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将至,世界将发生三大变化!
乱象背后:解开泰王国动荡迷局
伊万卡和丈夫发飙!指责他人恶意
警告:未来几个月将非常“艰难”
累计新冠确诊病例达42055863例

乱象背后:解开泰王国动荡迷局

2020-10-25 14:00 主页 来源:未知
乱象背后:解开泰王国动荡迷局

这些天,泰国的动荡愈演愈烈,各方势力背后博弈。街头抗议活动接连爆发,巴育政府甚至泰国王室都成为抗议者的目标。处在政治动荡与疫情危机双重冲击下的泰国,何去何从。

(图片说明:2020年10月21日,泰国示威者在曼谷举行大规模抗议集会活动。来源:视觉中国)

愈演愈烈,泰国政坛风波迭起

泰国当前的政治动荡,早在去年底就暗流涌动。触发点是今年2月21日,泰国宪法法院判决反对党“新未来党”领导人塔纳通向该党放贷1.91亿泰铢为违法行为,因此下令解散该党。此举在泰国引发大规模的反政府抗议活动,校园成了抗议活动的主要集散地。

今年3月以来,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不断蔓延恶化,泰国政府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严控社会秩序和人员流动,泰国反政府抗议活动一度沉寂。7月中旬以来,反政府抗议活动再度大规模爆发。据统计迄今至少已发生200多起。

7月抗议活动的导火索是一名苏丹外交官的女儿入境泰国,未进行自我隔离,结果被证实感染了新冠病毒。此事引发泰国舆论对巴育政府疫情防控不力的强烈指责,抗议浪潮再次兴起。7月18日,约2500名抗议者聚集在首都曼谷街头,他们不仅严厉批评巴育政府应对疫情不力,并提出解散议会、巴育及其政府辞职、修改宪法、停止使用《欺君法》威胁民众、结束对政府批评者的骚扰等多项诉求。

8月,泰国学生团体“法政和示威游行联合阵线”列出10项对泰国君主制进行改革的要求,1万多人聚集在曼谷民主纪念碑周围抗议。巴育政府虽采取行动,但抗议活动依然持续不断。9月19日至20日,部分学生闯入塔玛萨特大学,强烈要求改革君主制和总理巴育辞职。抗议者甚至一度在大皇宫附近安装牌匾,上面写着泰国属于人民而不仅属于君主的字样。

10月以来,抗议活动从首都曼谷扩散到全国各地,清迈府、乌汶府等20多个府相继或同时爆发抗议活动,对当局形成很大压力。10月13日至14日,大批抗议者集聚在泰国王宫及附近街道,示威者高举象征三大诉求的三个指头手势,向国王玛哈·哇集拉隆功、王后素提达的车队表示抗议;一些年轻示威者甚至无惧冒犯君主罪的严苛处罚,强行阻塞王室车队,这在泰国是前所未有的。

相持不下,巴育政府左右为难

泰国当局试图通过严厉措施平息抗议活动。10月15日,巴育政府宣布曼谷地区进入“严重紧急状态”,禁止5人以上集会。但抗议者不顾禁令照旧示威,且势头越来越大,人数越来越多。次日,大批泰国警察出动,用水炮车驱散示威群众,双方一度发生冲突,现场混乱照片在社交媒体疯传,对巴育政府造成强大舆论压力。据报道,10月13日至19日内,74名抗议者被捕。目前,抗议活动从曼谷再度扩散到泰国多地,并遥相呼应。

近日来,巴育总理通过多种途径向国民、社会和反政府抗议活动者喊话,呼吁保持克制冷静,“减少仇恨和分裂性言论的音量,一起在这片可怕乌云笼罩我们国家之前将它驱散”。10月21日,巴育在电视讲话中表达了团结国民以应对国家政治、经济和疫情危机的善意和决心。巴育说,“抗议者表达了他们的声音和观点。作为肩负所有泰国人(无论是抗议者还是具有任何政治信念的沉默多数)福祉的国家领导人,我将采取行动来减轻这种情况的影响”。巴育表示他将取消首都的严重紧急状态,但条件是“没有暴力事件”,并要求抗议者通过议会代表进行协商而不是诉诸街头抗议活动。

(资料图片:泰国总理巴育·占奥差。来源:新华社)

10月22日,巴育总理宣布撤销紧急法令,但反政府抗议活动仍没有因此而消减,抗议团体甚至变本加厉,向巴育发出最后通牒,限定其在3天内自动辞职,否则将面临更多的抗议活动。出身军方的巴育总理是泰国有名的强势人物,面对反对派的叫板威胁,这位仅上台执政一年多的民选总理,大概率不会让步。

积怨已久,政治动荡根源很深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泰国接连爆发大规模反政府抗议活动,看似由一系列孤立事件引发,实际上背后矛盾根源很深,是多种因素交织发酵的结果。

首先,保守及保王势力与社会改革势力的对抗冲突不断加剧。泰国宪法规定:泰王国是以国王为国家元首的民主体制国家,泰国本质是君主立宪制国家。2007年8月24日,普密蓬国王御准宪法生效。2014年5月22日军事政变后,宪法暂停执行。现行宪法为泰国的第20部宪法,于2017年4月6日经哇集拉隆功国王批准后生效。由于该宪法保留了王室的各种特权,生效以来一直存在较大争议。

