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这个时候发文谈国防改革
戴雨潇:他家这个儿子,有点坑
日本计划将百万吨核污水排入海洋
伊朗开始大力支持叙利亚重建
旅游业遭受重创,澳国出奇招吸引

戴雨潇:他家这个儿子,有点坑

2020-10-30 10:14 主页 来源:未知
戴雨潇:他家这个儿子,有点坑


今年大选,“十月惊奇”继续上演,就在《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等亲民主党媒体报道特朗普偷税漏税之后,保守派的《纽约邮报》和福克斯新闻也不甘示弱,在最近一周持续投下重磅炸弹,爆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的“确凿罪证”,为选举增添了新的变数。
 
 
 
据报道,拜登家乡特拉华州的一家电脑维修店老板称,去年一名顾客送来了一台进水的笔记本电脑进行维修,但是顾客一直没有支付维修费用,也没有回来取走他的硬盘。在多次联系未果之后,维修店老板检查了电脑的内容,发现了大量敏感邮件和文件以及不雅图片和视频。在一段视频中,亨特·拜登承认自己深陷毒瘾,一边吸食可卡因,一边与一名身份不明的女子发生性行为。
 
发现这些重要文件后,维修店老板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汇报了情况,联邦调查局于去年将涉事电脑和硬盘没收。不过老板在上交前对硬盘的内容做了备份,并将这些备份资料交给了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和前顾问班农,这次爆出的信息就是来自朱利安尼。
 
一、拜登的败家儿子
 
 披露的硬盘中的信息,亨特·拜登曾多次利用自己副总统之子的特殊关系为乌克兰天然气公司布里斯马集团谋取利益,一些通讯的内容更是牵涉到时任副总统乔·拜登。公开资料显示亨特当时在布里斯马担任董事,每月领取至少5万美元的薪水[1]。
 
布里斯马集团是乌克兰最大的私营天然气公司之一,由曾任乌克兰生态部长的寡头尼古拉·兹洛切夫斯基于2002年创立并担任主席至今。这家公司有着极不光彩的历史,多次爆出偷税漏税和贪污腐败的丑闻。
 
2014年兹洛切夫斯基也为了避免遭到乌克兰政府的贪腐调查逃亡出国。2015年乌克兰政府宣布兹洛切夫斯基因为涉嫌腐败正在被通缉。2016年乌克兰检察院和税务局调查认定布里斯马逃税,布里斯马补缴了近1000万美元的税款才得以逃脱刑事指控[2]。
 
乌克兰现任总统泽连斯基当选之后,新任总检察长里亚博沙普卡在去年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检察院对过往案件进行审核时,发现布里斯马集团和亨特·拜登至少牵涉15起案件,其中包括刑事案件,並表示检察院将会重启调查[3]。
 
 发布的一封2014年5月的邮件中,布里斯马的高管瓦迪姆·波扎尔斯基就曾请求亨特帮助公司摆脱困境,“我们迫切地需要你提供建议,关于如何发挥你的影响力以制止(乌克兰当局)对布里斯马的调查。”
 
这封邮件同时抄送给了布里斯马的另一名董事——德文·阿彻。此人的身份也不一般,他是时任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的顾问。亨特和阿彻以及国务卿克里的继子克里斯托弗·海因茨三人是长期的商业伙伴。海因茨是阿彻的大学室友,同时也是美国著名番茄酱品牌亨氏公司的继承人(亨氏就是海因茨 Heinz 的旧译)。这三人曾共同参与了中国基金公司渤海华美的创立。两年前,阿彻因为洗钱被定罪。
 
 
布里斯马董事德文·阿彻(左一)和美国副总统乔·拜登(左三)以及同为布里斯马董事的亨特·拜登(左四)一起打高尔夫球时的合影
 
亨特回复这封邮件表示自己正和阿彻在卡塔尔,并要求波扎尔斯基提供“布里斯马受到的正式指控”的信息。“这些对集团的攻击是什么人主导的?(乌克兰)现任政府中有谁能制止这类攻击?”亨特在回信中问道。
 
就在以上通信往来发生的当日,布里斯马集团正式宣布亨特·拜登已经加入董事会,由其“负责法务团队并且在国际组织中为集团提供支持”。这则通告不久后被布里斯马官网移除[4]。亨特除了领取每月数万美元的董事薪水以外,其所开设的“咨询公司”还从布里斯马得到了至少300多万美元的酬金[5]。
 
亨特没有辜负布里斯马付给他的高薪。在进入董事会之后,亨特非常积极地利用自己在华盛顿的关系帮助集团攫取更多利益。
 
在此次披露的一封2015年4月17日的邮件中,布里斯马集团的董事会顾问瓦迪姆·波扎尔斯基感谢亨特把他邀请到美国华盛顿并且向他引荐了拜登副总统。此时亨特已经加入布里斯马董事会一年多的时间。
 
 
布里斯马高管写给亨特·拜登的邮件(New York Post)
 
