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三湘扫黑第一案涉黑资产超
国内首个基于大数据平台
北京簋街夜查超载黑车
国内保存最好的古城,差点被拆
国内“中坚九校”最新排名

湖南三湘扫黑第一案涉黑资产超12亿

2019-08-13 09:30 主页 来源:未知
湖南三湘扫黑第一案涉黑资产超12亿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了一起被告人数达25人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主犯文烈宏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行贿罪等15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
近日,南都记者采访获悉,在这起号称“三湘扫黑第一案”的文烈宏涉黑犯罪组织案中,该黑社会性质组织以非法放贷、暴力收债、赌博诈骗等手段,聚敛了大量非法财富,被扣押、查封的现金及财物折款高达12亿余元。
文烈宏靠玩牌诈骗发迹,其经济实力在发放贷款并收取高额利息之后得以急剧扩张。在非法敛财的过程中,文烈宏先后多次招募70多名社会无业人员成为其“马仔”,逐渐走上了开设赌场、放高利贷、暴力讨债等违法犯罪道路。
湖南三湘扫黑第一案涉黑资产超12亿!有“保护伞”受贿超2千万
湖南三湘扫黑第一案涉黑资产超12亿!有“保护伞”受贿超2千万
2016年7月,常德市鼎城区公安分局在侦办湖南涉外经济学院董事长张某波涉嫌伪造公司印章案时发现一起“案中案”。张某波称自己欠文烈宏的高利贷债务,公司的印章被文烈宏扣下,他本人已被文烈宏手下非法拘禁长达一年之久。
在掌握这一线索后,同年8月19日,鼎城区公安局对“张某波被非法拘禁案”开展侦查,抓获了直接对张某波实施非法拘禁的张祥伟、黄泽孟等犯罪嫌疑人。通过审讯,这些犯罪嫌疑人均供认不讳,并称其对张某波实施非法拘禁是受舒开指使。由此,案件指向了被舒开称呼为“老板”的文烈宏。
2011年12月至2012年10月,张某波因开发长沙骑龙大街项目,先后向文烈宏借款3亿余元。到了2014年4月,张某波向文烈宏支付了借款本息金额高达13亿余元。但按照文烈宏组织放高利贷的规则,张某波仍欠文烈宏本金2亿余元。
常德市公安局向湖南省公安厅汇报“张某波被非法拘禁案”的情况后,湖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时任公安厅厅长黄关春要求常德市局以此为突破口,“扩线侦查”,彻底查清案件事实。
2017年2月15日,湖南省公安厅成立专案组,将文烈宏案指定由常德市公安局管辖,并从常德、长沙、湘西等地抽调百余名精干警力参与办案。2月28日,专案组在长沙市开展集中抓捕行动,将文烈宏、佘彬、龚浩等主要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随后,该组织其他成员也相继落网。同年6月21日,对该案正式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立案侦查。
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湖南省纪委常委会多次开展专题研究,推动惩腐打“伞”与扫黑除恶同频共振。湖南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傅奎多次作出批示,要求各地惩腐打“伞”做到一查到底。
8月24日,湖南省公安厅和湖南省纪委对该案分别成立专案组和打“保”组,扫黑与“打伞”同步推动。
湖南三湘扫黑第一案涉黑资产超12亿!有“保护伞”受贿超2千万
湖南三湘扫黑第一案涉黑资产超12亿!有“保护伞”受贿超2千万
张某波是文烈宏案中的关键人物,二人曾以“牌友”身份打过多年交道。
2014年7月,文烈宏因张某波没有按期归还上千万元借款还向公安机关举报其违法犯罪,对张某波怀恨在心。为了报复,文烈宏向其组织中的骨干成员佘彬提供了100万元,并指使其砍断张某波一条腿或者一只手。之后,张某波先后三次在公共场合遭到砍击等伤害,其中一次额部被连砍两刀。
在张某波住院治疗期间,文烈宏还曾借探望之名去查看其伤势,在发现张建波伤势不重后责令佘彬继续找机会下手。
在逼迫张某波归还高利贷的过程中,文烈宏组织除了控制张某波的人身自由以外,还控制着张某波旗下房产开发公司的股权、印章、网签U盾,先后导致张某波在长沙开发的骑龙大街房产等项目出现资金链断裂,导致房产被查封,项目停工烂尾,还引发了民工、业主、项目经理集体维权。
