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少女堕落背后,一群严苛的日
一架飞机闯入华盛顿,两架F-16升
找寻山东足迹——跨国婚恋真多
印度紧急购买464辆坦克 巴铁保持
另一波袭击在路上,袭击者或伪装

天才少女堕落背后,一群严苛的日本人

2019-04-30 13:51 主页 来源:未知
天才少女堕落背后,一群严苛的日本人

严格的社会环境中,日本人尤其严苛。日本“天才滑雪少女”今井梦露感受颇深,从“日本之光”到“日本之耻”,只因为一次失误。

从天堂到地狱,只需几秒。从深渊爬起,她花了十多年。

天才少女背后:日本民众期待英雄

今井梦露很小就作为滑雪选手代表日本参加比赛,12岁那年,她被认证为全日本最年轻的滑雪选手,14岁夺得全国冠军,一度被日本国民封为“天才滑雪少女”。

很多人只看得到今井梦露表面上赢得不费吹灰之力,不知道她在这之前吃了多少苦头——她的父亲成田隆史极其严苛。

今井梦露旧姓成田,因为父母离婚,她选择了母亲的姓氏。5岁就失去母爱的梦露,偏偏还有一个苛刻的父亲。

很多中文资料显示,梦露出生于滑雪世家,实则不然。

父亲成田隆史是一位时装摄影师,同时还是一位怀抱运动员梦想的滑雪教练。孩子们的名字就打上了成田隆史的烙印,长子童梦,长女梦露,幼子绿梦都背负了“梦想”的含义,这三人都被父亲逼着练习滑雪。

在她看来,父亲的性格和《巨人之星》中的老爸星一彻如出一辙。

《巨人之星》的故事背景发生在昭和时代。星一彻曾在昭和时代初期当上职业棒球选手,因在战争中负伤无法返回棒球场,因此将自己的梦想寄托在儿子星飞雄马身上,对他进行斯巴达式训练。

平成时代的价值体系下,星一彻的种种行为无异于虐童。2016年,日媒评选“十大让人反感的动漫老爸”,星一彻高票位居榜首。可是在昭和时代,星一彻的形象属于“最理想的父亲榜样”——梦露出生在昭和62年。

在她的记忆中,一旦没有按照父亲说的那样练习,就会遭至强烈掌打。初三那年,为了逃避父亲的暴力,梦露离家出走,选择了儿童保护设施。这一时期,她的精神开始变得不稳定,只好一边在精神科住院,一边上学。

成田隆史的魔鬼训练和日本人信奉“精神驾驭术”不无关系。

他们认为精神应该驾驭肉体,而肉体的潜能是无限的,要训练的就是精神了,至于肉体会不会受到损伤,他们不管。甚至,他们认为,只有经过精神训练才能生活得更充实,并且获得“体验人生的乐趣”。

在这种所谓“乐趣”的训练下,梦露向世界杯发起挑战。2005年,她斩获了滑雪板世界杯冠军的好成绩。

以荣格为代表的心理学家认为,英雄是符合大众潜意识及普遍心理需求而受到大众信赖的领导者。而这时的梦露,被塑造成全日本的英雄,背负了全体日本国民的期待与信任。

2006年,“天才少女”今井梦露代表日本出战都灵冬奥会。

沦为日本之耻?美丽岛国近乎暴虐

日本,是一个奇幻的国家。它位于亚洲东北部,与我国一衣带水,渊源深厚。这个美丽而又严谨的岛国,却也有着近乎暴虐的一面。

都灵冬奥会之前,今井梦露头顶“天才少女”光环。都灵冬奥会之后,她成了“日本之耻”。一切,只是因为今井梦露的一次失误。

出发前,今井梦露被当作拿奖牌的种子选手。那时,正处人生巅峰的今井梦露即兴来了一段说唱来表明自己的决心。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预赛当天,让日本国人期待的今井梦露发挥失常了,她在比赛当中做动作失误,狠狠地摔倒了地上。

霎时,今井梦露失去了意识,全场一片慌乱。情急之下,工作人员出动直升机把她送到医院里去。就这样,她的成绩成为了34位选手的最后一名——奥运会之旅,就此结束。

英国学者霍布斯鲍姆在其《极端的年代》中就指出“日本人的种族意识之强,举世莫出其右,他们自认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一个自认为“最优秀的民族”,哪里能容忍失误?

