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黄金的改革操盘手
山东人马上要多一个假期了
国内至少有10个城市三个季度达成
中国原创新药填补全球17年空白
中国原创治疗阿尔茨海默病新药

中国黄金的改革操盘手

2019-11-04 14:38 主页 来源:未知
中国黄金的改革操盘手

大学毕业后,宋鑫就进入黄金行业,在此后的三十多年里,他先后在黄金管理局、中国黄金总公司(中国黄金集团公司的前身)、中国黄金集团公司等单位任职,是中国黄金行业管理政策逐步放开的见证者和参与者。
 
近期,《70年70企70人》专访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宋鑫,他向我们讲述了黄金行业管理政策的变迁、近年来黄金集团的改革以及未来的发展。
 
 
改革开放助力黄金行业:由计划经济管理到市场化交易
 
中国开采和使用黄金已经有4000多年的历史了,黄金自古就被认为是身份地位的象征,由此形成了中国人崇尚黄金的独特文化。黄金具有商品和货币的双重属性,从商品用途看,黄金可用于装饰,还是医疗电子航天工业的重要原材料,从货币用途来看,黄金又是重要的储备资产和投资工具。基于此,在新中国成立后到改革开放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国对于黄金的生产和流通施行了较为严格的管理,在生产方面,由专业管理机构实行全国集中统一管理,在流通方面,由中国人民银行“统一管理、统购统配”。
 
宋鑫参加工作时正值我国黄金行业的管理政策逐步放开,他亲历了黄金行业的管理机构的沿革,由过去的国家黄金管理局发展到冶金部黄金局,再变更为国家经贸委黄金管理局,2003年中国黄金集团公司组建。宋鑫说,通过改革,他所在的单位由过去的国家黄金行政管理机构,转变成了一个中央企业。
 
2017年中国黄金集团公司进行公司制改制,公司名称确定为现在的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也是中国黄金行业唯一一家中央企业。
 
谈及改革开放,宋鑫说:“在黄金行业,管理体制经历了由计划经济管理模式到市场化交易模式的转变。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实际上本身就是一种改革开放的产物。”
 
中金珠宝混改:集合不同所有制优势 提升企业竞争力
 
2017年2月,宋鑫被任命为中国黄金集团公司董事长。1个月后,国家发改委会同相关部门启动了第二批10家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工作,中国黄金集团公司旗下的中金珠宝位列其中。为了加快推进混改方案,作为中国黄金党委书记、董事长的宋鑫一年4次调研中金珠宝混改工作。
 
2017年8月中金珠宝混合所有制改革顺利落地,同步引入战略投资者、产业投资者,并开展员工持股计划,实现了多元产权背景的投资者同批入股,引入了22.5亿元资金。这些具有协同效应的战略投资者中,比较典型的是京东和中信证券。
 
宋鑫介绍说,黄金集团过去和京东有合作,也看到了京东在线上交易、物流配送等方面的优势。而中信证券本身对黄金产业有研究,作为一个综合咨询机构,它对中金珠宝将来的股改等方面也很擅长。
 
在今年10月26日由网易财经的举办的“中国企业高质量发展论坛”上,回顾当年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国黄金集团董事长宋鑫在会上说:“控股股东要有胸怀,好的板块要舍得拿出来,大家共享。”他表示,珠宝产业是充分竞争的,市场化程度很高,大部分都是民营企业,面对如此激烈的竞争,“混改”能把不同所有制的优势集合在一起,提升企业竞争力。
 
创新市场化债转股
 
2016年10月,国务院发布了《国务院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及其附件《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提出要鼓励公司进行治理改革,推广证券化、改善债务结构、债转股等。随后一系列相关配套措施陆续出台,加速推进市场化债转股进程。
 
在此背景下,2018年,中国黄金集团公司推行了市场化债转股,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中国黄金集团下属中金黄金股份有限公司与国新资产、国新央企基金、中鑫基金、东富国创和农银投资等5家投资机构签署了债转股增资协议,增资金额达46亿元。中国黄金集团利用上市公司平台优化债转股方案被投资机构誉为“债转股2.0版”“债转股升级版”。不同于此前市场上单纯的市场化债转股项目,此次案例的优化之处是中国黄金集团将旗下优质资产中国黄金集团内蒙古矿业有限公司注入上市公司平台——中金黄金(600489)。
 