以长沙骑龙大街的项目为例,2014年4月,文烈宏发现张某波用该项目融资后,销售房款没有用于归还其高利贷,就以此逼迫张某波交出所有网签U盾后,重新申请了一枚具有管理员权限的网签U盾。文烈宏的女儿文雅在其父亲的示意下,再通过这个网签U盾,将骑龙大街项目可销售的255套房产全部网签到自己名下,致使房产销售业务被迫中止,引发群体性上访。
当时,交通银行长沙科大支行向张某波开发的骑龙大街项目发放了3亿元贷款,银行负责人段某因见回款无望,自杀身亡。
文烈宏生于湖南长沙,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起,他在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通过贩卖水产、承包工程、玩牌诈骗等方式开始积累财富。
“文烈宏的父母都是农民,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他13岁的时候就一个人去贩卖小菜,凌晨三四点就到菜市场摆摊,进菜、卖菜都是一个人。17岁左右又开始承包工程,之后开过摩的行、网吧,也卖过水产。”常德市检察院员额检察官柳回军向南都记者介绍,文烈宏小学未毕业就辍学,在外“闯荡”期间迷上了打牌、赌钱,并在牌桌上“出老千”,采用设套、使诈等方式赚取了大量非法资本。
1997年以来,文烈宏因多次赌博作弊(俗称“杀猪”)、随意殴打他人,在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县(今望城区)桥驿镇一带颇有“知名度”。在当地,文烈宏还被称作“现金王”——他的车辆后备箱中长期放置有保险箱,随时可提供几千万甚至上亿元现金用于放高利贷、赌博等。
2016年初,文烈宏在赌博中屡次输钱,产生了以偷看参赌人员牌面骗取参赌人员赌资的想法。同年4月,文烈宏邀约了湖南知名企业主蒋某平等几位朋友到自己别墅的棋牌室赌博。
赴约的几人并不知道,文烈宏已提前指使手下舒开等人,在其别墅棋牌室中安装监控、窃照设备。文烈宏的手下通过监控设备窃取到他人的牌面信息后,由舒开指导文烈宏出牌。这场牌玩下来,文烈宏骗得了1500余万元,手下舒开获得了4万元奖励,另外三人各分得1万元。
2016年4月至7月间,文烈宏于先后三次通过上述手法实施诈骗,骗取赌资3000余万元。
文烈宏设赌局的地方是自己发迹后在长沙市望城区桥驿镇修建的别墅,这个占地近30亩的住宅更像一个“私人庄园”。 检察官柳回军办案期间曾去过这栋别墅,“绕着文烈宏住宅的外围走一圈要十几二十分钟。他(文烈宏)还专门修了一条通往他别墅的路。正门一进去就是一个喷水池,别墅后面有一座山,沿途还有路灯、亭子。”
2014年9月,文烈宏还派人与长沙市望城区桥驿镇民福村村民协商,以每亩2万元或2.5万元的价格买下了9.3亩基本农田,在他的别墅前修建了鱼池还有半个篮球场。
2010年2月,文烈宏成立了湖南宏大典当有限公司,自此走上开设赌场、放高利贷、暴力讨债等违法犯罪道路,以文烈宏为组织者、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得以形成。
截至案发,该黑社会性质组织以非法放贷、暴力收债、赌博诈骗为手段,聚敛了大量非法财富,涉案财物包括10多辆车辆、100多个银行账户和证券帐户、200多亩土地、280多处房产、1000多件贵重物品,该犯罪组织被扣押、查封的现金及财物折款高达12亿余元。
文烈宏在组织中拥有绝对的权威,组织里也有一些不成文的规约和纪律。例如等级有序,“马仔”不得越级联络报告;对该组织要忠心,如若背叛将受严惩;办事要尽心尽力,论功行赏;保守秘密,骨干成员单独受领任务。
在这个组织中,当“小弟”出事时“老大”将负责出面摆平,如骨干成员佘彬在指使他人砍伤张某波并被公安机关抓获后,在审讯过程中未供出文烈宏。之后,文烈宏不但出面向有关人员行贿帮助佘彬逃避打击,还额外奖励了佘彬600余万元。
文烈宏会将非法获取的部分财产用于给组织成员发放所谓“工资”、“奖金”,安排组织成员承揽工程,提供资金给组织成员放高利贷,另外还为手下的“马仔”们提供作案和逃跑经费,指使组织成员串供并发放“封口费”,为因作案被羁押的组织成员提供生活费,帮助组织成员逃避法律追究,以支持该犯罪组织的生存、发展和壮大。
2017年2月28日,在长沙市开展的集中抓捕行动中,文烈宏、佘彬、龚浩等主要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归案,随后,该组织其他成员也相继落网。
常德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相关负责人曾参与对文烈宏的审讯,在他看来,文烈宏的心理承受能力很强,也善于分析判断。
“他(文烈宏)一直认为外面有人(‘保护伞’),只要不承认犯罪的情况迟早会被放出去。他也公开跟我们说过最多关他37天,所以审讯的前两个月一直是‘零口供’的状态。他也在从我们审讯中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中去分析、判断我们掌握证据的程度。”为了寻求突破,审讯小组对文烈宏的心理、性格特点进行了全方位研究,做出了详细的审讯方案。
