9月9日,美国劳工部发布的职位空缺及劳动力流动调查(JOLTS)显示,7月经季调后职位空缺升至661.8万,按月增加61.7万个,高于市场预期,反映劳动力市场正在复苏。但由于美国失业人口仍然居高不下,平均每个空缺职位都有超过1名失业者竞争,“僧多粥少”的现象短期内无法改变。
 
 
 
△《商业内幕》称,在劳动力市场持续复苏的情况下,美国空缺职位连续3个月增加
 
空缺职位持续增加
 
美国劳工部9月9日发布的职位空缺及劳动力流动调查显示,7月经季调后职位空缺升至661.8万,相比6月数据修正后的600.1万增加61.7万,已经连续3个月增加。美国劳工部下属的劳工统计局表示,衡量劳动力需求的职位空缺增加,表明因新冠疫情受到限制的经济活动正在恢复。
 
数据同时显示,7月招聘人数从6月的700万减少到580万,离职总人数变化不大,为500万。美联社对此分析称,美国雇主在7月刊登了更多的招聘广告,但雇用的员工数量却在减少,发出了有关就业市场复苏的矛盾信号。
 
“总的来说,这份报告证实了劳动力市场处于持续但缓慢的复苏进程中。”财富管理公司Contingent Macro Advisors在一份研究报告中称。
 
职位空缺报告反映美国商业、工业和政府的职位空缺情况,是在国家层面衡量劳动力紧缺或过剩的指标。在调查问卷中,雇主描述了企业的就业情况、空缺职位的数量、招聘和解聘情况。调查样本包括全美各地的上万家企业,代表了美国经济的大部分领域。
 
 
 
△《华尔街日报》称,美国失业人数大大超过了职位空缺数量
 
失业人口远超职位空缺
 
经济学家利用职位空缺调查报告分析全美劳动力市场并描述商业周期。空缺指标的增长,一般可以用来描述经济状况改善,但在新冠疫情造成美国失业人口大幅攀升的情况下,分析人士开始从劳动力市场“僧多粥少”的角度分析这一数据。
 

分析称,美国劳工部的最新数据显示,7月失业人口为1630万人,大大超过了7月的职位空缺数量,这是疫情带给美国劳动力市场最重要的变化。从2018年初直至今年2月,职位空缺数量一直高于没有工作的求职者人数。但从今年3月开始,形势急转直下:平均每个空缺职位都有超过1名求职者竞争。
 

经济研究总监尼克·邦克表示,虽然求职者的前景可能并不像一些统计数据显示的那样严峻,但如果经济痛苦持续下去,情况可能恶化。“截至7月,每个空缺职位有2.5名失业者竞争。自2014年初以来,还没出现过那么多失业者竞争一份新工作的情况。”他写道。
 
不过,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许多失业者正在等待回归原来的岗位,不算这些人的话,求职者与空缺职位数之比约为1.4,还不算太可怕。如果这些暂时失业人员能够重返工作岗位,那么劳动力市场可能不会像看起来那么糟糕。
 
 
 
△路透社称,美国职位空缺增加,但有更多工人辞职
 
就业复苏面临诸多阻力
 
美国劳工部9月9日发布的报告同时显示,7月自愿辞职的人数增加了34.4万人,达到290万人,高于6月的260万人。这一数据的意外攀升引起不少忧虑,因为当就业市场疲软时,人们通常不愿辞职。不过,今年夏季情况特殊之处在于,许多人是为了避免感染新冠病毒而不想上班,还有些人则是为了照顾无法返校的孩子而留在家中。
 
而疫情反弹造成的复苏疲软,也令空缺职位更加供不应求。招聘网站Indeed的经济研究总监尼克·邦克指出:“对经济更持久的破坏,将导致更多的失业者竞争更少的空缺职位。其结果是,对求职者而言,劳动力市场更加割裂,迅速找到新工作将更加困难。”
 
美国智库经济政策研究所高级经济学家艾丽斯·古尔德表示,9月9日出炉的关于职位空缺和劳动力流动的报告显示,美国企业的招聘速度已经急剧放缓。“鉴于巨大的就业缺口,这一点尤其令人担忧。”古尔德说,“如果国会不采取行动刺激经济,我们将面临缓慢、痛苦的复苏。”
 
此次的职位空缺报告是在上周的非农就业报告后发布的,两者往往会被拿来分析对照。8月美国非农部门新增就业人数为137万人,低于市场预期,也不及7月修正后的水平。而在因疫情失去的2220万个工作岗位中,目前仅恢复了大约1060万个,其中6月新增480万个就业岗位,7月这一数字下降到了173万个,8月已经降至137万个,显示美国经济虽然逐渐反弹,但就业复苏步伐仍在放缓。
 
随着美国部分行业开始复工,类似牙医诊所、服装商店等服务行业都在今年夏季开启了新一轮招聘,但像酒吧、体育场馆这类人流量大的商业场所依然歇业,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美国就业复苏步伐。
 
另外一个与劳动力市场息息相关的问题,是美国的地方财政危机。由于面临巨额预算缺口,各地政府纷纷开启裁员模式,比如纽约市预计就要裁员2.2万名市政工作人员。
 
由于税收减少,纽约市在未来两年的财政赤字可能高达87亿美元,市长因此决定通过裁员平衡财政赤字。根据纽约市政简报,地方政府财政支出最大的部分来自人力成本,包括前线医疗工作者、消防员、卫生保健工作者和清洁人员、教师等。尽管裁员确实能够缓解财政危机,但势必加剧失业问题。
 
此外,虽然美国失业率近来持续下滑,但疫情期间失业人员中,仍有近半没有重返工作岗位,需求端复苏也相对缓慢。由于国会迟迟未就新一轮经济刺激措施达成协议,企业急需的财政援助迟迟未到,这些因素都可能对就业复苏构成重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