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诺贝尔文学奖独家预测
为何吉尔吉斯一夜间“变天”
国际早报 | 印军官称做好空袭中国
五角大楼大批将领被隔离
这些国家正寻求与叙利亚和解

为何吉尔吉斯一夜间“变天”

2020-10-07 12:13 主页 来源:未知
为何吉尔吉斯一夜间“变天”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吉尔吉斯斯坦就“变了天”。
当地时间10月5日,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反对前一天议会选举的结果。抗议者们成功攻入该国权力中枢“白宫”——吉尔吉斯议会、总统办公厅、国家安全委员会以及首都比什凯克市政府均位于这幢白色大楼,并释放出关押在看守所的前总统阿坦巴耶夫及其支持者们(包括前总理伊萨科夫)。
占领“白宫”之后,6个反对派政党迅速联合组建了协调委员会,开始筹划实施权力过渡。10月6日,吉议会召开特别会议,通过了新总理人选。与此同时,议长、总检察长、内务部长、比什凯克市市长等重要职位都实现了人事变动。上述职务无一例外均由反对派人士出任。
这意味着,反对派在一天之内,已经基本把持了国家政权。城头变幻大王旗,吉尔吉斯又“改朝换代”了。
接下来,反对派协调委员会预计将在年底之前组织议会和总统大选,从而正式建立起“合法”的新政权。


热恩别科夫
现任总统热恩别科夫已经遁身,至今没有公开露面。6日,他通过自己的新闻秘书斯塔马莉耶娃发表了一个简短声明,呼吁所有政治力量能以国家利益至上,让国家重回法制轨道。并建议中央选举委员会仔细研究有关此次议会选举违规行为的材料,如有必要可废除选举结果。话音刚落,中选会就“迫不及待”地宣布了议会选举结果无效。
虽然斯塔马莉耶娃透露,热恩别科夫目前仍在首都比什凯克“掌控着局势”,但有小道消息称,他已经逃往南部城市奥什(这种可能性极大,留在北方基本上是“坐以待毙”。据称,反对派已开始酝酿在议会展开对热恩别科夫的弹劾)。
吉尔吉斯国内政治势力传统上被划分为北方和南方两派。前总统阿坦巴耶夫是北方势力代表,而热恩别科夫则是南方势力代言人。

前总统阿坦巴耶夫
但分析人士认为,热恩别科夫逃往奥什之后,整合南方势力向北方发动反攻并重新夺回政权的可能性并不大。原因有二:1、热恩别科夫执政期间,其亲信贪腐丑闻频发,应对疫情措施也不力,南部普通民众对他并无太大好感;2、吉武装力量和强力部门并无干政传统,一般都坐看政治斗争,持相对中立立场。
一个明显的先例是,2010年吉前总统巴基耶夫被赶下台之后,也是逃往了南部奥什。但最终没有东山再起,而是选择了前往白俄罗斯“避难”。


接下来尝试回答网民们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同是独联体国家,同样因为选举不公引发骚乱,为何吉尔吉斯一夜之间就变了天,而白俄罗斯的反对派闹了两个月,卢卡申科至今还在台上?
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总结起来,大概有以下几个原因吧:
1、执政根基不同。热恩巴耶夫2017年宣誓就职,是前总统阿坦巴耶夫一手栽培起来的接班人。有分析认为,阿坦巴耶夫原本想照搬俄罗斯“普梅”二人转的权力交接模式,但没想到热恩巴耶夫上台后,便大肆任命自己的亲友把持关键权力部门,并在2019年将阿坦巴耶夫送进了牢房。从上面可以看出,热恩巴耶夫执政根基并不牢固,并匆忙给自己树立了强大的政敌(阿坦巴耶夫执政多年,在朝野拥有广泛势力。这一点上,热恩巴耶夫其实应该向普京学习,普京从叶利钦手中接过权杖之后,第一个任期内一直保持低调,没怎么敢触动叶利钦的利益集团)。反观卢卡申科,从1994年就上台执政,并通过工业化改革树立起了威望,对国家权力机关和强力部门有绝对控制力,执政根基要牢固得多。这也是国内骚乱爆发后,吉尔吉斯一些当权者纷纷倒戈投向反对派,而白俄权力机构却始终保持稳定的原因所在。


2、骚乱性质不同。白俄罗斯的骚乱,明显有“颜色革命”的性质,背后有西方的影子,旨在通过“街头革命”和平夺取政权。而吉尔吉斯的动乱,更多是两派政治势力之间的内讧,带有政变性质。白俄罗斯反对派打的是“持久战”,通过持续的抗议活动获得国际支持,从而对当局施加压力,迫使其主动交权。而吉尔吉斯反对派则是速战速决,在最短期的时间内控制政权,造成既定事实。
3、应对措施不同。白俄罗斯骚乱发生后,卢卡申科第一时间将其定性为非法“颜色革命”,动用大批军警实施强力弹压,并将反对派领军人物驱逐出境或收押入监。与此同时,卢卡申科在外交上积极寻求老大哥俄罗斯的支持,消减美欧对其施加的政治压力。这套组合拳相当有效,老卢大概率会有惊无险地度过这场执政危机。反观吉尔吉斯总统热恩巴耶夫,不仅未能控制住反对派的抗议活动,造成总统办公厅、议会等关键权力机构很快被反对派攻陷,而且不打自招,间接承认议会选举存在舞弊,同意中委会取消选举结果。鉴于在此次议会选举中领先的前两大政党,均为亲近热恩巴耶夫的政党,他的此番表态,基本上等于主动认错,缴械投降。(作者:刘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