在由湖南省公安厅成立的专案组展开侦查的同时,由湖南省纪委成立的打“保”组也在同步推进。
文烈宏涉黑犯罪组织在犯罪过程中,先后向7名国家工作人员巨额行贿,数额高达2500余万元。这当中包括湖南省综治办原主任、省公安厅原常务副厅长周符波,长沙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单大勇等人。
充当文烈宏涉黑犯罪组织“保护伞”的国家工作人员也多次包庇、纵容其犯罪活动。长沙市公安局曾对张某波举报文烈宏涉嫌非法经营一案立案侦查。为了对抗张某波,文烈宏不但向长沙市公安局举报张某波涉嫌私刻公司印章,还通过单大勇等人的包庇,导致长沙市公安机关对文烈宏被举报犯罪作撤案处理,对张某波被举报犯罪作出刑事拘留决定。
据常德市人民检察院介绍,由于部分受贿对象涉及到长沙、株洲、永州、怀化、湘西等多个地区,调查难度大。最后由多地区的检察、监察机关协作配合,重新补充收集了大量的证据材料,进一步复核受贿人及关键证人。
2017年2月28日,湖南省纪委对周符波立案调查。除周符波外,单大勇等多名“保护伞”相继落网,其他涉案人员受到党纪政务处分74人、组织处理56人。
截至7月底,湖南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6396起,立案审查调查1489人,给予党纪政务处分953人,移送司法机关118人。
2018年3月10日,常德市人民检察院成立专案组对文烈宏案进行审查起诉。
“由于文烈宏涉黑组织与传统的涉黑组织差异较大,我们在查清每一笔违法犯罪事实的基础上,对每一名涉案人员的行为、地位、作用综合全案进行评判,既形成了分罪名的审查报告,又形成了分个人的审查报告,并在此基础上形成全案综合报告。另外,我们全面调查了该涉黑组织及其成员的财产状况,准确界定了涉案财产与案外财产。”据常德市人民检察院有关负责人介绍,为了摧毁黑恶势力滋生的经济基础,坚持“打财断血”,检察院安排了专门小组审查文烈宏案的涉案财产,对高达12亿多元的涉案资产、1000多个银行账户进行一一审查、甄别,补充了13册卷宗材料。
文烈宏一案共有25名被告人,犯罪行为和违法行为达60起。由于案情复杂,常德市人民检察院和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案件事实,达成了分案处理的共识。
据了解,分案首先是一分为二,将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和非组织成员案件分开。另外,黑社会性质组织“保护伞”在侦查阶段就已经分开,另案起诉。再次是一分为三,将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的25名被告人的案件,在不降低审级的前提下分成三个案件提起公诉和开庭审理。
“文烈宏对该犯罪组织有很大的控制力,即使出庭受审时,其组织成员面对文烈宏仍然对其极其畏惧。如在庭前会议时,文烈宏提出要“排非”(排除非法证据),原本没有申请“排非”的3名骨干分子也都当庭提出申请。庭审过程中,文烈宏矢口否认的犯罪事实,骨干分子要么否认,要么就沉默。”据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介绍,如果一案处理,在庭上面对文烈宏,要他的亲属指认他的犯罪事实,难度很大。
由此来看,分案有利于庭审组织,提高庭审效率。还有利于保障被告人、辩护人的权利,每个人有充分时间发表自己辩护意见和陈述意见。
在一审开庭前,主要受害人张某波在检察机关的多次劝导下同意出庭作证。张某波在出庭作证时,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当庭证实文烈宏涉黑组织对其个人、家庭以及公司企业的巨大伤害。
2019年1月15日,湖南省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文烈宏案作出一审判决,首犯文烈宏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行贿罪、敲诈勒索罪等15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全部财产,其他24名犯罪集团成员分别被判处一至二十五年有期徒刑。6月19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文烈宏案进行二审宣判,全案驳回上诉,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