2019年6月27日,中金黄金收到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中金黄金股份有限公司 资产重组并募集配套资金有关问题的批复》,国务院国资委原则同意公司本次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的总体方案。 2019年10月8日中金黄金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发的《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项目审查一次反馈意见通知书》,需要公司就有关问题 作出书面说明和解释。
 
根据此前公告,此次市场化债转股分两个步骤。一是投资者增资入股中原冶炼厂,即中金黄金引入5家机构以现金及债权方式向中原冶炼厂进行增资,这5家机构合计出资46亿元。二是增资完成后,中金黄金拟分别向中国黄金集团以及这5家机构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其中,向中国黄金集团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其持有的内蒙古矿业90%股权,向5家机构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中原冶炼厂60.98%股权。
 
根据8月29日公告的《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报告书》,根据评估结果,标的资产(指中国黄金所持有的内蒙古矿业90.00%股权,国新资产等5家机构合计所持有的中原冶炼厂60.98%股权)总对价为85.05亿元,其中79.35亿元对价由上市公司以发行股份的形式支付,5.7亿元对价以现金形式支付。
 
公开报道显示,截至2018年12月29日,中金黄金到账资金44.3亿元,完成还款42.7亿元,中国黄金集团负债率由70.86%降至66.85%,中金黄金由61.26%降到49.69%,中原冶炼厂由85.5%降至57.11%,均超额完成了国资委下达的目标任务。
 
宋鑫介绍说:“通过债转股,中国黄金集团有效地降低了负债率,也给这些投资者提供的新的机会,使他们成为股份公司的股东。而且上市公司的流动性非常好,这样他们的投资回报、退出就更有了保障。”
 
国际合作:“一带一路”是黄金之路
 
宋鑫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谈及矿产资源的安全问题。在专访中,宋鑫介绍说,我国黄金矿山小而散,大型、特大型黄金矿山仍然较少,以铜金矿为例,我国的铜金矿对外的依存度达到了70%,国内自产的铜金矿远不能满足需求,大量的铜金矿需要进口。
 
在他看来,“一带一路”是一条黄金之路,也是非常好的一个矿业开发的机会。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矿产资源丰富,不完全统计,“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黄金资源储量23600多吨,占全球资源总量的46%,产量1150多吨,占到了全球的36%。全球十大黄金矿山中,有7座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同时在黄金消费方面,沿线国家的黄金消费占到了全球的80%,全球十大黄金市场中有六大黄金市场在“一带一路”上。
 
宋鑫讲到,近几年中国黄金集团积极地“走出去”,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参与矿业开发与合作。中国黄金集团公司目前在刚果布、吉尔吉斯斯坦、加拿大和俄罗斯等国家都有一些矿产项目,在非洲刚果(布)建设的索瑞米铜铅锌矿已经投产运营,吉尔吉斯斯坦有两座矿山,一个是金铜矿已经投产,另外一个金矿正在建设,俄罗斯的金矿是刚刚交割,正要进行建设前期的准备,2016年还收购了加拿大埃尔拉多黄金公司贵州锦丰金矿82%的股份。
 
“这个布局我们还将进一步的强化,进一步物色可能的投资机会。在具体项目的开发过程中,我们想要尽量与合作伙伴以及当地企业一起联合开发,这样既能分散风险,也能够把不同的优势嫁接起来,防止单打独斗。 ”宋鑫分析说。
 
“科技创新”成为黄金行业发展新引擎
 
黄金在勘探、开发、选矿、冶炼的全过程对科技水平的要求很高。关于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的做法,宋鑫称,在地质勘探上,黄金集团力图将新型的钻机和新的成矿理论、认知结合起来,寻找新的矿体。在开采方面,现在都在浅部开采,并逐渐向深部(深部或中深部都是超过1000到1500甚至到2000这个阶段)进军,深井开采过程中如何防止高温岩爆通风等成为新的技术课题。
 
他介绍说,在选冶方面,这些年中国黄金集团突破了低品位、难选冶黄金的提取,生物氧化、原矿焙烧、加压预氧化等世界先进提金工艺均已实现工业化,技术指标也都处于国际领先水平。
 
尽管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就,作为中国黄金集团的掌门人,宋鑫依然认为,全行业、全产业链的产业技术进步在新的时期还是有很多文章可做。“多金属综合回收、环保技术、数字化和智能化矿山,无人值守等科技创新,也都在推进过程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