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再干4年,地狱般事件将更常见
如何拯救长期低迷的日本经济?
日本新首相表面低调温和
美国新禁令生效,华为芯片够用多
俄罗斯将新武器投入叙利亚

如何拯救长期低迷的日本经济?

2020-09-15 11:21 主页 来源:未知
如何拯救长期低迷的日本经济?

面对长期低迷的经济,菅义伟新政府会有什么新政出台吗?在中美之间,新政府会有新的不同的决策吗?

文/关权(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2020年9月14日,日本执政党自由民主党(简称自民党)通过选举产生了新总裁菅义伟。根据日本内阁制的规定和习惯,众议院第一大党的总裁自然成为政府首脑,即首相,日本称为总理大臣,因此他很快就会组成新一届政府,接替因病辞去首相职务的安倍晋三。

面对长期低迷的经济,菅义伟新政府会有什么新政出台吗?在中美之间,新政府会有新的不同的决策吗?

前任乏善可陈的安倍经济学

安倍晋三从2012年年底第二次执政以来,时间长达七年零八个月,成为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安倍晋三上任时日本经济处在低迷的状态下,经济增长率很低,多数年份是1-2%,少数年份1%以下,个别年份负增长。物价水平低下,长期处于通货紧缩的局面,人们的收入逐年下降,悲观情绪蔓延。尽管这种状况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已经持续了20多年,但这使日本人感觉到失落和迷茫,找不到方向。

安倍晋三上任当初提出了“安倍经济学”,重点是通过宽松的货币政策,扩大财政支出,结构性改革的所谓“三支箭”促进经济增长。通过上述政策,特别是宽松的货币政策促进了股市的上扬,也刺激了消费,增加了企业和消费者的信心,至少在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不过,由于日本经济固有的问题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短暂的恢复和提升不会持续,随之而来的消费税税率从5%提高到8%就让日本经济重新回到了低迷状态。自民党政府擅长而惯用的扩大财政赤字充实基础设施的手段也难以奏效,因为日本的基础设施并不落后,增加投资只能带来债务负担。

2015年9月安倍又提出了第二阶段的安倍经济学,宗旨是促进经济增长,改善社会保障,支持儿童教育,促进妇女就业,增加养老院等措施。这些措施带来了一定效果,包括日元贬值促进了出口,增加了企业收益。不过从经济增长率看依然不算高,2016年0.52%,2017年2.17%,2018年0.79%,2019年0.65%,因此可以说安倍经济学乏善可陈。

菅义伟新政府的难题

2020年全世界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新冠病毒的突然袭击,病毒在全球范围蔓延,各国由于猝不及防而显得慌乱,而缺乏有效对策。这场突如其来的传染病危机给世界经济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打击,日本也不能幸免。尽管包括日本在内的西方国家在应对病毒时采取了一边防疫一边维持经济活动的策略,依然使经济出现了严重的负增长,这对于长期处于低迷状态的日本经济无疑是一次重大打击。

在这种情况下,菅义伟新政府将面临众多棘手难题。这些难题主要有以下几个:

第一,日本经济长期低迷,安倍经济学似乎也不起什么作用,如何突破体制和现实的障碍是个难题。因为日本经济发展到了很高的水平,很多领域都处于饱和状态,靠投资刺激经济是难以奏效的。经济增长率低就难以提高人们的收入水平,于是消费也受到限制。剩下的就是出口,而出口同时受到几方面的挤压。一个是来自于中国等新兴工业化国家的冲击,一些中低端的市场被这些国家占领;另一个是发达国家之间的竞争,在高端领域与美国和欧洲等国家竞争。

第二,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泡沫经济的破灭,日本企业遭遇到了空前的打击,为了降低成本,也为了获得市场,于是纷纷走出去投资。这导致了日本国内某种程度的“空心化”,也就是制造业的缺失,而日本传统的经营模式更多地是靠制造业支撑的。于是日本式经营模式开始动摇,而试图引进美国式管理模式的尝试也并不成功,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日产汽车。1990年代末日产汽车经营不善,于是与法国雷诺公司合资,并由雷诺公司派遣卡洛斯·戈恩任总经理。戈恩大刀阔斧进行裁员,使日产汽车起死回生,但这种经营模式并不符合更多日本企业。后来戈恩本人被认为贪污和挪用公款而遭到起诉,进而秘密逃亡。相比之下,与日产汽车同年(1936年)建立的丰田汽车并未出现日产汽车那样的问题,反而经营状况良好,一跃成为世界三大汽车巨头之一。