有趣的是,前天媒体披露的新一批邮件中出现了关于中国的内容。在一封2017年5月“分配报酬的”邮件里,亨特被称作“主席/副主席,取决于同CEFC达成的交易”(CEFC指现已破产的华信能源,其叶姓董事长已于两年前落马)。邮件中提到“给H分20”“H代大佬收10”的股权分配方案。这封邮件的收件人之一、亨特曾经的商业伙伴托尼·博布林斯基出面作证确认了邮件的真实性,并且透露邮件里的“H”指的是亨特·拜登,而“大佬”指的是他的父亲——前副总统乔·拜登[6]。
 
拜登曾多次强调自己从没有和儿子讨论过他在海外的商业活动,也否认了自己在副总统任内涉及任何形式的以权谋私[7]。这些邮件的内容显然和他的说法相互矛盾。
 
副总统拜登和中国华信之间有什么关系,目前没有其他渠道可以验证,但是拜登确实曾经利用自己副总统的职权帮助家族在乌克兰攫取利益,而且这件事还是他本人亲自承认的。
 
二、副总统拜登滥用职权
 
两年前,拜登曾在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举办的一场公开活动中自豪地炫耀,自己曾以10亿美元援助资金为筹码,让乌克兰政府解雇了总检察长维克多·绍金:“我跟他(指乌克兰时任总统波罗申科)说,‘你们拿不到10亿美元(援助)了……我6个小时后将会离开这,如果总检察长没被炒鱿鱼,你们就拿不到钱了。’”而事情的结果,按照拜登所言,“然后那个XX养的家伙,他就被开除了。然后他们换上了一个更可靠的人(当检察长)。”[8]。
 
这场风波的当事人,被开除的乌克兰前总检察长绍金随后印证了拜登吹嘘的内容。在一份奥地利法庭公开的证词中,绍金称时任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迫于美国方面——尤其是副总统拜登——的压力要求他辞职。最终绍金只得照办。
 
 
绍金前总检察长在奥地利法庭关于自己被开除事件始末的证词[9]
 
拜登当时出于什么样的心理以一种炫耀的口气讲述这样不光彩的往事,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件事无疑带来了几个非常恶劣的影响。首先,拜登要求时任乌克兰总统开除总检察长,这是对他国司法行政体系赤裸裸的践踏。在访谈出现之后的几天,《今日俄罗斯》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等俄罗斯媒体相继发文痛批美国干预他国内政[10][11]。
 
第二点则是关于绍金总检察长被开除的真正原因。绍金在被拜登要求开除的时候正在调查乌克兰最大的天然气公司布里斯马集团的贪腐问题,而拜登的儿子亨特“恰好”在那时正担任布里斯马的董事,这里存在明显的利益冲突问题[12]。
 
 
美国前副总统、2020总统大选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和他的小儿子亨特·拜登(Photo: National Interest)
 
亨特·拜登此前从未接触过能源行业,也没有在乌克兰工作的经历,他在去布里斯马任职前的几个月前还曾因为吸食可卡因被海军预备役除名。亨特本人也在访谈中坦言,接受布里斯马的工作是“一个错误”;如果不是因为他父亲的关系,布里斯马控股应该不会请他去作董事[13][14]。
 
拜登尽管之后也曾承认让自己的儿子参与运作乌克兰天然气公司“看起来不太好”,但坚称亨特“没有违法、没有犯错”,而且自己逼乌克兰开除绍金总检察长的决定与他的儿子无关。拜登和当时的奥巴马政府给出的说法,是绍金“反腐不力”“他任内检察院内部有贪腐”以及“不配合盟友国家的调查”,因此不再适任[15]。这也是迄今为止《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有线电视新闻网等民主党喉舌的统一说辞。
 
但是这一说法遭到了绍金本人的否认,根据他在法庭的证词,当时美国驻乌大使就曾让他停止对布里斯马的调查,而时任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也数次要求他“重新审视针对布里斯马的刑事案件,并考虑终止对该集团的调查”,原因是“不符合拜登父子的利益”。
 
“我当时拒绝停止调查。然后就被要求辞职了,”绍金称,“波罗申科和其他政府官员,包括美国方面的代表,(在布里斯马调查)以前从未对我的工作有任何抱怨。”因此他认为自己被开除和当时正调查亨特担任董事的布里斯马集团这两件事之间,有着显而易见的关系[9][16][17]。
 
 
绍金前总检察长在奥地利法庭关于自己被开除事件始末的证词[9]
 
而根据最新公布的乌克兰政府文件,在绍金总检察长被迫辞职后没几天,布里斯马集团的美国法务代表在一次和乌克兰官员的会面中,“对美方代表和公众人物散布关于乌克兰检察院的虚假信息表示道歉”。此外,布里斯马的美国团队还提议将新任的乌克兰检察官介绍给奥巴马政府。这几乎是承认了布里斯马勾结美国政府的事实。如果绍金被开除和对布里斯马的调查无关,那么美方代表无需“道歉”也不用急着让新的检察官和奥巴马政府接头[18]。
 
 
绍金辞职后的代理总检察长:“他们来访问的目的是对美国代表和公众人物就检察长办公室关于兹洛切夫斯基(布里斯马创始人和所有者)犯罪活动调查的活动散布虚假信息表示道歉”[19]
 
