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吉斯斯坦局势走向何方?
不愿参加东亚三国首脑会晤
什叶派遭叙利亚政府军打击
叙利亚将有大动作,大批装甲部队
一个管不住丈夫,一个管不住儿子

不愿参加东亚三国首脑会晤

2020-10-16 08:55 主页 来源:未知
不愿参加东亚三国首脑会晤

近日,“菅义伟下台”的声音在日本甚嚣尘上。为了摆脱猝不及防的危机,刚刚上台不到一个月的菅义伟开始对外展示强硬。


第一个开刀对象是韩国。日本共同社此前报道称,东京方面已在9月下旬向韩方表明立场,如果青瓦台不按照日方要求解决历史遗留的二战日军强征劳工问题,如果韩国依旧坚持出售被扣押的日企在韩资产,菅义伟将不会出席今年晚些时候在韩国首都举行的中日韩三国会议。
这导致超过88%的韩国受访者认为“韩日关系非常差,已经严重恶化”。在韩方看来,日本不但不承认侵略暴行,反而倒打一耙,是可忍孰不可忍。
故意令东亚三国的首脑会晤无法举行,日方针对的不仅是韩国,更是针对崛起中的大国。菅义伟刚上台,两国关系就不太平稳。起因还是领土争端。
10月1日,日本正式实施钓岛更名,将“登野城”改为“登野城尖阁”,宣示所谓“主权”。10月3日,我国开通钓岛数字博物馆。10月5日,日本官房长官加藤胜信就钓岛数字博物馆开通一事提出“抗议”,要求删除。10月6日,日媒报道称,日本将从2021年起加强审查赴日留学签证,防止尖端技术流入特定国家。


到了10月15日,日方还变本加厉,宣布要对钓岛进行所谓的“自然环境调查”,并特意强调是以“全国”为实施对象,调查岛上的植物和稀有野生动物状况。
短短数天,风波不断。而日方一边拒绝参加中日韩三国会晤,一边又宣布了一个重要行程:新首相菅义伟的第一次出访选定越南。日方此举并不简单,背后或有如下几个原因:
1、美日密切配合,加速向东南亚地区分散供应链。华盛顿为削弱战略竞争对手,从贸易和关税下手,同时破坏既有的供应链。日本则最早从2005就开始重新布局,将工厂和基地陆续转移到东南亚等地。近些年则加速了这一进程。
越南就是日本最看重的投资地之一。菅义伟计划在10月下旬访问越南时,宣布大幅增加补贴,鼓励日本企业赴东南亚国家扩大生产,促进投资。这也将是菅义伟就任首相之后首次出访的核心目的。
2、尽管表面上否认打造“亚洲小北约”,日方其实一直在认真推行。玩阴阳两手是日本的秉性。日方在亚洲积极构建以美日为核心的军事同盟体系,是日本为应对美国影响力衰退而采取的主动行为。
10月6日,美日印澳4个国家在东京举行了“四方安全对话”,以推进“印太战略”的名义组建“亚洲小北约”。10月14日,日本官房长官加藤胜信对此进行了否认,声称并非以特定国家为对象。



嘴上说一套,背后做一套。日媒报道称,日本将与越南签署一项军事协议,允许越南从日本进口先进军事设备和技术。这是日本针对特定国家向印太地区扩散军事能力的具体举措之一。此举不仅令“武器出口三原则”基本荡然无存,而且包藏祸心。与美国派航母访问越南给河内打气相比,日本的做法危害性更大。
3、日本加速扩张军力,尤其是海军。10月14日,三菱重工在神户市的造船所举行了新型潜艇的命名与下水仪式,日本防卫相岸信夫为其揭彩。日方毫不掩饰野心,将其命名为“大鲸”。这艘航母将于2022年3月交付日本海上自卫队,届时,日本潜艇部队将实现“22艘体制”。
事实上,日本之前一直将还是半新状态的潜艇提前退役和封存,以此来隐蔽地扩大海上后备力量。一旦周边有事,日本能够迅速动用其庞大的水下力量进行干涉。


种种迹象表明,菅义伟虽然被认为是过渡性的首相,但以他的上台为标志,日本开始布置“后美国时代”的亚洲秩序,在美国的默许下逐步向外进行隐性军事扩张。
如今美国总统大选充满不可预测性,尽管拜登已经巩固了优势,但谁也不敢说最后的结果是板上钉钉。处于这样的特殊时期,日本的动向已经说明了一些问题:无论谁当选美国总统,美国都会在西太平洋地区展开攻势,菅义伟不过是探路犬而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