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国际技能大赛看什么
印度要联手日本在斯里兰卡扩建港
澳洲的大蜜桃卖到中国来吗?
日美贸易悬念留待7月选举后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会长

“一带一路”国际技能大赛看什么

2019-05-28 11:52 主页 来源:未知


“一带一路”国际技能大赛看什么

打探场馆



以“技能合作、共同发展”为主题的“一带一路”国际技能大赛,共有44个国家和地区的698名人员参与,28、29日两日将举行18个项目的技能竞赛,中国代表团派出18名选手参加全部18个比赛项目。5月27日,重庆日报记者到重庆国博中心为您探馆。



现场可看沙变土



变废为宝的神奇碳基生态肥、可以喝的生物农药、有AI赋能的遥感卫星、可以“呼风唤雨”的铁塔、一分钟沙地变土壤……5月27日,在“一带一路”国际技能大赛的中国企业产品和技术展览现场,重庆市博恩科技集团携旗下5项农业“黑科技”亮相现场。





重庆日报记者在S4馆重庆博恩的展台前看到了这五项农业“黑科技”。据展台工作人员介绍,碳基生态肥由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刘存寿教授团队研发,其是把餐厨垃圾、禽畜粪便、秸秆等有机废弃物采用物理化学方法快速降解,将大分子有机质高效转化为水溶性小分子有机质,同时消解抗生素,去除重金属等有害物质,再添加并活化天然矿物质,使其具有N、P、K等30多种矿物营养,从而形成有机营养和有机态矿物营养都具备的全水溶碳基生态肥。



另一项沙漠变土壤的技术也引起了记者注意。“一分钟沙地变土壤,6个月时间荒漠变绿洲。”该工作人员说,“向公众开放期,我们将展示沙变土的整个过程。”



“届时,我们会拿出一瓶神奇的粘合剂和一小瓶自来水,把这些材料与沙土混合,然后开始搅拌。每搅动一次,都能感觉土壤结构在变化,很快就有了类似泥巴的质感。”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经过大规模试验,不仅4000亩沙地变成了土壤,沙漠里还成功长出几十种植物,长势超过沙漠周边区域的自然植物。



据了解,今年,博恩团队进入新疆塔克拉玛干,将实现上万亩的沙漠变绿洲。沙漠变土壤项目引起了“一带一路”参与国家的关注,“我们团队与阿联酋等达成合作意向,未来将在中东、北非等荒漠化国家开展沙漠土壤化种植试验,试种各种草类、蔬菜和灌木。如果试验成功,将探索出一条服务‘一带一路’参与国家绿色发展之路。”



“智能小区”进赛场



相对美容、美发、烹饪等比赛项目,信息网络布线项目对大部分市民来说相对比较陌生。究竟这项技术有何用途?将采用什么样的比赛方式?



信息网络布线项目场地经理武春岭介绍,这项技术其实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信息网络布线是针对建筑物中所有的通信网络基础设施进行建设施工的一项技术。”武春岭说,具有信息网络布线技能的人员,能够构建如广域网(WAN)、局域网(LAN)和有线电视(CATV)等所有的通信网络基础设施,“参加信息网络布线比赛项目的选手必须能够在国际标准下,进行光缆和铜缆的施工与测试。”





记者在现场看到,为了充分考核选手们的能力,赛场上摆满各种造型独特的设备。“这次大赛的比赛设备和2017世界技能大赛所用的设备是一模一样的。”武春岭介绍,这组设备包括信息网络布线工作墙体、机架布线装置、防护型挂壁式机柜、网络布线桥架装置等器材,组合在一起就形成了一座抽象的“智能小区”。“网络布线工作墙体就像是小区的建筑,机柜则可以看作基站,这是构建‘智能小区’最基本的组成部分。”武春岭说。



谈到比赛的方式,武春岭透露,本次信息网络布线比赛项目的竞赛模块有3个,分别是光纤布线系统、结构化布线系统和速度测试。其中,速度测试就是小伙伴们非常关心的网速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网络的传输速度其实与网络布线有关系的,如果网络线受到挤压,网速就会相应变慢。”武春岭说。



飞天巨龙手工编



5月27日下午,在国博中心S2展馆,“巴渝工匠”展厅的中心位置是一条盘旋冲天的彩扎巨龙,吸引了众多围观者的目光。








记者看到,围绕在巨龙周围,彩扎的老虎蓄势待发,威风凛凛;钢骨架的仙鹤独足而立,道骨仙风;金色的狮王,彩色的牛马,都像是有了生命……





“太不可思议了!这些都是手工编扎出来的,特别是发现这些东西的骨架是竹子!太厉害了!”一位外国友人在看到这些艺术品后,发出这样的惊叹。



据了解,这些彩扎都是周和平的作品。今年60岁的周和平是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其传承的技艺正是被称为“巴渝民间艺术瑰宝”的龙灯彩扎。



据了解,这项始于明盛于清的技艺,在2007年9月被列入重庆市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彩扎的龙灯、龙具还曾3次参加国庆盛典。铜梁也由此被誉为“龙灯之乡”,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之乡”。



“爷爷对我们的影响很大,手把手地教我们绘画、编扎,我龙灯彩扎的启蒙也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周和平说,在爷爷言传身教的影响下,山里的兔牛羊马、蛇鼠鹰雀,书上的罗汉菩萨、龙图虎像,都成了他与弟弟小时候常画常扎的物象。



从16岁独立制作龙灯开始,周和平“孕龙铸龙”已经持续30多年了。一路走来,他将前半生的经验精简成一句话作为拜师礼物送给弟子们,那便是“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



“现在很多地方不用手工扎龙灯,采用流水线作业,模具制作的龙便宜又快捷,价格只有手工彩扎的一半。”谈及来自市场的压力,周和平认为,这对手艺的传承有一定的影响。“很多人觉得两者差不多,何必费那劲去学手工龙灯彩扎,耗费几年的光阴。实际上,那千龙一面的模具龙完全无法和精巧细致、独一无二的手工龙相提并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