日本民众不关心今井梦露的伤势,嘲讽、谩骂倒是铺天盖地。他们纷纷表示,“今井梦露是日本人的耻辱”、“让她参加冬奥会就是在浪费国人的钱”。

除了语言上的攻击,日本网友还对她进行精神上的凌迟。

她赛场失误的视频不断被人倒放,里面掺杂着对她的骂声。还有许多日本人还开始在雪场模仿她摔跤的动作,戏称为“今井绝技”。

今井梦露回国后,仍然不断受到指责、嘲讽、侮辱,没有人相信她说的话。日本民众忘了这个小女孩曾经带来的荣耀,也忘了这个小女孩年仅18岁。

从“日本之光”再到被日本民众唾弃,她只经过了短短几秒钟的时间。

美国文化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曾说,耻感文化造就了日本人极端的自尊心,使他们对外来的嘲笑和批评极为敏感。受到嘲笑的日本人有两种选择,一是化嘲笑为动力,不断自我完善,以此来消除外来的嘲弄;或者是在怨恨里自我折磨或折磨他人。

从小缺乏关爱的今井梦露选择了后者。

她崩溃了,开始去找“善解人意”的牛郎倾诉心肠。渐渐地,她开始沉迷牛郎店,只有在这个风月场,她才觉得她能够远离一切指责。

此后,今井梦露不得不为高昂的牛郎店支出想办法(最多一次一天花5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30万元)。从应召女郎到拍大尺度照到2017年宣布下海,她一步步堕入深渊。

日本民众不知道,他们是幕后推手。

重回赛场!那批毁神的人又开始造神了

“今井梦露已经走上了不归路。” 大家理所当然地认为,昔日天才滑雪少女已经退出舞台。

正当日本民众就要忘记今井梦露时,这个堕入深渊的女孩却又一次走进大家的视野——不是在大胆写真集中,不是在视频封面上,也不是在媒体披露的闹剧里,而是在第35届的全日本滑雪锦标赛的赛场。

被民众当笑料的今井梦露踏上了滑雪场,穿上了她的滑雪服。

赛场上,昔日意气风发的天才滑雪少女回来了。最终,今井梦露以90.75的成绩,夺得了冠军。比排在她之后的第二名,整整高出了14分。因为准备得有些匆忙,今井梦露竟然只花了4天时间特训。

尽管,今井梦露已经30“高龄”,身旁的后辈比她小很多。

但是,她无所畏惧:“只有踏上滑雪板的时候,才能找回真的自己,也为自己过去所做过的荒诞事情为大家道歉……自己以前丢掉的,希望通过比赛,一个个的拿回来。”

重回赛场能理解,可今井梦露凭什么要道歉?难道不是嘲讽她多年的民众欠她一个道歉吗?其实,今井梦露的道歉很“日本”。

2016年,NHK电视台问卷调查“日本是怎样的社会?”,其中“是否是难以持有宽容之心的社会”这个问题,62%的受调查者选“是”。2019年,日本共同社一项调查中,关于女性的地位,86%的受调查者认为“几乎没有提高”及“还不充分”。

在这种不宽容的社会环境下,“谢罪文化”才会大行其道。

那次夺冠后没多久,2018年平昌奥运会结束,今井梦露看完滑雪比赛后心潮澎湃。她向公众郑重宣布:“重回赛场,备战下一届北京冬奥会。”

豪言一出,日本媒体开始大书特书今井梦露这30年来跌宕起伏的人生,“壮绝”,他们用了这个词来概括。

在采访中,今井梦露说,一方面是受到了平昌冬奥会的刺激,觉得自己还是可以为国争光的,“只要祖国需要,我还是能重返赛场”。另一方面,她说滑雪让她走上过人生的巅峰,也因为滑雪她跌入了人生的谷底。“逃避了那么久,是时候爬起来了”。

日本民众沸腾了,他们再一次全民“造神”。是啊,英雄才不会被打败——这才符合日本民众的一贯认知。然而,他们选择性忽略了,在都灵冬奥会失误后,在宣布备战北京冬奥会之前,今井梦露在2008年就拿过一些滑雪冠军。

从人人吹捧的天才少女到跌入人生低谷人人唾骂,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今井梦露重新爬起来,却兜兜转转用了十几年的时光。

有人说,当她重新踏上赛场的时候,曾经的诋毁、辱骂、讽刺也都变成了过眼云烟。事实上,她本不必遭受这些年的痛苦。

虽说“国民性”绝非“古已有之”且恒久不变之特性,但从这十几年日本民众对待今井梦露的态度上看,他们一点都没变。

造神也好,毁神也罢,背后是同一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