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国土为沙漠的埃及,养活了超
揭秘他从政之路上的秘密武器
“凶猛”的软银又一次开始讨论私
以色列二次“封国”遇犹太教节庆
外交部把话挑明没给美留面子

揭秘他从政之路上的秘密武器

2020-09-14 15:42 主页 来源:未知
揭秘他从政之路上的秘密武器


在拜登近半个世纪的竞选生涯中,从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参议员到现在可能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长的总统,他的家人功不可没。妹妹瓦莱丽陪伴74年,拜登妻子去世后,瓦莱丽曾4年全职照顾拜登的两个儿子。
【冰汝看大选】第一期丨本文独家首发腾讯新闻,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特朗普和拜登两人的竞选路线截然不同,但是又有一个相似点,就是两家人都深入参与到了竞选当中。特朗普这边不用多做介绍了,不仅儿子和女儿一个都不能少,连未过门的儿媳妇都派出来了。
 
而在拜登近半个世纪的竞选生涯中,从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参议员到现在可能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长的总统,他的家人功不可没。其中对他的政治生涯贡献最大的人,就是陪伴了他74年的妹妹瓦莱丽·拜登(Valerie Biden)。
 
 
 
读拜登自传的时候,小王最深刻的一个印象就是:在美国如果要从政,一定要多生娃啊!看看拜登家,他在1972年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穷小子与共和党资深大佬角逐参议员。当时拜登身边的朋友都告诉他:我觉得你一点机会都没有。在竞选的三个月前,民调显示拜登落后于对手20个百分点。
 
但是拜登全家一条心,所有人给他当志愿者。拜登的妹妹瓦莱丽是竞选经理,负责战略和统筹,瓦莱丽当时的丈夫布鲁斯负责预算,拜登的弟弟詹姆斯负责筹款,另一个弟弟弗兰克负责管理志愿者,拜登的妻子和母亲则负责后勤。
 
 
1972年的这次参议员竞选,改变了拜登的命运,在全家人的支持下,他比对手Boggs多赢了3000张选票,以29岁的年龄成为了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参议员。
 
一生陪跑的妹妹
 
瓦莱丽帮助拜登竞选的历史可以追溯到高中选班长的时期,那个时候她就帮拜登出谋划策赢得了班长一职。之后,拜登竞选县参议员,联邦参议员,以及三次竞选总统都少不了瓦莱丽的参与。不过2020年的竞选是拜登人生中第一次政治选举不是由Valarie亲自负责的,不过她仍然继续发挥影响力,特别是她深度参与了民主党达标大会的主题安排,她会审阅拜登的演讲稿,帮他准备辩论,审核重要的竞选广告等等。
 
而对于哈里斯担任拜登的副手,其实瓦莱丽是耿耿于怀的。她花了很长时间才克服自己对哈里斯的怨气,因为哈里斯曾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在总统辩论上攻击拜登。拜登把瓦莱丽称为自己最好的朋友,从三岁开始她就是拜登的小助理。但是70多年以来,瓦莱丽与拜登的仕途是高度捆绑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Valarie自己也承认,她能够有今天,在桌子上占有一席,是因为她的哥哥坐在了桌子的主位上。
 
 
任人唯亲?
 
瓦莱丽一生的工作似乎都与拜登有关。2008年华盛顿的一家左翼道德与公民责任组织发表了一份报告,报告中显示瓦莱丽收了来自拜登竞选团队的付款,这笔付款虽然合法,但是依然有滥用权力收费的嫌疑。
 
在2016年,瓦莱丽还被奥马巴任命为联合国的副代表,这项“美差”为期4个月,报酬为2.6万美元。瓦莱丽在Joe Slade White公司担任VP长达20年之久,这家媒体咨询公司曾经负责拜登竞选团队的商务。她目前的工作是在特拉华大学担任拜登研究所的副主席与顾问,特拉华大学拒绝公开她的收入合同。
 
2013年5月,拜登担任美国副总统时,瓦莱丽在阿塞拜疆出席一场美国非营利组织举办的活动并致辞,当时一同出席的人员还有国会议员和前奥巴马政府官员。所有的嘉宾花费都是由阿塞拜疆国家石油公司支付的。
 
