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中国国内亲美“第五纵队”
国内最大直径盾构机“春风号”鼎
国内最大红茶饼亮相福建福安
共享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
四十个陀螺——老人的身体健康了

警惕中国国内亲美“第五纵队”

2019-08-29 16:48 主页 来源:未知
警惕中国国内亲美“第五纵队”

佛朗哥的一位将领率领四个纵队的法西斯军队,进攻共和军控制的首都马德里。战前,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该将领说他会用四个纵队围城,但另外还有一个潜伏在城内的纵队会做内应。

从此,“第五纵队”就作为敌后内应力量的总称流传开来。

第五纵队是指在内部进行破坏,与敌人里应外合,不择手段意图颠覆、破坏国家团结的团体。中国内部潜伏的第五纵队,泛指那些被西方洗脑和金钱收买隐藏在我方内部的汉奸、叛徒、卖国贼和尚未曝光的敌方间谍。

希特勒擅长利用“第五纵队”

从二战前期几次不流血的征服,到二战全面爆发后对众多国家的大规模入侵,德军每次行动几乎都能得到不同国家内部支持纳粹的“第五纵队”协助。

希特勒的宣传部长戈培尔,是德国“第五纵队”的直接培育者和指挥者。他认为,就算在对手内部不存在这股力量或力量很小,也要虚张声势,造成有一个非常强大的“第五纵队”的假象,以扰乱对手阵脚。

美国对华战略意图解析

美国著名政治学者亨廷顿曾在《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说:

【“对一个传统社会的稳定来说,构成主要威胁的,并非来自外国军队的侵略,而是来自外国观念的侵入,印刷品和言论比军队和坦克推进得更快、更深入”。】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已经把中国当做主要敌人,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按照特朗普的战略构思,美国将尽量与俄罗斯达成和解,集中力量对付中国。

奈何美国国内反普京势力极强,特朗普这一目标未能实现,而且被扣上通俄的帽子。

可以认为,如果美俄和解,甚至不排除俄罗斯加入美国阵营,中国将面临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战略危机。

美国目前试图不断对中国施加压力,在中国内部制造对美妥协的舆论氛围,通过亲美“第五纵队”的里应外合,在谈判桌上获得战场上无法得到的利益和条件。

通过持续的压制,逐步瓦解中国的对抗意志,消灭中国内部反美势力,压制反美声音,最终“扳倒中国”,从而如同解体苏联一样,消灭威胁美国霸权地位的最大战略对手。这是美国最为期盼的代价最小、效益最大的理想模式。

中国内部亲美“第五纵队”的类型

有学者指出,美国对华战略的根本支点就是汉奸“第五纵队”。

中国这样一个核大国,美国只会通过代理人战争消耗中国国力,绝不敢直接进行军事冒险武装侵略中国。美国能够颠覆和侵略中国的唯一重要前提条件,就是中国内部不计其数的汉奸“第五纵队”。

美国通过拉出来,打进去,安排留学,赠与资金、发放绿卡,提供庇护,窝藏赃款等各种手段,在中国各界安插间谍,培植代理人,拿着他们的犯罪证据和窝藏赃款逼其就范,培育潜伏在中国内部的“第五纵队”。

1、美国精心伪装的各类基金会、各大学培训机构,以文化、经济交流为名,全面渗透中国社会;

2、美国战略大师基辛格和布热津斯基及其他智囊机构成员,频繁到中国,积极干预中国改革开放进程;或把中国拉入美国体系,夺回1949年丢掉的中国;或让中国在内乱中肢解;

3、在中国培养一批鼓吹新自由主义的经济学家,误导中国改革开放的方向,让中国发展房地产,继续沿着低技术的道路前进,全面降低中国与美国较量的国家实力。

5、作为政治斩首行动的一环,大力培养一批宣扬西方宪政思想的中国学者,大肆攻击中国的法律制度和政治制度;

6、利用中国向西方选派留学生和寻求西方金融合作的机会,培养一批顺从西方理念、甚至被秘密收买的金融学者进入中国金融体系,以图全面控制中国的金融体系;

7、培养、资助一批学者,借其口指责中国民众“极端民族主义”,以此消磨中国的爱国主义(中国爱国主义是抵御美国文化战略的特效药);

8、在原国民党军政人员后裔或具有明显自由化倾向的人中,着力培养一批政治学者,以学术的名义宣扬普世价值和美国价值观、自由民主,攻击新中国开国领袖,虚无新中国历史;

9、利用基督教的迅猛扩张,彻底扫荡中国毛泽东思想和共产主义的残迹,争夺下一代。

10、以美国为首,以欧洲和日本配合,高层政治层面,对中国境内的分裂势力予以各种声援。而美国和欧洲、日本的隐秘机构,则对危害中国安全的各种反华势力,予以具体支持。

美国培育第五纵队的执行机构

在俄罗斯和中国两国境内运作的形形色色的所谓“支持民主”和“人权”组织事实上就是颠覆组织,背后的金主是美国国务院以及与美国政府有关的美国私人基金会。这些非政府组织(NGO)的真正意图是破坏这两个有能力反抗美国霸权的国家的稳定,从而推进美国霸权。

在冷战期间真正帮了中央情报局大忙的是诸如‘福特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卡耐基基金会’等这样的大牌基金会。

中央情报局将经费拨到这些基金会的帐上,然后这些基金会再以自己的名义把钱“捐助”给中央情报局指定的对象。

洛克菲勒基金会支持亲美的中国大学教授,在中国运作的美国公司不断创造花瓶“董事会”,吸收高官们的亲属,为他们提供高额“董事费”。

福特基金会大举进入中国,对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和研究生院及其他一些著名大学的经济学者,提供资助,邀请其到哈佛大学等美国各类机构进行“访问研究”。中国一些专家公开主持美国福特基金会关于中国跨国公司发展的课题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