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存在长期通胀或通缩的基础
揭秘吉林珲春林区野生虎豹数量
中国成投资者疫情危机“避难所”
中国经济观察长期向好信心足
新晋中国第四大风电巨头

揭秘吉林珲春林区野生虎豹数量

2020-03-22 14:33 主页 来源:未知
揭秘吉林珲春林区野生虎豹数量

  1998年,中俄美三国专家在中国东北地区做过一次大规模虎豹专项调查,发现吉林珲春林区东北虎仅为3至5只、东北豹2到4只。22年后,珲春林区已成为中国野生虎豹分布最多的区域。最新统计数据显示,这里累计拍摄到东北虎33只、东北豹43只。
 
  东临边境占地利
 
  中国东北是野生虎豹的故乡,不过从20世纪起,受栖息地破坏等因素影响,野生虎豹种群数量急剧下降,到90年代末期几乎匿迹。俄罗斯同期调查显示,彼时俄罗斯远东地区虎豹数量却在增加,这表明中国境内的虎豹被迫“出国”了。
 
  为了恢复虎豹的生存环境,2001年,吉林珲春东北虎自然保护区获批成立,4年后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为中国首个以虎豹及栖息地为保护对象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此后的近20年里,珲春林区频现虎踪豹影,珲春林区与俄罗斯东北虎种群之间的多条生态廊道得以打通。“珲春这片栖息地是中国老虎种群恢复的桥头堡,是老虎向内地扩散的要地。”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东北区域项目办公室主任刘培琦说。
 
  其实虎豹“一去一回”并不容易。保护区创建之初没有资金来源,珲春林业局就从企业经营资金“挤”,全局过紧日子,并实施了最严格的森林资源管护制度。通过休养生息,珲春林区生态环境大幅提升,有蹄类动物数量明显增多,虎豹也从这里踏上“返乡之旅”。
 
  千里巡护赖人和
 
  巡护工作是虎豹保护的重要依托。珲春东北虎保护区管理局野生资源保护处处长高大斌是巡护员队伍中的一名“老兵”,他与这片森林和林间的野生动物打交道近20年,在野外多次与东北虎等野生动物正面遭遇。
 
  “早上四五点钟你跟我进山,梅花鹿、野猪随处可见,看到东北虎、东北豹足迹也不算新鲜事儿!”高大斌说。
 
  不过,野生动物多起来后也产生了新烦恼。“人与野生动物的冲突会随着它们种群的恢复而越来越凸显。”刘培琦说,这对矛盾是保护工作必须要迈过的坎。
 
  高大斌告诉记者,早些年,吉林省对野生动物造成的人身财产损害没有补偿措施,但东北虎吃牛事件频发,老百姓对保护工作有很大的抵触情绪。
 
  在这一问题上,该保护区利用从国际组织募集来的款项给因野生动物造成损失的百姓进行了补偿。“因资金有限,当时一头牛只能补偿30%。但总比没有强吧。”高大斌说。
 
  此外,珲春林业局还组织村民代表与相关部门召开联席会议,签订保护包保合同,设立虎豹监测热线电话和信息奖励机制,开创性地开展了多方共建共管联合保护的新途径。
 
  实践证明,这些举措效果显著。高大斌告诉记者,辖区内老百姓的保护意识有很大提高,不少村民都成了巡护员,更让人欣喜的是这片区域内基本见不到新猎套了。
 
  刘培琦认为,栖息地质量退化和破碎化仍是虎豹保护的难点之一。为虎豹规划建设生态廊道,探索保护区内原住民与虎豹共赢局面这个任务很艰巨,过程会很漫长。
 
中俄两国巡护员共同参与的东北虎栖息地巡护员竞技赛在珲春林区进行,中国巡护员在比赛中 (资料图)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摄
 
  顶层设计迎天时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以来,新政策相继出台、新机构陆续成立、监测手段不断革新,这些“顶层设计”基本在珲春林区率先落地。
 
  吉林省林业和草原局新近公布的23段东北虎、东北豹影像全部来自珲春林区。这些资料通过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东北虎豹监测与研究中心野生动物资源监测系统从野外实时回传。
 
  吉林省虎豹专家组专家蒋劲松表示,近几年,东北虎豹在中俄交界的珲春市活动比较频繁。“我们监测到了6个东北虎繁殖家庭和5个东北豹繁殖家庭,发现东北虎豹的幼体已经占到30%到35%的比例,这是非常理想的种群结构状态。”
 
  2019年底,中俄两国的虎豹保护公园已签署“三年合作行动计划”,双方将在虎豹跨境活动等多领域展开合作。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珲春林区成为中俄巡护员竞技赛等合作项目的承接地。
 
  刘培琦表示,中俄两国开展合作将对虎豹保护起到关键作用。世界自然基金会也一直致力于与中俄政府、相关机构加深合作,加强虎豹跨境保护和栖息地威胁因素监测等工作。
 
  早前,中俄交界的狭长地带曾因虎豹过于密集而引发各方担忧,不过最新的监测显示,它们正在走出这片狭长的“孤岛”,其中,东北虎最远已向内地深入百余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