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推出全球首个“幸福预算案
法国勃朗峰限制“拥堵”出新规
伊朗与美国会谈是可能的
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举行
黎巴嫩真主党发声反对“世纪协议

新西兰推出全球首个“幸福预算案”

2019-06-02 19:07 主页 来源:未知

新西兰推出全球首个“幸福预算案”


新西兰近日终于公布了其“造势”已久的“幸福预算案”(well-being budget)。

据英国《卫报》报道,这份世界首创的“幸福预算案”每年将投入数十亿新西兰元资金帮助新西兰“最脆弱的人群”,包括有心理疾病的人、被贫困所限的儿童以及受家庭暴力侵害的人群等。

当地时间5月31日,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访问奥克兰一社区卫生中心。

新西兰财政部长格兰特·罗伯森称,“我们将重新衡量国家的成功”,“我们不仅要以国内生产总值(GDP)为标准,同时也要以提高民众福祉、保护环境、增强团体力量等为标准”。

以百姓福祉替代GDP,新西兰的“幸福预算案”有何特殊之处?

“幸福预算案”到底是什么?

新西兰总理阿德恩今年1月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向各国政商界领袖介绍了新西兰的“幸福预算”,即“在设定国家目标时,专注于生活水平以及人类、社会和自然资本”。简言之,即政府不再只以GDP作为发展目标,而是将社会福祉(well being)作为编制财政预算案的依据。

当地时间5月30日,新西兰政府公布了一份旨在提高人民幸福感的预算案。

澳大利亚解释性新闻网站“对话”(the conversation)称,GDP固然是衡量经济增长的重要指标,并不能很好地展现经济发展的质量或是普通百姓的生活水平。但它位于南太平洋的新西兰有着优美的自然环境、悠闲的生活方式、完善的福利制度,一直以来都是幸福感非常强、移民非常中意的国家。但新西兰也面临着自己固有的社会问题,包括青少年自杀率高、儿童贫困率高、贫富差距大等。而这些,正是新西兰2019年“幸福预算案”重点关注的问题。

据《卫报》报道,新西兰将创纪录地投入19亿新西兰元(约合人民币86亿元)用于心理健康服务。其中近5亿新元用于治疗那些有着轻度到中度焦虑、抑郁症的“迷失的一代”,这些人没有严重到需要住院治疗,但同时又被心理问题影响着日常生活。

新西兰政府预计到2023-2024年帮助32.5万有轻度到中度心理问题的人。一些心理健康专家对此欢呼雀跃,称这将极大提高新西兰民众的心理健康。

当地时间5月31日,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访问奥克兰一社区卫生中心。

另一方面,新西兰将投入3.2亿新西兰元,用于处理家庭暴力问题。据《卫报》,新西兰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中家庭暴力、性暴力问题最为严重的国家,据统计警方每4分钟就会接到一起家庭暴力案件。

新西兰还将投入约10亿新西兰元用于儿童福利。儿童贫困问题一直是阿德恩最为关注的问题之一,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数据,27%新西兰儿童生活在贫困之中,具体表现为缺乏营养、缺少医保、生活条件不佳等。

罗伯森称,事实上许多新西兰人并未从不断发展的经济中获益,他们的生活依然非常糟糕,而这份“幸福预算案”就是为了缩小贫富差距、改善社会不平等的状况。

当地时间5月30日,新西兰政府公布了一份旨在提高人民幸福感的预算案

“幸福预算案”引质疑

据美媒CNBC报道,虽然许多社会组织、福利组织对新西兰的“幸福预算案”大肆赞扬,但也有一些人对此提出质疑。

首先是新西兰在野党国家党在工党政府公布预算案之前就提前泄露了部分细节,随后该国财政部长罗伯斯顿称财政部网站两天内遭遇黑客攻击达2000多次。国家党党首布里奇斯则指责财政部的说法误导民众,称他们并未进行黑客攻击,所采取的都是合法行动。

在“黑客门”过去之后,国家党也并未放过政府公布的“幸福预算案”。国家党质疑称,这一预算案并不符合政府此前承诺的改革经济的目标,同时增加预算并不会有实际的效果,因为政府还在挣扎着偿还国家债务。

布里奇斯称,“这一预算案只是一个形式。它可能有很亮丽的外表,但内里却一片虚空”。

国家党党首布里奇斯。

除此外,“幸福预算案”封面模特母女很早前就已搬离新西兰前往澳大利亚,也使得这份预算案尴尬起来。

据《新西兰先驱报》报道,“幸福预算案”封面上的女性是新西兰模特、演员维姬·弗里曼,封面上的她幸福地微笑着,背上背着她正在大笑的女儿。然而,据报道,弗里曼很早就因为生活成本太高而离开了新西兰。

奥克兰。

弗里曼称,此前她并不知道自己这张照片被用作“幸福预算案”封面,但她觉得这非常讽刺,因为她和女儿在新西兰最大城市奥克兰的生活根本就难以为继。

不过,只有时间、以及明年的“生活标准框架”数据能够最终证明,到底这份“幸福预算案”是否真的让新西兰人民更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