从以上这些证据来看,拜登的说法很难自圆其说,绍金被开除同布里斯马的调查以及拜登家族的商业利益脱不开干系。在绍金离任之后,乌克兰检方对布里斯马的调查果然草草收尾,罚款了事。
 
三、党争高于一切
 
毫无疑问,拜登的所作所为在美国国内引起了很大争议。特朗普和共和党多次痛批拜登公器私用,利用自己副总统的职权以国家援助为筹码,直接干预他国司法以谋取自己的家族利益,做了这样的事不以为耻还四处夸耀。正如美国威斯康辛麦迪逊大学俄罗斯和东欧政治专家赫雷拉教授所言,时任副总统的拜登事实上是奥巴马政府与乌克兰当局交涉的负责人,拜登让他“没有明显相关资历”的儿子去乌克兰的天然气公司担任董事,“即便没有违法也有利益冲突的问题”[20]。
 
去年7月,特朗普曾在电话中对新当选的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施压,要求其调查拜登之子亨特在乌克兰的贪污事迹,并让泽连斯基去联系特朗普的私人律师、前纽约市长鲁迪·朱利安尼以及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而就在通话几天前,特朗普突然“暂扣”了约4亿美元的对乌援助,很可能是以此要挟泽连斯基配合。
 
 
白宫解密的通话记录:7月25日特朗普与泽连斯基的通话记录(White House)
 
民主党高官对拜登父子的乌克兰生意讳莫如深,反而倒打一耙,指责特朗普是在利用职务之便引入境外势力“抹黑政敌、干预大选”,“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21]。随后民主党在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领导下发起了对特朗普的弹劾,虽然特朗普最终被判无罪,但是对拜登家族的调查也随之告一段落,直到几天前亨特电脑信息泄露,才让特朗普再次找到机会令司法部长巴尔重启对拜登家族的调查。
 
相比拜登是否假公济私或贪赃枉法,民主党更关心的是如何拿下2020年的选举。而特朗普调查拜登自然也不是为了反腐倡廉,而是基于自身的连任考量。毕竟论以权谋私,没人比他做得更过分——特朗普的女儿和女婿现在就在白宫担任“总统高级顾问”一职,领着联邦政府的薪水,直接左右国家的政策制定。
 
政坛恶斗愈演愈烈,而本应超然于纷争之外“监督政府”的第四权——新闻媒体反而沦为了党争的工具。美国国内虽然没有名义上的“党媒”,但是美国主流媒体实际上比某国的“党媒”更爱自己的党。民主党内主流对拜登家族的斑斑劣迹矢口否认或避而不谈,亲民主党的几家美国主流媒体赶忙随声附和。
 
在最近的几天时间里,《纽约时报》等自由派媒体不遗余力地将亨特邮件泄露事件描述成“俄罗斯的假情报战”[22][23]。《华盛顿邮报》的记者格雷格·萨金特则直接断言《纽约邮报》“报道的大部分内容纯属杜撰/未经证实/高度可疑”[24]。社交网站推特和脸书更是违背美国的政治传统,抛弃互联网平台本应持有的客观标准,直接对《纽约邮报》的报道进行了屏蔽和限制分享,公然为民主党竞选保驾护航。
 
 
《纽约时报》将拜登邮件事件描述成又一个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假情报战”
 
《华盛顿邮报》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将事件称为“不是丑闻”
 
自由派媒体的这套说法很难令人信服。根据近两日出现的最新资料,美国联邦调查局确实曾在2019年底从特拉华州的麦克维修店没收了亨特·拜登的电脑和硬盘,理由是涉及一起洗钱案件的调查,而且目前电脑仍在联邦调查局手中[25]。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利夫也否认了电脑和硬盘是“俄罗斯的假情报战”的一部分。至今没有任何拜登团队或民主党的人站出来正式否认亨特电脑内信息的真实性。
 
在今天的美国,事实和真相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有效煽动选民的情绪。两党为了得到权力,都会不遗余力地自己提名的候选人保驾护航,无论此人有多么严重的缺陷,同时想方设法抹黑和中伤竞争对手。对于这些政客来说,政党利益远远高于国家利益。党同伐异成了西方政党政治的常态。
 
与此同时,由于美国施行的票选制度,党争不可避免地从政府的各个分支逐渐蔓延到了全社会。两党的支持者在政党机器、附随团体和传媒喉舌的灌输作用下,忠诚维护着本党政客的决定,陷入了对彼此更深的仇恨旋涡。正如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本人所言,读《纽约时报》和CNN的自由派美国民众和看福克斯新闻台的保守派完全“生活在不同的现实中”。乔治城大学日前公布的一份调查显示,现在有三分之二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已经到了“将要爆发内战的边缘”[26]。
 
 
民主党支持女权、“堕胎权”、同性“婚姻”,共和党支持“婴儿生命”(反堕胎)、“持枪权”、“美国优先”——两党忙着在高度意识形态化的议题上角力,置国计民生于不顾(L.A.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