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5G投资巨大,元器件行业机遇
国内首批“机器人交警”上岗
国内核电行业首份生物多样性
两男子设计“斗地主”骗钱反输光
济南英烈方书真在台儿庄战役中牺

国内5G投资巨大,元器件行业机遇

2019-08-08 11:29 主页 来源:未知
国内5G投资巨大,元器件行业机遇


毫无疑问,5G是当下非常热的一个话题,与5G产业链相关的技术和企业也是备受外界关注。
8月7日,2019汇芯(中国)产业技术发展论坛在深圳福田召开,上百家5G产业链相关企业到场。工信部通信科技常委副主任、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做了主题为《5G网络的部署策略与市场机遇》分享。芯智讯根据演讲内容以及相关行业资料进行了整理如下:
一、全球5G进入商用关键期

目前包括中国、美国、韩国、英国、瑞士等全球多个国家的20个运营商已经开始了5G的商用。

但是,现阶段5G网络尚不成熟,覆盖范围有限,网络也不稳定,5G基站和5G手机的功耗和价格还相对较高。

在5G基站这块,年底前多家厂商的7nm双模SA/NSA基站将商用;在5G核心网方面,预计将会在2020年上半年可成熟商用;在5G手机方面,目前众多的手机品牌厂商还是依靠高通的10nm的骁龙X50基带芯片来实现,由于是外挂的基带,因此功耗较大、成本也较高,而且骁龙X50还不支持SA(独立组网)。虽然今年年底高通会推出同时支持SA/NSA的5G基带芯片——骁龙X55,明年上半年就会有相应的手机产品商用,但是骁龙X55仍是外挂的。同样,华为目前已商用的支持SA / NSA(非独立组网)的5G基带芯片——巴龙5000、联发科即将商用的5G基带芯片——Helio M70也都是外挂的。预计到2020年底前后,高通才会有真正的单片集成的5G SoC商用。

二、中国5G提前开启商用化进程

2019年6月6日上午,工信部正式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广电发放了5G商用牌照。这也意味着中国5G正式进入商用元年。

根据此前计划,中国移动将在今年9月底前实现40个城市的5G覆盖。在今年年内将建成3-5万站5G基站,5G投资将达172亿元。中国联通此前公布的首批5G城市名单,与中国移动完全重合。

中国电信也已在北京、上海、重庆等17座城市进行了5G规模测试和应用示范,并将在此基础上迅速扩大到40座城市。

在宏基站建设投资方面,中国移动计划在今年年内将建成3-5万站5G基站,5G投资将达172亿元;中国联通计划的2019年资本开支为580亿元人民币,其中60到80亿元用于5G投资,大概会建2万座基站。未来两年的总投资约为210亿;中国电信今年整体的5G投资规模大概在90亿元,5G基站大概会建2万站。

总体来看,今年国内5G仍是处于预商用/商用阶段,三大运营商5G网络覆盖的城市数量将超过50个,5G宏基站建设将达10万个左右。虽然,目前5G NSA单模、5G SA/NSA双模的5G手机均已开始上市开卖,但是功耗和成本仍比较高。

预计到2020年,国内5G才能够真正的实现规模商用,届时国内的5G网络可能将会覆盖数百个城市,宏基站数量将会达到60-80万个。
而5G的真正大规模商用则还有一段较长的路要走,韦乐平认为这个时间段将是2021-2027年,因为这需要数百万量级的宏基站和千万量级的小基站,才能够实现对于所有城市和县城的覆盖。

另外,韦乐平还表示,目前部署的10万宏基站功耗较高、能力较差,未来可能很快会被淘汰掉,这相当于是要扔掉300多亿的人民币。
三、无线模组架构的演进
基于4G核心网EPC的NSA是5G初期的选择。依托现有的4G基站和4G核心网来进行5G网络的部署,控制信号仍通过4G网来走,内容传输通过5G网来走。由于其5G空口载波仅承载用户数据,系统级的业务控制仍需依赖4G网络,这种方式可被视为在现有4G网络上增加新型载波进行扩容。其优势在于可利用现有的4G基站及核心网络进行升级,即可快速实现较大范围的5G网络覆盖,并且成本也可以大幅的降低。


国内5G投资巨大,元器件行业机遇在哪?
NSA和SA组网模式的比较
相比之下,SA独立组网方案则是直接新建独立的5G网络,包括新基站、回程链路以及核心网,在引入全新网元与接口的同时,还将大规模采用网络虚拟化、软件定义网络等新技术。5G独立组网可以降低对现有4G网络的依赖性,更好地支持5G大带宽、低时延和大连接等各类业务,并可根据场景提供定制化服务,满足各类用户的业务需求,大力提升客户体验。但是,SA的整体成本要远高于NSA。

总结来说,就是NSA架构可以快速实现网络速率的提升,但是却无法支持真正的5G业务与相关功能和特性,如SBA(Service Based Architecture,基于服务的架构) 、网络切片、MEC(Multi-Access Edge Computing,多接入边缘计算)、uRLLC(超高可靠超低时延通信)等。相比之下,只有基于5G核心网+5G NR的SA网络才能够实现上述功能及特性。

需要指出的是,不论是NSA还是SA都是属于5G的标准,从NSA到SA的演进路线需要根据技术成熟度、业务需求、行业生态以及投资结构等因素综合考虑。

不过,由于国家对于SA的的大力推进(此前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就曾表示,“明年1月1日开始,政府不允许NSA手机入网,SA是发展方向,中国会尽快过渡到SA”。),目前国内在NSA规模扩大的同时,SA也在加速引入。

据韦乐平透露,目前中国电信已经建成了已SA为主,SA/NSA混合组网络的跨省跨域的规模试验网,将可能在2020年二季度切换到以(5G核心网+NR)SA为主的部署轨道上。

四、5G核心网的IT化革命

相对于之前的2/3/4G网络来说,5G核心网可谓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革,面对多样化的垂直行业应用,原本封闭的网络架构,需要转向IT化、服务化、互联网化的云原生架构SBA。

云原生(Cloud native):CNCF(Cloud Native Computing Foundation,云原生计算基金会)界定三要素:容器化、微服务化、自动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