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突然猛轰叙利亚,杀死多名
这是一场被操纵的选举!
她手握白宫权力交接“钥匙”
日本皇室还在坚持皇位“传男不传
他的撤军命令让盟友恐慌

这是一场被操纵的选举!

2020-11-19 15:17 主页 来源:未知
这是一场被操纵的选举!





306张选举人票对232张选举人票,这是2016年的大选结果,也是2020年的大选结果。历史仿佛一个轮回,差别在于,四年前特朗普是赢家,这一次却是败北者。
 
距离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发布胜选演说过去十余天,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终于有了松口的迹象。在11月17日发布的推特中,特朗普称,2020大选唯一能确保的是几乎没有外国势力介入,并自我表扬“这都归功于特朗普政府”,他还首次提到,民主党人在选举中“可能更成功”。
 
 
特朗普推特
此前他语气激烈地声称选举舞弊时,也罕见提到过拜登的胜利:“他(拜登)只是在假新闻媒体眼中获胜了。我绝不承认!我们的路还长着。这是一场被操纵的选举!”
 
民主党人和不少共和党人认为,特朗普正一步步接近败选现实。但在他彻底接受前,僵局还会以各种形式持续:11月14日,挺川派在华府轰轰烈烈游行,与反川派打起了群架;同一天,特朗普团队有9起诉讼被接连驳回或放弃。17日,特朗普团队持续时间最久的一起诉讼被宾夕法尼亚州最高法院驳回。但特朗普还没放弃,18日,其团队继续提出在威斯康星州的两个县重新计票。
 
 
特朗普支持者在华盛顿大游行
特朗普早早预告过自己会如何对待大选结果,现在的局面并不出人意料。但是,无谓拖延会加剧局面混乱,越迟开启总统权力交接程序,拜登政府所面临的危险与挑战就越大。
 
特朗普堵住白宫大门
 
美国《总统过渡法》自1964年通过以来,两任政府间的接替还没出过什么岔子。权力平稳过渡这个本不该成为问题的问题,却在特朗普的任期终点遭到挑战。
 
按照惯例,大选结果尘埃落定后,美国联邦总务署(GSA)会正式确认总统人选并签署信函,将数百万美元资金移交给新一任政府,过渡程序由此正式启动。此后,总务署会帮助过渡团队人员深入接触政府机构和工作人员,完成各项工作和材料交接,确保因权力更替带来的政治风险降至最低。
 
 
联邦总务署长艾米丽·墨菲
但在今年,总务署署长艾米丽·墨菲迄今未签署“允许过渡”信函,这个以往只是“例行公事”的程序牢牢卡死了拜登进白宫的第一步。从时间节点来说,美国法律的确未曾严格规定总务署启动过渡程序期限,只是按照惯例,媒体预测出大选胜者后,很快就开始交接工作。
 
墨菲给出的理由是,尚未能确定大选赢家。这样说也没有错,确切而言,12月14日选举人团才会正式投票选出新总统,而国会统计选举人票并宣布胜者的时间则是来年1月6日。只不过,这两个时间点距离新总统上任都过近,会给拜登政府的交接工作带来掣肘。
 
2000年大选时,选票争议导致总统人选没有迅速确认,小布什与戈尔的总统之争直到12月13日才算告终。其连锁反应是小布什组建新政府的工作被拖延,在其就任八个月后,国家安全团队还没到位,这被认为影响到了美国政府对于“9·11”事件的应对。
 
但这一次并不存在20年前的争议。更重要的背景是,墨菲是在2017年由特朗普任命成为总务署署长的,这让她难免被质疑拖延签署过渡函的动机。弗吉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杰拉德·康诺利就称,墨菲有“屈从于特朗普的历史”。
 
被改写的惯例不止于此。自哈里·杜鲁门时代以来,即将离任的总统都会邀请新总统进入白宫进行会晤,四年前,即将卸任的奥巴马也依照传统,在选举结果揭晓后一周内邀请特朗普,纵使他并不喜欢这个继任者。
 
 
奥巴马与特朗普在白宫的首次会晤
但传统和惯例在特朗普身上向来就是被用于打破的,现政府的不合作导致继任政府不仅无法拿到资金,也没法进入联邦机构与现任官员对接。
 
“这样做是在尽可能给拜登政府制造麻烦。”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刘卫东向《凤凰周刊》指出,“特朗普所做的事情会给美国国家利益造成多大伤害,这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他只是从国内政治斗争的角度考虑问题。只要这样做能给对手增加麻烦(就行)”。
 
就连世界领导人们发给拜登的信函,也被特朗普政府拦截在国务院,拜登也无法获得国务院提供的后勤与翻译服务。各国政府只能独自与拜登团队联系,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有外国领导人代表被迫向奥巴马时期的外交官寻求帮助,以向拜登发去贺电。
 
