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熬夜,“熬日”才更可怕
济南百万学子宣誓祖国 担当时代
两场大活动在济南举办折射出什么
京沈故宫联合办展 为新中国庆生
当内外因素皆有利民进党蔡英文连

比起熬夜,“熬日”才更可怕

2019-09-03 15:34 主页 来源:未知
比起熬夜,“熬日”才更可怕

比起熬夜,“熬日”更可怕
比起熬夜,“熬日”更可怕
博主“千面娇娃杨老师”曾说:跟熬夜对应的是,你每天白天在办公室无所事事装忙赚表演费,叫熬日。
在我看来,超标的伪工作就是熬日,让你事倍功半,透支激情,麻痹内心,产生挫败感和倦怠感。
伪工作,职场普遍存在
朋友聚会上,一位朋友抱怨她的伪工作:
上早班车后,先打开指定学习APP攒积分;
到单位后,打开定位,登录打卡系统签到;
电脑开机后,点开学习软件播放被选修课;
午休时群里收到答题通知,然后扫码作答;
下午开会,她做会议纪要的时间比开会长。
她感慨规定动作没做好,小则影响个人工资,大则影响集体评优。等做完规定工作,留给业务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有没有上班,看签到签退的时间;有没有开会,看有没有签名打卡;开会开得好不好,看工作留痕规不规范。
有时学习系统在线人数较多,导致界面打不开,得一遍遍刷网页;
有时钻研业务,临时说要答题,钻研业务的心流时间被强行打断。
朋友越说越激动,说自己的工作目标是成为业务骨干,但深受工作中的伪工作的折磨,让工作和学习浮在表面,流于形式,浪费时间,影响心情。
朋友说的伪工作,职场上随处可见,仅用1年就学完4年制MIT计算机科学课程的学霸斯科特·扬说:
所谓的“伪工作”,指的是查收邮件、浏览网页以及对未来影响短于6个月的任务,虽然这类事项与工作有一定的联系,但它们并不能帮助你实现重要的工作目标。同时,在工作时间内虚度光阴,一事无成时,也是一种伪工作的状态。
伪工作,需要宽容理解
每个人的工作中,都有伪工作。我觉得,越是大公司、大机构,伪工作占比越高。
我以前的公司,有次要给有关部门出具情况说明,先拟好电子版内容,找主管过目修改后,申领印有公司名称的抬头纸打印,然后填写盖公章的申请表,经主管、部门经理和分管经理三级审批,才能把章盖上。
对此我有抵触情绪,后来听说不是跟效率过不去,而是曾有人私盖公章造成重大损失。
以前说隔行如隔山,现在同行也隔山。规模越大的公司,专业分工越细致,每个流程点的操作人员和检查人员,都有相应的指导文件和考评指南。
操作岗位有人离职不会影响运转,监察岗位有人越权不能掀起波澜,制约以制衡。
变更哪颗或哪几颗螺丝钉,业务还能正常运转,启动“招聘-培训-上岗”,培养皿中的适岗员工立马上手。
由于分工细致、权力分散、流程控制造成的伪工作,虽存在效率损耗,但也保证大局安稳。
所以,提到伪工作,如果你像我朋友那样全盘否定、全面排斥的话,你需要消化更多负面情绪,做出更多心理基建,用有上限的时间精力,去抗衡伪工作带来没下限的情绪疲惫。
比起熬夜,“熬日”更可怕
比起熬夜,“熬日”更可怕
伪工作,更需时刻警惕
有些伪工作是公司文化的跑偏——公司装忙。
正经业务没多少,却让人不得闲,熬鹰式加班,下班前开会,周末搞团建。
匆匆上马的立项项目,忙活几天又被砍掉;整天开会头脑风暴,风暴不出建设性结论;得了建群狂热症,群数总比人数多。
有些伪工作是公司管理的应付——个人装忙。
你让我学习积分,我静音播放;你让我休息时开会,我直播加班。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用事务性的忙碌把自己灌醉。
朋友圈给领导点赞,微信群为上级捧哏,虽然没什么成果,但真的忙翻了。
习惯伪工作后,渐渐活成和菜头所说的“大公司里的活死人”——你提升的未必是业务能力,而是做员工的能力,就是提升自己好用的水平。
无论在哪打工,无论为谁打工,无论和谁打工,都能面带微笑,理解命令,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执行完毕,习惯加班、补锅、背锅,习惯写邮件、写总结、写PPT,习惯有条不紊地和其他部门扯皮,按照公司风格完成任务。
所以,别看自己一天忙忙碌碌,就被劳苦功高的自己感动,定期自我复盘:提升的是业务能力,还是做员工的能力?是忙于工作边角料,还是攒下核心竞争力?
真工作,才是硬核指标
伪工作,也难以避免;真工作,才是立身之本。
我心中拎得清的职场高手,能区分真工作和伪工作,并将其调和成最佳配比。
我们中的大多数之所以又忙又累,钱少愁多,很可能是总工作时间很长,但真工作时间很短。
其实,真工作的所需时间,比我们想象的要短。
哥伦比亚大学的乔西·戴维斯博士,在《每天最重要的2小时》一书中说,当生理系统处于最理想的状态时,每个人都可能表现出令人惊讶的理解力、情感控制力、解决问题的能力、创造力和决断力,但其实这种时间段不会持续太长。
作家毛姆说,达尔文每天工作3小时就成了著名科学家,作为一个作家,每天3小时的工作时间就足够了。
麻省学霸斯科特·扬说:如果每天能投入四五个小时,来完成重要的工作,那么你就战剩了世界上95%的人。
比起熬夜,“熬日”更可怕
比起熬夜,“熬日”更可怕
如何压缩伪工作,增强真工作?
1.记录工作日志
斯科特·扬提出记录工作日志,操作很简单,只需记录每项工作的起止时间,坚持几天,然后分析。
首先区分并划分伪工作,我的经验是:
如果是项目型的工作,引入报关术语“净耗”的概念。净耗是加工生产中,物化在单位出口成品中的进口料件数量。
拿我写作来说,随便看一篇文章,这是伪工作;只有确定选题后,找到有参考价值的文章,甚至引用部分内容在成稿里的是真工作;
如果是指标型的工作,结合公司的KPI,再来斟酌自己的KPI,公司KPI规定数量,但自己的KPI规定种类的数量。
拿我上班来说,公司规定我每天完成10单,我会希望这10单里种类多元,让我接触到更多案例,查阅更多资料,询问更多牛人。
对于想做业务小能手的我来说,伪工作也分轻重,重复性工作>沟通型工作>定工作计划>上下班通勤>合群型工作。
我对自己的要求是,真工作时长达4小时,如果上班遇到棘手的案例,当天写作任务就减轻。
因为我知道,以我的思辨力和专注力,再增加工作时长,达不到心中的质量OS标准,还会让身心疲惫滋生怨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