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武装力量又接连暴发疫情
俄战略研究所道出苦衷
美国男子劝架却被警察枪杀
哈萨克斯坦如何避免乌克兰克里米
看看他们喝什么矿泉水,真没乱说

俄战略研究所道出苦衷

2020-10-06 14:33 主页 来源:未知
俄战略研究所道出苦衷

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围绕“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爆发的冲突已持续9天,尽管美国、俄罗斯、法国领导人联合起来,向冲突各方发出停战呼吁,但共同声明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俄罗斯国际政治经济战略研究所认为,无论美国还是其他西方国家,其领导人仅仅是统治阶层挑选出来的“名义管理者”,就国家掌控力而言,远远逊色于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为代表的具备更大独立性的国家元首。


至于普京,尽管他是一个在通向主权的道路上已取得重大进步的国家的总统,其行动也更加自主、自由,但南高加索地区爆发的亚阿冲突证明,俄联邦无力奉行主权外交政策。在制定国家战略决策并执行这些决策时,莫斯科受到多元化利益的强大影响。
对俄罗斯形成掣肘的,不但包括国际利益、国家利益,还包括公司利益,移民利益。以后者为例,当前生活在俄联邦的亚美尼亚族人和阿塞拜疆族人比例相当,共有700万左右。他们都忠于各自的祖国,且在俄罗斯的权力结构中占据重要地位。

阿塞拜疆人主要在俄罗斯从事贸易和服务业,亚美尼亚人则在银行业、媒体、法律领域拥有强大的影响力,仅这两族有名有姓的富有人士,在俄金融资产总额就超过500亿美元。
此外,以亚美尼亚人、阿塞拜疆人为代表的高加索人,一直是俄罗斯犯罪世界的佼佼者,在俄联邦,仅有车臣人能跟他们一较高下,俄罗斯共有1200名帮派首领,其中约1000人为高加索人。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侨民已在俄全国范围内建立紧密网络,如有需要,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将成千上万人带上街头,向俄罗斯政府施加压力。


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的武装冲突,是在前苏联地区这一与俄罗斯直接利益最相关的土地上进行的,莫斯科必须驱逐土耳其势力,恢复地区秩序。但俄罗斯的优柔寡断再次证明了该国外交政策的被动性,由于国家机构的去意识形态化,克里姆林宫发现,它很难制定一种“立场”,去满足哪怕国家的部分利益。
显而易见,俄联邦政府的性质自苏联时代以来就没有发生过改变,尽管俄罗斯族人占国家总人数的80%,但他们已成为各种反俄利益的“人质”,如果克里姆林宫在拟订政策时不考虑多数俄罗斯人的利益,它就很难制定和实施长期有效的发展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