获取贺电还能绕开联邦政府,但特朗普设下的绊子俯拾皆是,他甚至不允许拜登听取情报简会。这让很多共和党人都看不下去了,不少人虽然没有公开祝贺拜登胜选,但他们都呼吁,拜登应当获知国家机密情报信息。
 
 
特朗普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得克萨斯州参议员约翰·科宁称,不让拜登参与情报简会并无正当性可言。特朗普在国会的心腹同盟、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林赛·格雷厄姆也表态说,拜登应当与会。
 
为了不惹恼特朗普,共和党参议员詹姆斯·兰克福德谨慎表态说,“双方都应该获取这些(情报)信息,因为我们不知道谁会是下一任总统,为了国家安全考虑应当允许此过程”。
 
拜登过渡团队艰难开工
 
当选总统听取情报简会只是两任政府交接工作的一部分,联邦政府作为规模庞大的机构,过渡工作十分复杂。正常情况下,需要三方密切合作完成权力移交,包括当选总统的过渡团队、现总统及其政府、联邦政府部门和机构,但真正进入工作状态的只有拜登过渡团队。
 
“公共服务合作组织”是美国监察总统权力过渡的非营利组织,当拜登宣布胜选后,该组织就呼吁特朗普开启权力移交程序并承认败选。该组织主管马克斯 史蒂尔表示,过渡工作包括四个部分:机构审查、人事安排、政策规划以及当选总统和当选副总统的时间安排。
 
事实上,当拜登确认成为民主党内总统候选人后不久,过渡工作的筹备就开始了。在他拿下过半选举人票的前一天,他与哈里斯的权力过渡网站正式上线。纵然总务署牢牢把守着白宫大门不肯放行,拜登回应称,这不会改变我们做事的动力。
 
 
拜登与哈里斯的权力过渡网站
11月10日,拜登的权力过渡网站公布其“机构评估团队”(ART)名单,这份名单上约有500人,来自智库、企业、大学、咨询公司等等。过渡团队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拜登政府的政策制定和人事任命,一些人更可能在新政府中就职。
 
但目前,由于无法深入政府部门,过渡团队只能先与外围的前政府官员、智库、工会或是非政府组织等机构接触。拜登团队称,一旦总务署予以放行,他们将直接与联邦官员对接。
 
特朗普何时才能松口,是影响过渡团队工作的重要节点。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苏珊·斯多克斯在11月15日评价说,现在还不算特别晚,“但如果特朗普和其他人说不让这个过程开始,问题就非常严重”。
 
过渡程序的推迟将带来诸多影响——除了拿不到联邦资金,拜登团队也无法接触机密信息、无法对政府任命官员进行背景和安全审查、无法对各机构进行评估。
 
 
拜登
每届新政府进行人员配备的过程都是漫长的。据史蒂尔说,政府中有约4000个岗位需要任命新人员,都须经过审查、面试、雇用等流程,其中约1200人以及内阁部长的任命需要得到参议院的确认。
 
对拜登来说,这可能也是潜在麻烦。目前参议院主导权归哪个党仍不明朗,一旦共和党继续把持参院,拜登少不了在人事任免上与之拉锯。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报道称,共和党人已经表态,将阻止拜登提名更为“激进”的人选进入其内阁。
 
更大的难点还有对当下新冠疫情的处理——拜登团队无法接触到“曲速行动”(Warp Speed)的详细内容,该计划旨在加速新冠疫苗、药物、检测等方面的科研进度。据《金融时报》11月14日报道,该项目负责人Moncef Slaoui要求白宫允许与拜登过渡团队接触,使项目能够在权力交接过程中得以持续。
 
外交和国家安全也可能因为总统交接不畅而面临危机。斯多克斯指出,拜登的国家安全团队必须在1月立即开展工作,他们需要了解有关国家安全威胁的所有背景信息。拜登过渡团队的官员约翰·亚伯拉罕提出担忧说,“对手们会寻找时机和我们的弱点加以利用,如果他们认为我们心烦意乱或处于混乱状态,那也许就意味着时机。”
 
 
拜登与哈里斯
拜登一方不打算坐以待毙,并做好了采取法律手段反制的准备。拜登过渡团队中的一名官员表示,“我们认为,总务署是时候迅速确认拜登和哈里斯分别为当选总统与当选副总统了。”这名官员还称,有多个选择可以加快过渡进程,法律行动是其中一种可能,同时也在考虑其他选项。
 
“打造能够反映美国的团队”
 
500人组成的过渡团队中,亦涵盖负责财政部、国防部、司法部、国家安全委员会等联邦机构进行交接工作的人员。
 
这份名单的独特之处在于,46%的工作人员是有色人种,52%的工作人员是女性,还有LGBTQ人士。例如在负责五角大楼机构审查的23名小组成员中,女性有15名;而国务院机构审查小组的30名成员中,女性有18名。
 
