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境内外难民数一度超过12
纳卡冲突战火停歇,亚阿争端难以
左千户:新冠病毒远渡重洋来到中
亚太15国接近签署RCEP协定
他的翻盘大战先下一城

纳卡冲突战火停歇,亚阿争端难以消除

2020-11-13 14:52 主页 来源:未知
纳卡冲突战火停歇,亚阿争端难以消除

当地时间11月12日凌晨,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和俄罗斯三方签署了一项停战协议,以结束亚阿两国从9月27日以来在有争议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地区持续发生的军事冲突。

俄罗斯为何部队进驻

以俄罗斯为主的维和部队已开始进驻纳卡地区,以维持秩序,防止冲突双方再次动手,并确保亚阿两国通往纳卡地区的通道不再节外生枝。如果没有俄罗斯的直接干预调停,纳卡战火不知还要燃烧多久。

这是亚阿双方围绕纳卡地区的冲突得以和解的进一步行动。莫斯科时间10月10日凌晨,在莫斯科的力促和斡旋下,俄罗斯、阿塞拜疆、亚美尼亚三国外长经过长达10个小时的会谈,在莫斯科发表了联合声明,宣布从当天中午12时起在阿亚两国矛盾冲突的焦点地区纳卡实行停火,下一步阿亚双方将在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共同主席国代表的调解下,开展实质性谈判,以尽快和平解决争端。

但三方联合声明墨迹未干,纳卡地区的冲突又开始了。纳卡地区的亚美尼亚人在亚美尼亚的支持下,继续与阿塞拜疆的部队作战,阿塞拜疆加大了对纳卡地区亚美尼亚人控制地区的军事打击,土耳其继续站在力挺阿塞拜疆的立场上,公开支持阿塞拜疆对纳卡地区的亚美尼亚人发动军事打击。

冲突比以前更加激烈,死伤情况的说法不同。据俄方估计,自9月以来纳卡地区冲突至少已造成5000多人伤亡,如果不加以制止,将会造成更多伤亡,并导致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两国间发生更多更大规模的军事冲突。

“谁输谁赢”心知肚明

莫斯科再次紧急调停,从而促使亚阿双方达成了结束纳卡冲突的停战协议。如果任何一方违反停战协议,则必定会遭到惩罚。对此,无论亚美尼亚还是阿塞拜疆当局,都是心知肚明的。目前看,这份停火协议有望得到执行,特别是阿塞拜疆,估计较有可能实施停火,因为该协议被认为实际上承认了阿塞拜疆对纳卡地区的继续控制占领,属于纳卡冲突的“胜利一方”。

但亚美尼亚能否做到切实履行纳卡冲突停火协议,还是存在变数的,因为纳卡地区的亚美尼亚人和亚美尼亚国内,对协议的抵制反对声浪巨大,当局已经陷入大规模抗议示威的浪潮之中,愤怒的抗议者不顾当局戒严令,冲入了亚美尼亚议会大厦,围攻议长,并捣毁了他的电脑等办公室用品。政府大楼前,大批人群情绪激动,呼喊口号,严厉指责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为“叛徒”,出卖了纳卡地区的亚美尼亚人,出卖了亚美尼亚,要求其立即辞职以“谢罪”。亚美尼亚反对派乘机煽动推翻帕希尼扬政府。亚美尼亚局势能否平静下来,对帕希尼扬政府将可能是“血与火的严峻考验”。

(资料图片:亚美尼亚总理尼科尔·帕希尼扬。来源:新华社发 格扎拉扬 摄)

无论是纳卡冲突还是亚阿两国的争端冲突,其导火索和核心是纳卡地区的地位和主权归属问题。纳卡地区位于南高加索,介于下卡拉巴赫与赞格祖尔之间,行政区边界涵盖面积约4,400平方公里,人口不过17万左右。

纳卡冲突由来已久

但围绕这一地区的冲突却由来已久,迟迟得不到解决,这中间既牵涉复杂的历史问题,也涉及更为尖锐复杂的民族、种族和宗教等问题,不仅与阿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两国直接相关,也与土耳其等国有很大牵涉。历史上,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曾长期侵占纳卡地区,而且至今土耳其在纳卡地区仍有重要影响力渗透力。亚美尼亚指责当年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在纳卡地区制造了大屠杀事件,残杀了大批信奉东正教的亚美尼亚人。但土耳其至今否认此次大屠杀,声称数字被大大夸大了。

在前苏联时期,因为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同属苏联,虽然纳卡地区的矛盾争端一直存在,但总体上局势比较平静。随着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前苏联逐步走向解体,纳卡地区的种族、宗教和历史矛盾再次爆发。

1988年2月,主要由亚美尼亚人组成的纳卡州苏维埃要求把这一地区划归亚美尼亚共和国管辖。1990年代初,双方在纳卡地区的冲突升级为一场全面的战争,期间苏联解体的情况助长了亚美尼亚人在阿塞拜疆的分离主义运动,他们经过全民公决投票,宣布脱离阿塞拜疆。但除了亚美尼亚外,纳卡地区的独立地位一直未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

阿塞拜疆政府不能容忍在其领土中存在一块至少在形式上“独立”的“飞地”,一直试图将其收回统一管辖,而纳卡地区的亚美尼亚人坚决反对,并得到亚美尼亚的支持,使得纳卡冲突不仅愈演愈烈,也更加复杂化。自上世纪末以来,纳卡地区冲突屡屡爆发,造成大量伤亡。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共同主席国多次调解,但纳卡地区局势好时好时坏,因为核心争端问题未解决,冲突的隐患始终存在。

(资料图片:2016年4月3日在纳卡地区拍摄的亚美尼亚火炮部队。来源:新华社/路透社)

