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格里拉对话|美媒热炒风雨欲来
【撕扯的问题】跨国婚姻的子女抚
中俄合建首座跨境公路大桥今日合
墨西哥总统回应加征关税
沙特国王指责伊朗威胁全球石油供

香格里拉对话|美媒热炒风雨欲来

2019-06-01 09:02 主页 来源:未知

香格里拉对话|美媒热炒风雨欲来


在去年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印度总理莫迪因在开场主旨演讲中有意淡化亚太地区的大国对抗色彩而赢得高分。今年初刚刚走马上任的沙纳汉首次以美国代理防长的身份亮相“香会”,如何掌控这场亚太最重要防务场合中军事外交的基调和节奏,在向本地区各国展现美军软、硬实力,不输于前任防长马蒂斯去年的水准,成为会前各方热议的话题。

在5月31日晚东道主新加坡李显龙总理进行开场演讲之前,美国不少媒体已经开始热炒“风雨欲来”。“美中可能在香格里拉正面冲突。”美国军事新闻网站《Breaking Defense》5月31日发表前国防部长盖茨首席讲稿撰写人泰尔·斯科特(Thayer Scott) 的署名文章写道。彭博社同时刊文渲染美中两军将借此平台“为亚洲规划相互竞争性的愿景”。

不过,一向在中国军事报道上立场强硬的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30日提前刊文,提醒沙纳汉在演讲中要注意的首要原则是“不要制造伤害”,“风险在于,一场更用力的演讲会疏远那些担心美中紧张局势升级而被迫‘选边站’的人。因此,沙纳汉应该避免高谈阔论……为了提供一个更平衡的评估,他还应该确定华盛顿和北京可以合作的领域,如风险控制和危机沟通领域。”文章进一步称,作为缺乏军事外交经验的前波音公司高管,代理防长应该借助这一重要机会展现自己在亚洲安全事务上的能力,以助于他获得美国总统提名“转正”接替前防长马蒂斯。

“美国这次显然为‘香会’加了火药,大家都在看是否会伤到自己,东南亚国家为此尤其担心。这也让美国学者担心强势战略反而会拉近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大国外交室主任周士新告诉记者。

根据对话会主办方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公布的与会名单,去年出任美国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司令一职的戴维森(Phil Davidson)、负责南亚和东南亚的副助理国防部长Joseph Felter此番陪同沙纳汉与会。

沙纳汉 本文图均为 IC 资料图

前任防长留下的印记

早在一个多月前,美国国防部印度太平洋安全事务助理部长兰德尔·施莱弗就对外透露,沙纳汉会在“香会”上集中阐述新的所谓印度洋-太平洋战略。

前美国国防部长盖茨的首席讲稿撰写人泰尔·斯科特认为,沙纳汉在演讲中会强调美国军事现代化为了最大程度适用于亚洲安全态势而做出的努力,以及帮助美国更好地与盟友融合的动议,以及同样重要的是,使盟国和伙伴国之间更好地相互合作。

“这并不意味着恢复美国作为其他亚洲国家的主要组织者、推动者和监护人的传统角色(二战以来盛行的传统‘中枢辐射’模式)。相反,这些国家预计将更多地自我保护,而不是被动地依赖美国的安全保障(当然,最好是使用美国工人制造的武器和设备)。”

他撰文写道,“今年演讲将打破往年过于仪式化的安排,标志着这一亚洲安全论坛的基调和实质内容发生了转变。”

在抵达新加坡之前,沙纳汉已经开始了一场亚太之行。在29日前往印尼途中,沙纳汉说,尽管中东和朝鲜的威胁会“消耗”他的时间,但中国仍然是他的首要任务,“实施美国国防战略是我的首要任务,中国是这个战略中的重点。”沙纳汉随行美方官员表示,他此行将寻求向盟国保证华盛顿对该地区的安全承诺。

从2017年下半年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所谓“印度洋-太平洋战略”到2018年逐步将其转向政策实践,围绕美国地区政策的争议一直没有停止。“特朗普这两年似乎都不太提及印度洋-太平洋战略,甚至印度洋-太平洋这个概念。”周士新告诉记者。

沙纳汉如何在主旨演讲中概述美国所谓印度-太平洋战略的具体内容及其优先次序,成为外界普遍的关注。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外国军事研究所研究员刘琳认为,应该不是全新的战略,而是要看他如何对之前的进行细化和深化。