《华盛顿外交官》杂志披露,瓦莱丽的公开演讲费用在2500美元到15000美元之间。而在华盛顿多家公关公司列出的价位中,瓦莱丽的出场费是4万美元。
 
不仅瓦莱丽的工作与拜登息息相关,连她女儿的工作也是依靠拜登的关系。1998年,拜登曾经致电时任纽约市长的朱利安尼办公室,为瓦莱丽的女儿
 
密斯·欧文斯(Missy Owens)谋求一个中级岗位。而朱利安尼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当时密斯·欧文斯加入了朱利安尼的法律事务团队,工作了一年。在2008年奥巴马和拜登胜选后,密斯·欧文斯和她的妹妹凯西都加入了联邦政府工作。2009年欧文斯担任能源部副幕僚长,凯西则在财政部担任对华事务高级协调员的助理。
 
 
拜登的已故长子博和欧文斯
2008年华盛顿的公民与道德组织把拜登评选为支付给自己亲戚薪水最多的前五大参议员。2002年拜登的竞选团队支付了瓦莱丽51286美元,拜登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支付给了拜登儿子Hunter的公司法律咨询费38974美元。
 
又当姑妈又当妈
 
当拜登在1972年经历了人生悲剧时,瓦莱丽成为了他能够度过困难最重要的人。在拜登胜选成为参议员那一年的圣诞节前夜,拜登的妻子遭遇了严重车祸事故,妻子和只有婴儿大小的女儿去世,两个儿子博和亨特身受重伤。
 
在悲剧发生后,瓦莱丽和她当时的丈夫直接搬到了拜登家里,当时瓦莱丽辞掉了自己老师工作,全职来照顾拜登的两个儿子。
 
 
后来拜登在自己的自传《Promise to Keep》回忆起这段往事:“她爱这两个孩子就如同她自己的孩子一样。”瓦莱丽这一照顾,就是4年,在这4年里,她自己经历了离婚,再婚和生下了一个女儿。
 
拜登曾说自己对于妹妹的第一段婚姻失败感到内疚,瓦莱丽当时从特拉华大学毕业,然后布鲁斯·桑德斯(Bruce Saunders)则从越南旅行回来后二人成婚。但是当瓦莱丽要在拜登家中照顾他的两个儿子时,瓦莱丽和桑德斯一直是分开居住。
 
不过拜登后来自己促成了妹妹的第二段婚姻,瓦莱丽的第二任丈夫杰克·欧文斯(Jack Owens)是拜登在雪城大学法学院最好的哥们儿。瓦莱丽此前已经在几年前见过杰克·欧文斯,当时拜登的妻子Neila曾对瓦莱丽说过:“如果让我从全世界去选一个男人给你,那么这个人就是杰克·欧文斯。"
 
但那个时候瓦莱丽和杰克·欧文斯并不来电,因为瓦莱丽觉得杰克有些傲慢,杰克甚至在拜登竞选参议员时和瓦莱丽吵过架。搞得气氛太尴尬,拜登都不好意思请杰克来家里吃饭了。
 
不过在拜登的家庭悲剧发生后,瓦莱丽和夫杰克·欧文斯冰释前嫌,成为了好朋友,并且培养出了感情。杰克被瓦莱丽照顾拜登儿子的无私行为深深感动。二人之后结婚,这段婚姻维持了40年。
 
对于中年丧妻丧女,老年再丧子的拜登,他的一生能有这样一个妹妹,毫无保留地支持他的事业,他是幸运的。但是在充满血雨腥风的华盛顿,任何利益关系都会被放大。这一次瓦莱丽把拜登送到了政治生涯的巅峰,未来的每一步都需要更加小心谨慎。2020年的竞选,也是瓦莱丽唯一一次没有担任拜登竞选经理的选举,她逐渐退居幕后。如果拜登能够胜选,预计瓦莱丽也不会像特朗普的家人一样,在白宫谋求公职。她最合适的角色,还是拜登的好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