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难
国航正式聘用首批台籍乘务员
11月2日,147条公交线路将调整!
山东男婴被埋案疑团重重
济南市再推18大类77条措施

中国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难

2019-11-02 08:55 主页 来源:未知
中国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难

  时针拨回2018年11月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成为中国金融机构必做的答卷。

  一年过去,答案如何?

  中国央行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末,普惠小微贷款余额同比增长23.3%,增速比上年末高8.1个百分点;民营企业贷款余额同比增长6.9%,增速比去年同期高0.2个百分点。

  中国工商银行相关负责人向中新社记者表示,工行支持民营企业的融资规模及信贷客户数量在增加。截至9月末,工行本外币境内民营企业公司贷款余额近2万亿元(人民币,下同),较年初增长超1700亿元;民企有贷户较年初增加超过1万户。

  中国建设银行也表示,2019年,建设银行设置民营企业年度服务目标,稳步提升民营企业贷款在新发放公司类贷款的比重,民营企业客户数量和金额要“双提升”;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新增1831亿元,增速不低于30%,预计高于贷款增速21.7个百分点。

  从数据上看,民企贷款余额增幅不低,金融机构信贷支持民营和小微企业的倾斜力度确实加大了。从“破题”到“解题”,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症结,到底在哪?

  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难,难在无信用记录“首贷难”,难在没有固定资产“抵押难”。调查结果显示,小微企业通常要熬过了平均3年的“死亡期”后,才可能获得银行贷款,而小微企业一旦获得首次贷款,随后获得第2次贷款的比例是76%,获得4次以上贷款的比例是51%。

  “首贷难”怎么破?在山东德州,中国人民银行德州市中心支行印制了《首贷培植明白纸》,联合工信局、工商联,精选民营和小微企业名单不定期向金融机构推送,选择处于成长期,有潜力、有市场、有前景,有融资需求但尚未获贷的民营和小微企业作为培植“种子”企业。截至9月末,德州市金融机构已累计走访、建档培植企业1143家,通过培植获得首贷企业达到1023家,累计贷款金额8.84亿元。

  “抵押难”怎么解?在民营经济较为发达的浙江台州,为了破解民营和小微企业信息不对称问题,搭建了台州市金融服务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截至今年9月末,平台共归集30多个部门118个大类的信用信息,包括用电、用水、纳税额等体现企业经营状况的重要指标,信息量达3.15亿条。浙江泰隆商业银行行长王官明说,正是有了这个信息共享平台,浙江泰隆商业银行90%左右的贷款都是信用保证贷款,极大地降低了银行对抵质押品的依赖程度。

  “融资难”得到缓解,那“融资贵”问题呢?

  央行数据显示,今年9月份企业贷款利率是5.24%,比去年的高点下降36个基点。

  民生银行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作为新中国第一家主要由民营企业发起设立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中国民生银行烙印着民企基因。民生通过加强管理,加大资源保障力度,优先保障民企信贷额度供给。同时,健全融资成本管理的长效机制,下调民企贷款价格,力争缓解民企、尤其是小微企业的融资贵问题。

  在山东青岛,当地金融机构在调研中发现,在众多民营小微企业中,科技型小微企业融资贵的问题尤为突出。为此,青岛推出了科技金融投(保)贷融资模式,在优惠的贷款利率、担保费率及贴息政策支持下,企业所需承担的融资成本仅为3.18%左右,大大低于此前7%左右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