在去年马蒂斯作为美国防长与会做演讲时,这位经验老道的将军巧妙地强化着美国对本地区的安全承诺,以掩盖实际情况不足的现实窘境。但即便在特朗普“美国第一”的理念影响下,外界仍然认为,马蒂斯在过去两年里为美国在该地区的政策“守住了水源”,完成了政策阐释补救工作。

在今年一月正式接替马蒂斯出任代理防长的沙纳汉的此次演讲之所以如此重要,恰恰在于面对地区利益攸关方对于美国地区安全政策一直未曾减少的质疑和担忧,他能否填补前任留下的这一角色。

31日抵达新加坡之后,沙纳汉首先和东盟防长们举行了一场非正式会谈,承诺美国将继续参与亚太地区事务,并将在东盟国防部长扩大会(ADMM-PLUS)中继续发挥强大作用。从现场画面来看,沙纳汉努力在第一次和东盟防长们的会面中展现亲和力。

“一些地区性国家不愿意在中美之间被迫选边站,不想完全受到中美冲突的绑架,从而使他们失去比较稳定的、积极的经济发展的机会。”参加此次“香会”的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朱锋告诉记者。

马蒂斯

30多年的波音工作经历

沙纳汉进入国防部履职的时间并不长。在2017年4月被特朗普选中担任国防部副部长之前,他一直在波音公司担任高管。由此,沙纳汉也被美国媒体称为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首位完全来自私营企业的五角大楼负责人,“他几乎没有任何在政府或军队任职的经验。”美国Politico网站曾报道称。

“美国代理部长的专业在于商业,推销军工,在军事安全上不是强项,”有专家对记者表示,并对于他在如此重要演讲中的政策阐述和现场问答能力表示质疑。

沙纳汉随行美方官员表示,沙纳汉此次亚太行是一次“倾听之旅”。

2018年12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任命国防部副部长沙纳汉担任代理国防部长,自2019年1月1日起上任。他称赞这位五角大楼的二把手有“一长串成就”,并补充道“他会很棒的!”

沙纳汉有着绚烂的履历。生于1962年的他是华盛顿大学机械工程学士,麻省理工机械工程硕士,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学院MBA。在他2017年出任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前,只有在一家公司任职的经历,即波音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沙纳汉1986年加入波音公司,参与波音777项目,先后在737、747、767项目部任职。之后被调往波音综合防御集团旋翼机分部,负责V-22 “鱼鹰”、CH-47“支奴干”项目,最后担任旋翼机分部副总裁兼AH-64D“长弓阿帕奇”项目总经理。

因长期担任波音公司的高管,沙纳汉也时常被外界质疑是否会在未来的美军军购中偏向波音。“我担心90%的国防开支掌握在五个公司手中,而你代表其中一个,”已故的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约翰·麦凯恩在2017年6月的听证会上曾表达对沙纳汉与波音公司亲密关系的疑虑,“我必须确信,我们不是在把狐狸引入到鸡舍里。”

今年3月,埃塞空难发生后,美国媒体披露多名美国民航飞行员曾经报告MAX机型MCAS系统导致操控困难。美国国防部督察长办公室随后也宣布,已启动对国防部代理部长沙纳汉的调查,理由是他被指曾偏袒老东家波音公司、有违职业道德。

不过,这并不影响特朗普对他的青睐。5月9日,白宫宣布,总统特朗普预计将提名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担任国防部长。

根据“香会”官方网站提供的信息,香格里拉对话会的赞助商除了日本《朝日新闻》外,其他都以军工企业或其下属公司为主,如空中客车公司、英国宇航系统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诺斯洛普·格鲁门公司、雷神公司、三菱商事和新加坡科技工程有限公司等,波音公司赫然在列。

在今年参会的美国代表团成员中,包含多位波音公司的代表,诸如波音公司执行副总裁,波音防务、太空与安全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Leanne Caret,劳斯莱斯北美董事长兼CEOThomas Bell,他也是波音防务、太空与安全(BDS)全球营销高级副总裁,波音公司用户与市场部总监Jennifer Berman,以及波音公司东南亚区总裁Ralph Boyce。

在前往新加坡的途中,沙纳汉对媒体自信地说, “美国有能力旋转许多个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