今年9月以来,纳卡地区冲突再起,既有内因,也有外因。如果纳卡地区17万人没有外因的作用,显然是掀不起大的风浪的,但因为有了复杂的外因,矛盾就被不断激化了,冲突演化成了大动干戈,也使得亚阿两国的关系更加紧张恶化。

纳卡冲突外部因素强烈

民族、宗教和领土争端本来就复杂,也很难解决,一旦外部因素干扰刺激,就必定更加复杂化。纳卡地区虽小,但处在外高加索这个是非之地,这场冲突与俄罗斯、美国、西欧国家和土耳其、伊拉克等国势力密切相关,从而具有了强烈的地缘政治色彩,纳卡冲突被各种矛盾、冲突和争夺搅合在了一起。

从历史到现今,由于多种因素,俄罗斯对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两国都是有直接影响力的,也因此具备对两国和纳卡冲突进行直接调停斡旋的可能性和绝对权威性。从政治传统讲,原来亚阿两国本属前苏联,虽然苏联早已解体,但很多历史政治的影响在两国依然存在;从安全方面讲,亚美尼亚属于由俄罗斯主导的“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的成员国,俄罗斯不会坐视不理;从经济和能源方面讲,亚阿两国对俄罗斯的依赖性都很大,离开了俄罗斯或者不听俄罗斯的调解是玩不转的;从军事方面讲,俄罗斯在亚美尼亚至今驻有军事基地,在紧急情况和关键时刻对亚阿两国都有直接的、绝对的军事优势,亚阿两国那点儿军力,要想闹别扭,根本不是对手。

从各种报道看,俄罗斯与亚美尼亚的关系似乎更紧密一点,但实际上与阿塞拜疆的关系也不错,至少俄罗斯一直在强调秉持中立态度,不偏袒于亚阿两国之间的任何一国。俄罗斯最近两次对纳卡地区冲突的调停,也显示了这一点。不过,也有一些报道称,俄罗斯向亚阿两国都出售了武器。

对俄罗斯而言,保持外高加索地区的安全稳定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美国等西方国家,对高加索地区一直也都是虎视眈眈,此次纳卡冲突再次爆发,华盛顿显得比较超脱,但并非真心实意,而是因为美国正处于疫情肆虐和大选之际,顾不上那里。一旦美国大选尘埃落定,这个地区必定再次成为美国关注的重点地区之一。而且,华盛顿此次没有公开插手,未必等于美国的势力在高加索地区静悄悄了。

土耳其扮演重要角色

土耳其作为中东地区最大的军事强国和伊斯兰国家的主要领导力量,出于历史原因和多方面的现实需要,对纳卡地区更是紧盯不放。土耳其扮演的是公开支持阿塞拜疆突厥人和伊斯兰教的角色,而且态度强硬,不啻威胁。从军事上看,土耳其在没有其他外部干预调停的情况下,在外高加索地区特别是纳卡地区绝对具有呼风唤雨和左右局势的强大能耐。安卡拉也基本不掩饰自己的这种能耐和偏袒立场。

(资料图片: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来源:新华社记者 李木子 摄)

从公开报道看,安卡拉没有参与俄罗斯主导的纳卡地区冲突的两次和解调停, 但其实从多方面的信息看,此次纳卡停火协议能达成,与土耳其支持阿塞拜疆是分不开的。在过去六周多的军事冲突中,阿塞拜疆军队不仅收复了纳卡飞地很多地区和周围地区,而且夺回了飞地内的关键城镇舒沙(亚美尼亚语称“舒什”),正直逼首府,亚美尼亚武装危在旦夕。

根据俄罗斯斡旋的协议,阿塞拜疆将保留其在纳卡的占领控制,亚美尼亚同意撤出该飞地的部分地区,以及它于1990年代从阿塞拜疆夺取的邻近地区。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11月12日表示,土耳其已与俄罗斯签署协议,将参加“联合和平部队”,以监督该协议的执行。

亚美尼亚难吞苦果

对亚美尼亚来说,这一停火协议是残酷的,国内抗议浪潮四起在预料之中。民众对帕希尼扬政府表示了极度失望和强烈指责,但帕希尼扬总理当天早些时候通过脸书表示,如果他没有同意停止纳卡冲突,损失就会更大,早些时候,卡拉巴赫的亚美尼亚族领导人阿拉希克·哈鲁秋扬也表示支持这一看法。帕希尼扬总理解释称,他是在“深入分析军事局势”后作出的“痛苦”决定,最终同意按照这项协议。

帕希尼扬承认,在卡拉巴赫内的舒沙上周末落入阿塞拜疆后,纳卡地区有“完全崩溃”的危险,数千名亚美尼亚士兵被围困,“我们的情况是,首府斯捷潘纳克特是手无寸铁的”。一句话,纳卡地区的亚美尼亚人不可能再守住他们占据的纳卡地区,如果不达成停火协议,将被阿塞拜疆及其支持部队全部占领。

在纳卡争端冲突中,过去是武力说了算,现在依然如此。今后纳卡地区怎么办?局势大概率将会逐步平静,但争端很难解决。虽然阿塞拜疆肯定会借机将纳卡收归,但当地主要是亚美尼亚人,民族、种族和宗教、文化的冲突不仅依旧,而且既有可能进一步深化,延续了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冲突历史和造成的分割,不可能仅凭一张停火协议或今后的和解协议得以破解。

亚美尼亚显然在实力较弱和军事威胁面前不得不让步妥协,同意停火和撤军,但亚美尼亚人与阿塞拜疆特别是与土耳其之间的矛盾、纷争乃至仇恨,必将进一步加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