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议会大选极右翼席位增加
美俄代理人战争突然打响!导弹激
土耳其与俄罗斯边交火边握手谈生
“一带一路”国际技能大赛看什么
印度要联手日本在斯里兰卡扩建港

欧洲议会大选极右翼席位增加

2019-05-28 18:31 主页 来源:未知

欧洲议会大选极右翼席位增加


据《卫报》报道,欧洲议会选举结果出炉。这次选举的投票率达到了20年来的最高值,约为50.5%。在欧洲议会的751名议员席位中,中右翼的保守派欧洲人民党较之前的221席减少到了180席,但仍是最大党派,中左翼的社会与民主进步联盟从191席减少到了146席,而中间自由派的欧洲自由民主党团联盟拿下了109席,比上一届增加了42席。

在这次大选中,极右翼政党和环保政党有较大收获。以环保为议题的绿党得到69席,较上届多19席。极右翼政党组成的民族和自由欧洲获得58席,比五年前多了18席,欧洲自由和直接民主党获得了54个席位,保守与改革党仅获得了59个席位,总的来说,右翼势力占据171个席位。

在布鲁塞尔的欧洲议会

民粹主义和极右翼政党在意大利、法国等地取得了胜利。在意大利,萨尔维尼领导的极右翼的联盟党的得票率高达34%,萨尔维尼宣称:“一个新欧洲诞生了,我很自豪我的联盟参与了新欧洲的文艺复兴”,他还打算联合包括法国国民联盟、德国新选择党在内的12个极右翼政党,组建“欧洲人民和国家联盟”在欧洲议会上发挥更大影响。

在法国,勒庞重新命名后的极右翼的国民联盟以24%的得票率高于马克龙的共和前进党的23%,得票率全国第一。而匈牙利的青民盟的得票率则获得了极高的56%。

在英国,脱欧党成了最大赢家,支持率高达32%,而亲欧派的自由民主党排名第二,支持率20.3%。脱欧党党魁法拉奇在周日晚提前庆祝,称这一结果为英国传统主流政党传递了一个重要信号。据《卫报》报道,工党党魁科尔宾表示,保守党在脱欧问题上的失败使得欧洲议会选举变成了一次类似“第二次脱欧公投”的投票,他的立场开始转向支持“第二次脱欧公投”。英国脱欧的前途在首相特蕾莎·梅宣布将辞职之后变得更加复杂。

在德国,极右翼的德国新选择党的得票率高达10.5%。不过,绿党在德国的支持率达到了22%,成为了德国第二大党,因为有近三分之一的30岁以下的选民投给了绿党。

虽然极右翼民粹主义势力上升,但是他们并没有能像预期一样取得大胜。不管对于左翼还是右翼,政治极化的趋势更加明显。除了极右翼的席位增加,对偏向左翼的年轻选民来说,相对于传统的左翼,他们现在更加青睐于在政治议题上更加激进的绿党。这流失了许多传统中间派的选票,欧盟内部的撕裂继续加剧。

即便在“疑欧派”或“亲欧派”的阵营内部,各个政党之间的分歧都非常大,进行整合的难度颇高。在“亲欧派”里,虽然第一党团的欧洲人民党将与欧洲社会党会继续组建“大联盟”,但是他们还得努力将自由和民主联盟、绿党整合进来。而在“疑欧派”里,萨尔维尼的“合纵连横”并没得到特别热烈的反响,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就曾多次表示青民盟不会加入这个联盟。

意大利副总理兼内政部长、意大利联盟党总书记马泰奥·萨尔维尼

班农谋划“颠覆欧盟”已久,他的搅局成功与否?

据《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的前首席战略顾问班农试图搅动欧洲大选的选情。“几个月以来,班农一直在欧洲旅行,他将自己视为欧洲民粹主义革命的关键人物”,“他在巴黎担任极右翼民族主义领导人勒庞的顾问”。“他试图在欧洲掀起民粹主义的大潮”。

在意大利、英国、匈牙利、捷克,班农承诺为当地的极右翼团体提供民意调查,他也向这些民粹主义政党承诺,他要将金融家和这些政党联系起来,因为欧洲各地许多民粹主义组织经常遇到资金的问题,班农表示,“这是全球民粹主义运动的基础设施。”

据《每日野兽》报道,早在2017年,班农和其助手卡萨姆在欧盟总部所在地布鲁塞尔成立了一个叫“运动”的政治组织,其目标是要通过联合欧洲极右翼政党,建立起民粹主义的跨国组织,来“瘫痪欧盟”。这个组织会给志同道合的政党一些详细的政策建议,包括发起有针对性的民意调查,选举的方法论,以大数据为主导对选民进行精准投放等。

班农似乎要向欧洲传授“如何让一个民粹主义者当上总统”的经验。在2018年,班农接受《每日野兽》的采访中,他表示他要教会欧洲各国像英国一样“脱欧”,他甚至叫嚣道,在欧洲议会大选后,“布鲁塞尔的每一天都将是斯大林格勒。”

据《史蒂夫·班农——川普黑暗的耳语者》一书作者蒂尔曼·延斯指出,班农在英国“脱欧”中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而卡萨姆则曾担任主张英国“脱欧”的独立党党魁法拉奇的助手,而法拉奇现在是英国脱欧党的党魁。

班农希望在这次欧洲议会大选中,极右翼政党能在欧洲议会上取得三分之一以上的席位,引发欧洲的政治地震,促成欧洲政坛的“地壳构造板块变化”。只不过,从选举结果来看,极右翼政党的席位的确在增加,算上保守与改革党,才有171席,并没有达到班农所期待的三分之一以上的席位的预期。

而班农干预欧洲议会选举的举动,激怒了法国和其他的欧洲政客。比利时前首相伏思达称,国际极右翼势力企图摧毁欧盟,他呼吁各国民众投票支持亲欧政党,不要让欧洲成为特朗普和普京的傀儡游乐园。

法国总统马克龙谴责道,“欧洲一些民粹主义者和外国利益集团互相勾结,他们想拆散欧盟”。班农则反击道,马克龙不过是全球化自由流动资本的产物,“我完全认同黄马甲运动”。班农还预言马克龙的政党会在这次欧洲议会选举中失败。马克龙领导的共和国前进党的确以1%的差距输给了勒庞领导的国民联盟。不过,共和国前进党并不认为这是一场失败,因为他们经历了多月以来的“黄马甲运动”,对于这个成绩已经很满足了。

在欧洲议会选举前夕,也许是为了避嫌,各国的极右翼政党领导人对班农的影响都持有保留意见。据《纽约时报》报道,法国前“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对外否认最近与班农见面,她认为,在这次大选中,“他没有扮演任何角色”。尽管班农确实会见了她的一些同事。

2018年,班农出席了国民阵线的年度集会。不过勒庞声称今年没见过班农。图片来自Getty Images。

班农在面对质疑时也为其极右翼盟友辩称,“这些人不需要我的帮助”,“我不是作为某种‘傀儡大师’来到欧洲的”,“我与勒庞不过是私人朋友”。对此,德国《明镜周刊》认为,班农的高调举动雷声大雨点小,似乎只是某种媒体策略罢了。《纽约时报》则认为,若班农的目标是引起关注,那么他已经取得了成功,尽管有可能会牺牲他的极右翼盟友。毕竟,对于在欧洲宣扬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极右翼民族主义政党来说,有着一个提倡“美国优先”的班农作为“师爷”也是一件很令他们尴尬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