美联社分析称,过渡团队的多样性非常重要,因为这个团队将负责评估对美国人生活有着广泛影响的联邦机构的运作。而拜登的上任并没有赶上好时机,这个国家面临着新冠肆虐、超高失业率和警察暴力等威胁,黑人往往遭受更大影响。
 
拜登过渡顾问委员会成员托尼·艾伦说,机构审查程序将有助于拜登在上任第一天就为应对这些挑战奠定基础,“我们建立了能够反映美国的团队,这些黑人领导者是各自领域的专家”。托尼·艾伦是特拉华州立大学校长,这所学校在历史上是专门为黑人建立的。
 
黑人在过渡团队中的高比例也是拜登投桃报李的结果。美联社称,在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拜登正是靠着黑人选民的关键支持才获得胜利。
 
 
支持拜登的黑人选民
过渡团队的多样性是对拜登承诺的首次检验,他此前称,要建立一个“看起来像美国的政府”。他的副总统是非裔和印度裔女性哈里斯,未来的白宫幕僚长是白人男性罗恩·克莱恩,为了表达对两党制的信心,拜登还有意提名共和党人加入内阁。
 
 
克莱恩与拜登
此前有传言称,拜登有可能会让奥巴马出任驻英国大使,以此感谢奥巴马在总统任期内让他出任副总统的知遇之恩。但据《纽约邮报》报道,当地时间11月15日,奥巴马在一档访谈节目中表示,考虑到家庭原因,自己不会在新政府中担任任何职位。
 
不过,拜登的队伍依旧带有鲜明的奥巴马印记,比如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审查小组成员中,多人曾在奥巴马政府中任职,帮助其制定过伊朗核协议。这些人包括拜登任副总统时期的副国家安全顾问杰夫·普雷斯科特、前国家安全顾问科林·卡尔、中东问题专家凯利·马格萨曼。在特朗普于2018年退出伊核协议后,他们都对其处理伊朗问题的方式加以批评。
 
美国政治网站Politico还列举了一系列过渡团队成员,他们都是奥巴马政府时期的重要幕僚。比如,农业部审查小组负责人为罗伯特·波尼,他在奥巴马政府期间任农业部自然资源和环境部副部长,后来成为杜克大学研究员;凯瑟琳·希克斯是奥巴马政府国防部负责政策的副部长,她将牵头完成国防部的审查工作;另外还有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劳工部、司法部、内政部、国土安全部等等众多机构,这些机构的审查小组领导者均曾服务于奥巴马政府。
 
拜登宣布当选以来做出的第一个重要任命,就是让克莱恩出任白宫幕僚长。克莱恩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就是拜登的核心幕僚,曾是奥巴马的白宫高级助手。CNN评价称,克莱恩的履历完全是“华盛顿建制派”的,这正是拜登选择他的原因。拜登则强调:经验丰富的老手比新手强。“他认识华盛顿,华盛顿也认识他。”
 
 
克莱恩也是奥巴马的重要幕僚
2014年,奥巴马曾任命克莱恩为“埃博拉应对协调官”,后者的抗疫表现使他获得“埃博拉大师”的称号。从这项任命可以看出,拜登会把抗击新冠疫情作为上任后的头等大事,这也符合他此前的承诺。
 
虽说执政班底中有不少旧将,但拜登政府并非奥巴马政府的延续。刘卫东指出,“特朗普执政四年来,把美国带到前所未有的处境中,很多情况已经发生变化,不管是两党之间乃至不同价值观选民之间的对抗,还是最高法院的布局结构,跟奥巴马阶段都有很大差别。”
 
在他看来,拜登上台后不能硬性把特朗普的东西都推翻,何况特朗普的有些做法确实比较得民心,拜登只能把三者结合起来——有一些奥巴马的遗产,有一些特朗普的遗产,还有一些是自己的新主张。“只有有机地把这几部分结合起来,才能适应当前美国国内形势的需要。”
 
从拜登的人事任命可以看出,有着明显的去特朗普化倾向。可以说,特朗普不喜欢的恰恰是拜登所青睐的。美联社称,拜登寻求用更传统的“圈内人”来壮大新政府,与特朗普挑选了大量“圈外人”相比,这是一个惊人的转变。
 
 
拜登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称,国务院审查小组与特朗普政府的分道扬镳不出所料,这个小组的不少成员都是前任高级外交官,他们曾在特朗普任期内被迫辞职,并抗议其争议性政策。
 
该小组组长是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她曾在国务院任职数十年,担任外交部总干事和负责非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等高级职位,是当时国务院级别最高的非裔女性,但在特朗普第一任国务卿蒂勒森的任期内辞职。另一名成员罗伯塔·雅各布森则是拉美问题专家,曾在国务院任职30余年,她不满特朗普对墨西哥的政策,并于2018年辞去美国驻墨西哥大使一职。离任后,她公开批评国务院内部管理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