第三,日本的另一个长期隐忧是人口的老龄化,日本人的平均寿命超过84岁,是全世界最长寿的国家。更重要的是近些年来的人口出现了负增长,年轻人不结婚,不生孩子成为一种时尚,这给日本带来了难以估量的损失。一方面,人口结构不合理,直接导致生产率下降,难以与美国和其他新兴工业化国家竞争。另一方面,一个社会老年人越来越多也会带来诸多负面影响,包括社会活力不足,年轻人被娇惯,整体趋于保守等。问题是,几乎没有好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日本不可能放开移民的政策,只能依靠短期的外来打工者进行补充,但这只能填补很少的空缺,也不解决根本问题。

第四,短期的问题是防疫和东京奥运会。防疫是当务之急,各国都在全力以赴,这当中中国做得最好,但中国模式其他国家不容易效仿,似乎也不愿意效仿。这方面日本比欧洲、美国、印度、巴西、俄罗斯等国好很多,但也面临众多问题,包括失业率增加和经济下滑。这种情况不是动用传统的经济手段能够改善的,开发疫苗需要时间,促进经济增长需要复工复产,而在没有很好防护条件下的复工复产等于增加传染机会。关于东京奥运会,安倍政府做了很多工作,准备比较充分,但由于疫情突袭,不得不延迟,明年能否如期举行还是个未知数。即便能够如期举行,究竟有多少国家能够参加,是否能够举办成功也不确定。

除了安倍经济学,也没有更好的药方

目前菅义伟的经济政策主张还不十分明了,但可以肯定他会继承安倍晋三的路线和方针,沿着安倍经济学的方向前行。就日本当前面临的问题而言,也没有更好的药方。

第一,日本经济的问题是结构性问题,不是短期内能够解决的。例如,人口老龄化和少子化问题不仅是个长期问题,而且是个关乎国家命运的大问题。如此长期下去,会导致日本丧失经济活力和竞争力,从而走向保守的,甚至是没落的局面。

第二,20世纪90年代以后日本企业大面积走出去投资,企业赚了很多钱,但日本国内的劳动者并没有增加收入,这就导致了收入差距的扩大,从而带来了不少社会问题。现在日本政府向美国学习,加大力度鼓励日本企业回归本土,但我认为这不太可能做得到。一方面日本国内缺乏年轻人,而制造业正需要这种人,如何解决呢?另一方面,日本国内的工资明显高于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这无疑提高了生产成本,企业愿意吗?

第三,日本经济长期低迷的另一个重要问题是缺乏新的机制,特别是创新机制,在这方面明显不如美国。我认为,日本企业的体制更适合于高速增长时期,而不适合于低速增长时期。日本企业比较保守,人们有从众心理,加上集体主义,较少标新立异,信奉“枪打出头鸟”,这种文化和机制在缺乏活力的时代容易集体陷入沉闷,不利于创新。

第四,按理说日本在对外投资和贸易方面获利颇丰,应该继续沿着这条路前行。遗憾的是,近来随着美国特朗普政府打压中国和主张回归本土,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影响了日本政府的态度。特别是今年的疫情导致了国际社会的暂时停摆,更加促进了这种“切割”主张的“合理性”,很容易给人一种错觉,似乎各国只有回到自给自足的状态才能保证安全。

事实并非如此,特别是日本与美国不同,日本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和投资都是良性互动的,互利互惠的,而美国由于自身的问题不仅对中国,也对其他国家存在着大量的赤字。排除政治因素,就经济而言,包括美国和日本在内的发达国家与中国保持正常的贸易和投资是十分合理的,也是最优的选择,因为当今在中低端制造业方面只有中国具备这种规模和能力。

过渡性政府不会出台多少新政

我认为菅义伟政府是个过渡性的政府,不会出台多少新的政策,更多地是延续安倍政府的政策。这有以下几个理由:

第一,菅义伟一直是安倍政府的“大管家”,主要负责对外宣传和内外协调工作。他严格地执行了安倍路线,因此深得安倍晋三的信任,也因此成为任职时间最长的内阁官房长官。

第二,安倍经济学毕竟在一些方面具有合理性,即便效果并不理想,但很难找到更好的办法解决日本经济存在的问题。

第三,从菅义伟的出身,个性等角度看,他属于温和的平易近人的缺乏个性的政治家,这方面比较像福田康夫,不是很有魄力的或者个性十足的政治家,如小泉纯一郎。

在对外政策方面,菅义伟政府也会沿袭日本历届自民党政府的习惯,在确保与美国保持牢固的盟友关系的同时,作为亚洲国家也会从经济利益角度对中国、韩国、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保持良好的关系。即便在一些敏感的政治领域,日本也会保持冷静和平衡,不会像美国那样冒险触碰其他国家的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