有分析认为,现任国王玛哈·哇集拉隆功(又称拉玛十世)与前国王的威望难以相比。报道称,哇集拉隆功自2016年继位后,在泰国的时间屈指可数,而是长期身居德国巴伐利亚州,在阿尔卑斯山脚租下整个酒店当作“行宫”。平时除王子、嫔妃在旁,还有大批仆人,耗资之巨令人乍舌。据报道,泰国王室每年从政府获取370亿泰铢预算,直接津贴高达90亿泰铢,高于英国王室。

2019年7月,哇集拉隆功国王册封诗妮娜·披拉萨甘娅妮为“贵妃”,这是自1932年以来,泰国王室首次公开承认一夫多妻制。王室种种特权与表现,引发泰国舆论强烈不满,对君主制进行改革的呼声日益高涨。此次抗议活动的矛头所指,从政府转向王室并非偶然,聚焦的是泰国王室、泰国政府、泰国军队权力与利益的紧密相连。

其次,泰国政坛很不平静,巴育政府与其他党派的争斗不断加剧。泰国历来政党林立。2011年3月,共49个政党在选举委员会登记注册。近年来,各政党在力量消长中或联合或消亡,仍存在数十个政党。他信及其妹妹英拉虽被迫离开泰国,也还拥有大量拥趸。

此外,泰国军方始终在泰国政治生活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自1932年泰国实行君主立宪制以来,泰国已发生大小军事政变近20次。最近一次政变发生在2014年5月,当时因泰国持续发生政治动乱,局势严重失控,陆军司令巴育宣布军事政变,从看守政府手中接管了全部权力,重新恢复了军人统治。巴育军政府虽平息了动乱局势,使国家经济社会逐步走上正轨,但也不断遭到国内外舆论的批评攻击。此后,巴育通过民选,体现还政于民。

在几经推迟后,泰国于2019年3月举行了2011年以来首次大选。大选之前和之中,泰国各党派政治争斗白热化,但巴育牢牢掌控着执政大权,并在选举制度、议席分配特别是总理的选举产生等方面,进行了精心设计、安排和主导。但此次大选被指漏洞百出。直到5月8日,泰国选举委员会才公布了泰国议会的正式选举结果,支持巴育的为泰党获得最多席位,人民国家力量党、新未来党分居其后。之后,主要党派在总理选举问题上又发生激烈争斗。6月5日,巴育在新一届泰国国会上下两院第一次常务会议选举中,正式当选为泰国新一任总理,但反对党们认为选举不公,心存芥蒂。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在此次大选和政治博弈中,泰国政治新星、40岁的泰国亿万富翁塔纳通迅速走红。其创建并领导的新未来党成立不过一年多,就一举成为泰国议会的第三大党,塔纳通及其政党的政治影响力快速加强,塔纳通及其未来党因为支持民主、社会改革、反对军方统治而赢得了众多民众尤其是年轻人的支持。

(资料图片:泰国新未来党创始人塔纳通。来源:视觉中国)

但在保守势力特别是军方势力依然强大的泰国,塔纳通不可能走得一帆风顺。去年底,泰国宪法法院以违反选举法取消塔纳通的国会议员资格,并在今年2月下令解散新未来党,既是对塔纳通的全面打击和封杀,也是一大政治冒险与激化之举。塔纳通及其政党拥趸众多,政治反弹也十分强烈。在从曼谷到全国的反政府抗议示威背后,不难看到塔纳通的影子。这场政治动荡,实质是巴育政府与塔纳通等政党的政治生死较量博弈。

第三,持续不断的抗议活动与经济遇困、社会矛盾激化不无关系。自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以来,泰国经济几起几落。2014年因政局巨变经济严重受损后,泰国经济总体保持较为平稳和稳中的态势,但2018年以来又出现大幅下滑。泰国疫情发现较早,确诊病例不过3700多人;但疫情全球化,特别是各国大都封闭隔离,导致严重依赖旅游业的泰国经济遭重创。旅游业几乎停摆,大量泰国年轻人失去工作。他们本来就对王室奢侈挥霍,自身艰难度日不满,容易与反政府反王室势力走到一起。

(图片说明:9月15日,一名商贩在泰国芭堤雅等待顾客。泰国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委员会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由于新冠疫情全球蔓延,国际游客数量锐减,泰国支柱产业旅游业损失惨重。来源:新华社)

众矢之的,王室陷入舆论漩涡

泰国向来有尊崇王室的传统,但如今抗议者呼吁限制王室权力,声称国王不能凌驾于宪法之上,将泰王置于舆论旋涡中。日前,长期在国外生活的哇集拉隆功返国,不但没有受到国民热烈欢迎,相反遭遇几个月以来最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抗议示威者不仅对王室巨额花费不满,甚至呼吁容许人民对王室行使言论自由权利,限制王室支持任何政变的权力,强调国王不能凌驾于宪法之上。

目前泰国的政局动荡甚或对峙仍在继续。泰国议会已定于下周举行紧急会议,讨论国家局势的稳定之策。泰国的反政府抗议活动主要通过社交媒体串联而引发的,当局很难察觉掌握。虽然巴育依然牢牢地控制着泰国国会和执政大权,并有军方势力的强大支持,反对者不过制造点麻烦而已。但反政府抗议活动明显不同于以往,一些极端者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暂时的沉寂,也许将是更大规模抗议活动的前夜。如果一些深层次的问题和矛盾得不到解决,甚至不断激化恶化,则泰国的政局恐难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