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同寻常的美国总统大选年
美国大选结束会暴乱?平民囤枪弹
“乱”是这次美国大选的底色
叙利亚逆向仿制以色列自杀式无人
土耳其四处开战,库尔德武装着急

美国大选结束会暴乱?平民囤枪弹

2020-11-03 10:22 主页 来源:未知
美国大选结束会暴乱?平民囤枪弹


“刚来的这群人是自由派人士,自称这是第一次来购枪,他们是在为大选后,可能的社会秩序崩溃在做准备。”
 
杰伊·温顿(Jay Winton)如此向前来采访的媒体说道,他是新墨西哥州圣塔菲城里(Santa Fe)的罗尼枪支店的雇员。这已经不是最近他遇见的“买枪新客”。
 
 
“人们对美国未来的长期道路感到不安。现在他们买枪,就跟疫情初期时,抢购囤积厕纸的人一样。”——美国人备灾,首囤瓶装水和食物,次囤的就是厕纸。
 
控枪一直美国传统的政治议题,在过去每到大选年,民主党跟共和党总会在控枪议题上有一番来回。
 
但“黑天鹅到处飞的2020年”明显改变了这一点,由于“弗洛伊德之乱”,美国民众深切的意识到“拥枪自保”十分之必要,因此控枪这个议题今天彻底进了“压箱底的玩意儿”。
 
 
作为枪支店的雇员,温顿对政治也很有敏感度,他当然明白这些左翼人士,堪称“成群结队”来购买“人生第一把枪”,是因为今年的美国政治氛围极端的可怕...
 
“任何一方都觉得,如果他们一方失败了,这个国家就要终结了。”
 
“现在大家都卯足了劲,同时也担心失败的一方不认输。”
 
 
根据专业追踪枪支的研究公司Small Arms Analytics&Forecasting的数据显示,截至到2020年9月,美国一共销售了近1700万支枪,这已经创下了有史以来的每年售枪新纪录。
 
人们的担心并无道理,按照美国传统,双方的竞选活动一般不会采取过激的手段进行干扰,充其量就是甲拔了乙邻居的“川普旗”,乙邻居转过头来在甲的“拜登横幅”上进行一下涂鸦。
 
至多,也不过是在红州中让支持民主党的人“消声”或者变成“理性中立客观的貌似智者”,当然反过来亦然...
 
然而拜登的竞选团队,却在上周遭遇了一场“公路动作片现场版”。
 
 
事情是这样的,拜登的团队准备在深红州德克萨斯进行一场“大巴车巡回”,但大巴车却才驶出圣安东尼奥(San Antonio)不久,就遭遇了特朗普支持者组成的“特朗普火车队”的围追堵截。
 
拜登团队的成员被吓坏了,因为“特朗普火车队”整整由一百多辆车组成,他们或分进逼迫,或当头拦截,配合娴熟,很快就将拜登的巡游大巴车的速度降了下来。
 
在城际公路上,拜登巡游大巴却不敢停车,因为这些特朗普支持者们态度激烈,这让他们担心停下来会遭遇不测...
 
 
但哪怕如此,巡游大巴车的时速也极大的减缓了下来。
 
好在拜登不在车上...
 
最终巡游大巴车还是在德州警方赶来后,才成功解围,有惊无险的抵达了目的地奥斯汀。
 
经此一事,拜登听闻后大为震惊,随即就取消了在德州的大巴巡游活动。
 
 
这倒也不怪拜登,毕竟这种事情,在美国大选中真的极为鲜见。
 
特朗普支持者的激进行为,让美国舆论中,担忧极右翼势力会在特朗普败选后被激出“惊天动地”大乱子的声音,喧嚣尘上。
 
但讽刺的是,全美多个全力预备骚乱的城市,却几乎清一色不是民主党领导的州份,就是民主党执政的名城都会。
 
从纽约到洛杉矶,从华盛顿到旧金山,甚至就连威斯康星州首府,只有二十多万人的中等城市麦迪逊,城里的企业主、商人以及公寓低层的住户们,都在全力铺设板材,封堵门窗,以备骚乱...
 
 
 
甚至华盛顿的居民,还被告知尽量多储备一些食物,以备不时之需。
 
而在全美,多个州份都已经动员起来了国民警卫队,少则数百,多则上千,配合上地方警察,已然是仅次于出动美军的国内高戒备状态了...
 
虽然美国左翼媒体,言之凿凿是担心特朗普败选后不和平移交权力,担心极右组织“发动内战”,但实际上红州以及共和党执政的城市却并没有如此杯弓蛇影。
 
 
 
特朗普的风格虽然堪称独树一帜,难寻其迹。但他的选民却是有迹可循——主体上是由中产阶级、中小企业主、美国农场主构成,这群人怎么可能就因为一场败选就发动内战?
 
就算有个别激进分子,譬如试图绑架密歇根州州长惠特默的那十几号人,也不过是极少数,别说在全美掀起浪潮,就算只是在密歇根州不也没成事吗?
 
 
反观“信奉自由主义,向往多元未来”的民主党支持者们,干出了什么呢?
 
在国家教堂纵火,美其名曰要向一街之外的白宫中的特朗普示威。
 
拉倒美国开国先贤的雕像,声称要清算“奴隶主”。
 
 
抢劫同样并不富裕的中小企业,声称“他们都有保险,抢劫的不是他们,其实是变相劫保险业巨头的富”。
 
还攻击无辜路人,烧白人流浪汉的全部家当...
 
 
 
2020年美国售枪记录虽然创新高,却并不是因为大选月到来后,美国民众的抢购潮导致的,高峰时期其实是在“弗洛伊德之乱”中的五六月份。
 
所以,封堵门窗的企业、商户们,动员国民警卫队的州政府,到底是在防备谁,其实不言而喻——所谓“防备极右翼”这其实就是一个借口,因为民主党州和城市当局,总不能说“我在防备我的选民”吧?除非他们不想继续执政了...
 
而开始购买枪支,却口口声声担心“特朗普支持者”的左翼人士也并不奇怪,因为民主党选民阶层相差悬殊,一头是美国的底层,另一头则是美国的上层——包括象牙塔里的高知分子、大企业雇员、华尔街和巨富阶层。
 
最了解自己人的,永远是自己人不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