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同意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
美国大选结果或将有利于中美合作
谁赢了第三场美国总统辩论?
50亿美元援助叙利亚,俄罗斯得到
叙利亚战后重建序幕开启了

美国大选结果或将有利于中美合作

2020-10-24 10:06 主页 来源:未知
美国大选结果或将有利于中美合作


距离美国总统大选还有不到两周时间,拜登在民调中领先特朗普约10%。即便美国选举人团制度有利于共和党(在选举人团制度下,高度城市化的州优势被相对削弱,而这些州一般支持民主党),以及特朗普的支持者投票积极性很高,这种领先水平也足以让拜登接任总统宝座。
 
 
图示为目前的摇摆州,六角形越大,选举人团票数越多(图源/Real Clear Politics)
 
因此,10月24日(星期六),张维为和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将围绕美国总统大选对中美关系的影响,展开一次国际在线对话。杰弗里·萨克斯是拜登和民主党的支持者。
 
萨克斯可能是美国最著名的知识分子,他旗帜鲜明地反对美国对中国发动冷战。这使他既不同于特朗普,也不同于拜登。特朗普主张对华实行强硬政策,而拜登在口头上也反对中国,只是在策略上不同于特朗普。当然,拜登接任总统后会不会照现在说的干,尚有待观察。
 
萨克斯的观点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民主党的经济和外交政策。因此,萨克斯—张维为的对话,代表中美最进步的力量就国际事务的对话。因此很有必要分析一下,美国和西方坚决反对冷战的力量,应该如何面对特朗普或拜登当选。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
 
 
 
特朗普为何深陷困境?
 
拙文《不管特朗普能否挺过去,美国都将继续执行反华政策》曾就美国政治形势,作了详细的分析。但特朗普在美国民调中面临的极大压力,可以归结为两个相互关联的因素:
 
首先,新冠疫情在美国大爆发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而特朗普决定将美国资本的利益凌驾于因疫情陷入困境的美国民众的利益。特朗普反对任何严格的封锁措施,罔顾疫情大幅降低了美国人民的生活水准,只是为了大幅提高美国企业的长期利润,推高美国股市,而这几乎是他认真关注的唯一经济指标。特朗普认为,利用白人种族主义来吸引美国民众的注意力会掩盖政策对他们的打击。但特朗普由于低估了疫情的第二个关键趋势而作出严重误判。
 
第二个因素是美国民众,特别是美国黑人,对这次疫情形势的巨大反应。种族主义警察谋杀乔治·弗洛伊德是点燃火药桶的导火索——创造了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这些抗议活动的规模之大,反过来或将推动美国黑人投票的积极性——2016年,美国黑人民众对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相对漠不关心。黑人社区的这种动员,加上特朗普的抗疫政策直接危及到了此前支持他的群体,比如年长的白人选民,这就解释了特朗普在选举中的民调支持率如此糟糕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除非美国的民调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不准确,或者在最后一刻出现有利于特朗普的戏剧性转向,否则特朗普将面临失去总统宝座的严重风险。
 
中国因素对美国大选的影响较小
 
重要的是要理解,美国内部情况的发展,导致在这次美国总统大选中,攻击中国的直接作用相对较小,这与特朗普的意图大相径庭。特朗普本打算隐瞒他对美国民众发动的大规模打击的后果,比如他说,美国民众面临的所有问题,比如疫情中的庞大死亡人数,是他谎称的“中国病毒”带来的,还比如失业率的大幅上升等等,也是中国造成的。但从选举的趋势可以明显看出,美国民众正确地认定,他们的问题是“华盛顿制造”,而非“中国制造”。
 
 
特朗普推特中谎称的“中国病毒”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美国民众积极支持中国,这在民调数据中没有依据。美国民众只是认为中国不是选举的中心议题——主要问题是疫情导致的庞大的死亡人数、生活水平的降低,警察和特朗普等的种族主义活动。
 
美国民众没有因特朗普攻击中国而分散注意力,民调显示美国民众在选举中对外交政策的关注度很低。选举中压倒性的核心问题是美国国内的问题,而非与中国的关系。这一事实对制造“中国恐慌”的特朗普来说是一个决定性打击。尽管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这个特朗普阵营的关键性人物发表了激烈的反华演讲,努力地企图转移人们对美国糟糕的国内情况的注意力。
 
这种竞选形势也影响了拜登。尽管拜登和特朗普的对华策略有所不同,但拜登通过实践发现,美国民众对讨论中国问题不太感兴趣。他们感兴趣的是讨论特朗普打击性的国内政策对人们生活产生的影响。因此,在总统电视辩论、广告宣传等活动中,拜登几乎把所有时间都花在抨击特朗普的国内政策上,而对中国的关注相对较少。
 
正如拙文《不管特朗普能否挺过去,美国都将继续执行反华政策》分析所示,抨击特朗普的政策,并不意味着拜登不反华,只是因为拜登发现美国民众对讨论中国并不是真正感兴趣,而是对讨论美国国内形势感兴趣。也许赢得总统选举后,拜登会重回反华路线,但现阶段这对他的总统竞选不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特朗普和拜登的对峙所带来的结果是,美国出现了第三种流派,杰弗里·萨克斯是其中较为突出的知识分子代表。他们拒绝特朗普和拜登的任何反华战略,并希望美中两国合作应对美国和全人类所面临的整体问题。尽管不是所有人,但大多数人支持拜登是出于美国国内的原因。这种流派在美国政坛无疑是少数,但却是最坚决反对美国对中国发动新冷战的。因此,有必要分析这一流派的观点及其策略,因为这不仅关系到特朗普,而且也关系到拜登。
 
中美在应对气候变化和环境问题上合作的重要性
 
美国政坛“第三种流派”出现的主要原因,是对气候变化问题的高度重视,这个问题被认为是对美国乃至人类的一个极其危险的威胁。由此得出的结论是,人类有必要在应对这一威胁的斗争中进行合作。由于美国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因此两者之间的合作尤为重要。所以,对此观点有着最清醒认识的美国“第三种流派”的代表人物与主张对华发动新冷战的特朗普相比,得出的结论截然相反——美国和中国不是敌对的,反而两者之间进行合作极其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