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管不住丈夫,一个管不住儿子
双方真准备付出昂贵的任性代价?
越南经济倒退20年,或成“玻璃之
军情五处新负责人公开谈“敌对国
俄否认与美就军控条约延期达共识

双方真准备付出昂贵的任性代价?

2020-10-15 13:58 主页 来源:未知
双方真准备付出昂贵的任性代价?

10月15至16日的欧盟峰会上,除新冠肺炎疫情之外,英国与欧盟的未来关系也是最重要议题之一。此前,英欧双方均称这一峰会应是英欧谈判的最后期限,考虑到协议批准需要时间,而秋季峰会已是12月前最后一次欧盟峰会,“最后期限”一说也并非毫无道理。

然而,10月2日英国与欧盟第九轮也是正式的最后一轮谈判已宣告结束,双方分歧仍然显著,英国首相约翰逊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指示各自谈判代表继续工作。同时,英欧双方均将“无协议脱欧”摆上台面,约翰逊公开表示“英国可以接受无协议脱欧”、“英国不应惧怕无协议脱欧”。“最后期限”迫近,英欧谈成还是谈崩?简单来说,英欧虽然很难在10月中旬完成谈判,但年底前谈成的可能性仍然较大。

主要“路障”

从今年3月开始,英欧共进行了九轮谈判,主要分歧已逐渐聚焦到渔业、公平竞争以及包括争端解决在内的协议管理问题上。从第九轮谈判结束后双方的声明就可以看出英欧的主要分歧。英国称“一些熟悉的分歧仍然存在,在包括补贴在内的公平竞争条款上取得了有限进展,但仍需欧盟再进一步”,“在渔业上的分歧仍然很大”,“上述问题都对英国未来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地位至关重要”。而欧盟的声明也强调与英国的经济伙伴关系需要“公开和公平竞争的坚固长期保障”、“有效的管理框架”,以及“在渔业上稳定可持续的长期安排”。

几个月来,英欧的核心诉求和关切已逐渐显露。对于英国来说,监管自主权是其底线。此前,英国就一再表示希望获得类似加拿大与欧盟自贸协定的协定,即无关税无配额的自由贸易及完全的政策自主权。而欧盟却另有主张。因为英国与欧盟距离近、英国经济体量大,且近几年来双方剑拔弩张已消耗了一定好感和信任,欧盟不愿意给英国开出加拿大一样的条件,担忧英国降低监管标准而获得竞争优势,要求其在竞争政策、国家补助、环境劳工等领域接受欧盟标准。

对于欧盟来说,维持单一市场完整性、避免爱尔兰出现硬边境是其底线,因此在第一阶段谈判中在北爱尔兰问题上英欧才会缠斗多时,以英国让步使北爱尔兰成为英国内部的“欧盟管辖区”告终。也正因为此,英国9月抛出《内部市场法案》,以破坏北爱尔兰的特殊安排来敲打欧盟,目的仍是要欧盟让步。可以看出,英国和欧盟的诉求并非完全对立,而是各有执念,并非没有灵活应对的余地。

立场努力靠拢

近段时间以来,英欧已在一些关键问题上靠拢。首先是在“公平竞争”问题上双方立场均有所软化。欧盟已经调低了对英国“规则一致”的要求,但仍希望英国建立与欧盟相似的机制,而英国首席谈判官佛罗斯特也松口称,英欧协议“可以超过常规的自贸协定,对补助政策做一些规定和条件”,纳入一些高标准原则。这显示英国和欧盟在“公平竞争”上达成一致有让步和操作空间。

渔业谈判也是英欧谈判的难点,尽管渔业仅占英国经济的0.1%,在欧盟整体经济中更是分量极小,却意外成为谈判的硬骨头。英国希望与挪威一样,完全离开欧盟共同渔业政策的影响,但欧盟不愿接受。一是因为英国渔业资源丰富,二来也是因为欧盟拥有市场这一巨大筹码,英国有求于欧盟。目前英国立场也已有松动,英欧也还有让步空间。

可以看出,综合评估双方底线以及最近一段时间出现的积极动向,英欧即便无法在10月中旬达成协议,年底前达成基本的自由贸易协议仍有较大希望,英欧仍需抓紧时间,为避免年底的“无协议脱欧”努力。

均需避免最坏结果

尽管英欧均称在为“无协议脱欧”做准备,但避免这一结果无疑是谈判加速的最重要动力。

首先,在新冠疫情反弹的严峻背景下,“无协议脱欧”对英国的经济和政治破坏力在增大。英国疫情前景不容乐观,政府面临重要的防疫任务,经济已受巨大压力。根据英国工商业联合会的统计,四分之三的英国企业希望与欧盟达成协议,帮助企业在疫情的不确定时刻渡过难关。“无协议脱欧”将对英国民众和企业造成立竿见影的严重影响。而自疫情以来首相约翰逊的支持率持续下滑,他本人也不必如一年前以“无协议脱欧”的口号吸引选民,却需面对“无协议脱欧”的真实后果——经济颓势加剧和新一轮国内反对大潮。

其次,如果年底前英国和欧盟未能按期达成协议,从2021年1月1日开始英国和欧盟按照WTO规则进行贸易,英欧不仅需要经历“无协议脱欧”的动荡和混乱,最终还是得坐下来达成某种贸易安排。关税、海关、国家援助、公共卫生、航空运输、道路运输、碳交易、渔业等诸多行业的必要合作使得英欧之间保持长期的“无协议”状态是无法想象的。在这一背景下,年底的“无协议脱欧”至多算是昂贵的任性,而非长久之计,英欧最后仍然需要回到谈判桌前。

最后,英欧均已“脱欧疲惫”,需翻开新的一页。脱欧已困扰英欧政治达四年之久,对于英国来说无论是“全球英国”的愿景还是与世界各国建立新的贸易关系的实际需求,都依赖于其厘清与欧盟贸易关系的这一基本问题。英国社会仍在消解脱欧带来的巨大撕裂,苏格兰独立这枚“地雷”就埋在不远处。事到如今,英国只有给脱欧划上句号,才能放手解决国内艰巨的问题。对于欧盟更是如此,在新的地缘政治现实下,新一届欧盟委员会有勃勃雄心在产业、气候、数字等领域大展身手,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已拖累其施展拳脚,迫切需要解决脱欧这一遗留问题,使欧盟轻装上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