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为中印边境印军建起新营房
第一女儿被逐出上流社会?
国际早报| 澳士兵射杀平民现场曝
土耳其让叙利亚雇佣军赖在纳卡
以色列突然猛轰叙利亚,杀死多名

第一女儿被逐出上流社会?

2020-11-20 10:33 主页 来源:未知
第一女儿被逐出上流社会?



近日,特朗普女儿伊万卡(Ivanka Trump)的前好友为《名利场》杂志撰写了一篇回忆她们过往经历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这位前好友不仅揭露了“第一女儿”上学时期的顽劣行径,与此同时也曝光了她私底下所发表的一系列势力言论。眼看特朗普马上就要离开白宫,伊万卡未来的去处也引起了许多人的好奇和猜测。
 
 
▲伊万卡和奥尔斯特罗姆。
 
伊万卡努力经营“人设”最终破裂
 
伊万卡的这位前好友叫奥尔斯特罗姆(Lysandra Ohrstrom),是一名自由撰稿人。十几岁时,她和伊万卡一同在曼哈顿上东区的一所全女子私立学校上过学。据奥尔斯特罗姆的描述,她曾经和伊万卡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与其说是最好的朋友,不如说是姐妹”。
 
 
 
2009年,奥尔斯特罗姆作为两名伴娘之一站在了伊万卡和库什纳的婚礼上。直到婚礼结束后,两人的关系都还一直很亲密,但由于伊万卡对奥尔斯特罗姆的新工作不感兴趣,两人的友谊出现了裂痕。从那以后,两人的友谊虽然渐渐走远,但还是保持着礼貌的关系,伊万卡在奥尔斯特罗姆孩子出生后也送上了礼物作为祝福。
 
 
在奥尔斯特罗姆看来,伊万卡在青少年时期就很有魅力,也很早熟,这让身边的人都喜欢她,并认为她摆脱了她父亲身上的一些不好习性。但事实证明,伊万卡在私底下同样迷恋金钱和权力,并一直在努力掩饰。“她(伊万卡)有特朗普家族对地位、金钱和权力的精准定位能力,以及她爸爸为了保护自己而牺牲别人的本能。”奥尔斯特罗姆在文章里写道。
 
奥尔斯特罗姆说,她写这篇文章是为了展示真实的伊万卡。当伊万卡2017年以顾问身份加入特朗普政府之后,奥尔斯特罗姆希望她能缓和特朗普的厌女和种族主义倾向,“不是出于任何的道德承诺,而是因为把小孩囚禁在笼子里和撕毁全球气候协议在达沃斯的大厅里并不好看”。但奥尔斯特罗姆认为,伊万卡在她职业生涯中所投射的是一个更精致和更知识分子气的特朗普品牌,将千禧一代的女权主义与商业精英的“神话叙事”融合在了一起,当她支持她父亲的各种政策和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时,这样的“人设”就破裂了,“我看着伊万卡白白浪费了她努力建立的形象”。
 
 
“你为什么要叫我读一本穷人的书?”
 
根据文章的描述,在她们20多岁的时候,奥尔斯特罗姆向伊万卡推荐了《帝国瀑布》(Empire Falls)一书,这是一本由鲁索(Richard Russo)撰写的关于美国小镇蓝领阶层生活的普利策奖获奖小说。伊万卡在听到这个推荐后说:“Ly,你为什么要叫我读一本穷人的书?你觉得我会对这个感兴趣吗?”
 
奥尔斯特罗姆曾经做过驻黎巴嫩的记者,当时她的一条刻着阿拉伯文的项链让伊万卡非常不爽。有一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伊万卡看了一眼那条项链,说:“你们亲热的时候,那条项链打在他脸上,你的犹太男友会怎么想?你怎么能戴那种东西?它简直在叫嚣着‘恐怖分子’四个字。”
 
 
在女子私校上学期间,伊万卡还曾哄骗其他女孩做出不良行为,包括从学校的窗户向街边小贩亮胸,然后在被抓到之后,她顺利摆脱了麻烦,而其他人则受到了惩罚。此外,在她们还没有成为朋友之前,奥尔斯特罗姆对伊万卡最早的记忆之一是她把一个屁怪到了其他同学身上。
 
有关伊万卡未来的猜测
 
眼看着拜登即将入主白宫,伊万卡接下来将走向何方引发猜测。据报道,她在2018年关闭了以她名字命名的服装和鞋类公司,据说是因为跟特朗普政府有利益冲突问题。有人猜测她有可能会竞选公职。在最近的媒体采访中,伊万卡将自己描述为“特朗普式的共和党人”和“彻底的实用主义者”。她强烈反对堕胎,在这一点上跟共和党保持相同的立场。她说:“我是支持生命的,而且是毫无保留地支持生命。”
 
 
但在香奈儿(Chanel)前董事长女儿、作家卡格曼(Jill Kargman)看来,包括伊万卡在内的特朗普儿女应该都不会竞选公职,理由是:“活太多,钱太少。他们的胜算几乎为零。他们缺乏他们父亲的魅力,而且共和党建制派会快速组织并杜绝任何让特朗普二次失利的机会。”卡格曼认为,伊万卡可能最终还是会回归商业,并依靠她在白宫的经历偶尔做一些付费的商业演讲。
 
 
▲伊万卡夫妇参加Met Gala。
 
很多人都猜测,当伊万卡和库什纳夫妇回到纽约之后,他们将不再受到上流社交圈的待见。奥尔斯特罗姆在文章里也提到,纽约的社交圈子表面上看很安静,但其实内心底对这对夫妇多少都有意见。“我不是说有人会去扔西红柿,但他们会从宾客名单上消失,并在餐馆里面被回避,”卡格曼说道,“一旦新冠走了,人们再次充斥百老汇的演出、酒吧和迷人的步行道之后,他们将无法做任何的事,因为到时候嘘声将震耳欲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