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时费两三千,家长每月花两万
又见券业高管跳槽,中原证券总裁
“互联网+”型商业模式是否可持
重庆规上电子企业全部复产
实探上海几大商圈,客流量爆棚

又见券业高管跳槽,中原证券总裁辞职

2020-05-03 13:10 主页 来源:未知
又见券业高管跳槽,中原证券总裁辞职

券业高管“人来人往”不停,又有券业女将开启新的职业旅程。

4月21日,中原证券曾发布公告称,公司副总裁赵慧文女士因工作单位变动申请辞去副总裁职务。从监管岗位加入中原证券仅一年半的时间即离职,作为分管投行业务的副总裁,赵慧文的离去曾引起业内猜测。

不过,短短十天后,赵慧文的下一站旅程随即揭晓。4月30日,东兴证券公告显示,董事会同意聘任赵慧文为公司首席风险官。由于证券公司高管人员任职已改为事后备案管理,因此赵慧文的任期自董事会通过后即已开始。

在证券行业市场化不断提高之际,各类“CXO”的设计应用范围也更加广泛。早在2014年,“首席风险官”的概念就已呼之欲出。在证券行业文化建设强调“价值观、风险观、发展观”之时,各家券商首席风险官们在2020年将有哪些全新举措和动态,业内将持续期待。

中原证券任职一年半

从中原证券的副总裁到东兴证券的首席风险官,监管出身的赵慧文角色变化的十分迅速。

2018年10月,赵慧文加入中原证券,并在2019年1月被聘任为副总裁,分管投行业务。在此之前,2018年2月,曾在证监会有过20年工作经历的常军胜加入中原证券,陆续任职副董事长、总裁。彼时,两名来自监管系统的高管前后加入,被认为中原证券对合规风控的重视推向新高度。

除了分管投行业务,根据中原证券2019年年报,赵慧文还兼任中原证券北京分公司的负责人。另外,赵慧文还在2019年3月成为中证协投资银行委员会的委员。

不过,赵慧文与中原证券的缘分仅保持了一年半的时间。今年4月21日,中原证券即发布公告称,董事会于4月20日收到副总裁赵慧文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因工作单位变动,申请辞去公司副总裁职务。该辞职报告自送达董事会之日起生效。赵慧文女士辞职后将不再担任任何职务。

而在短短十天后,赵慧文的下一站旅程随即揭晓。4月30日,东兴证券公告称,董事会同意聘任赵慧文为公司首席风险官。由于证券公司高管人员任职已改为事后备案管理,因此赵慧文的任期自董事会通过后即已开始。

在赵慧文加入之前,东兴证券的首席风险官职务一直处于轮岗状态:在2015年上市之前,东兴证券的首席风险官由合规总监许学礼兼任;2015年9月,许学礼被聘任为公司副总并辞去首席风险官职务,东兴证券聘任张军为首席风险官,其同样曾在监管部门任职多年。

2018年10月,张军同样辞任首席风险官,继续担任东兴证券副总经理,首席风险官一职又由许学礼接回。在此次赵慧文“接棒”后,许学礼将继续担任东兴证券副总经理、合规总监。

加入“投行黑马”

从履历上来看,在正式投身证券行业之前,赵慧文的监管经验十分丰富,曾历任证监会稽查一局主任科员、稽查局综合处副处长、处长、发行监管部审核五处处长、证券基金机构监管部监管六处处长。无论是稽查局还是发行部、机构部,都与投行业务息息相关。

而在专业能力上,除了工作能力本身,赵慧文还拥有硕士研究生学历,并具备注册会计师、资产评估师等含金量颇高的证书。有知情人士向券商中国记者透露称,“赵处是一位实干派,专业能力相当过硬”。

对于中原证券来说,投行业务可算是其近年来发展的重点领域。在核心竞争力中,中原证券将“以投行为龙头的全业务链协同优势”放在第一位。2019年,中原证券完成IPO联席主承销项目1单,上市公司再融资项目3单,沪深两市股权主承销金额21.13亿元,同比增长523.30%。虽然已取得明显进步,但整体看业绩在行业中仍处于中游水平。

相比之下,2019年东兴证券共完成发行9单IPO项目、14单股权再融资项目,其中可转债项目8单,股票主承销家数排名位居全行业第10名。东兴证券2019年IPO承销金额67.43亿元,同比增长706.58%;再融资85.10亿元,与上年相比变化不大。虽然赵慧文此去担任首席风险官的职务,但东兴证券的确可算是更大的舞台。

此外,业内也有声音称,赵慧文系因待遇问题离职,不过该消息未经她本人证实。数据显示,赵慧文2019年在中原证券获得的税前报酬为126.21万元,在一众董监高中仅次于公司总裁。对比来看,东兴证券8名高级管理人员的平均薪酬超过250万元。在加入东兴证券后,其收入水平的确可更上一层楼。

起底35位首席风险官

在证券行业市场化不断提高之际,各类“CXO”的设计应用范围也更加广泛。早在2014年,“首席风险官”的概念就已呼之欲出。

2014年2月,中证协发布《证券公司全面风险管理规范(征求意见稿)》,要求证券公司实施全面的风险管理,提高证券公司的风险管理水平。彼时,征求意见稿中提出,证券公司应当指定或任命一名高级管理人员负责全面风险管理工作,即“首席风险官”。

不过,直至2016年年底,《证券公司全面风险管理规范》才正式落地。其中要求,首席风险官除应当具有管理学、经济学、理学、工学中与风险管理相关专业背景或通过FRM、CFA资格考试外,还应具备以下条件之一:

(一)从事证券公司风险管理相关工作8年(含)以上,或担任证券公司风险管理相关部门负责人3年(含)以上;

(二)从事证券公司业务工作10年(含)以上,或担任证券公司两个(含)以上业务部门负责人累计达5年(含)以上;

(三)从事银行、保险业风险管理工作10年(含)以上,或从事境外成熟市场投资银行风险管理工作8年(含)以上;

(四)在证券监管机构、自律组织的专业监管岗位任职8年(含)以上。

对于首席风险官工作开展的独立性,监管也予以充分考量。证券公司应当保障首席风险官能够充分行使履行职责所必须的知情权。首席风险官有权参加或者列席与其履行职责相关的会议,调阅相关文件资料,获取必要信息。证券公司应当保障首席风险官的独立性。公司股东、董事不得违反规定的程序,直接向首席风险官下达指令或者干涉其工作。

在各家上市券商2019年年报披露完毕之际,券商中国记者根据年报信息统计业内35位(不含申万宏源、中银证券)首席风险官信息。具体来看,其平均年龄在50岁左右;其中共有7位女性,占比20%。从工作经历来看,大部分首席风险官具备监管经验或法律背景。

在薪酬方面,35名首席风险官的平均薪酬(税前)为229.02万元,随各家券商高管薪酬水平而变动。其中,中信证券的合规总监、首席风险官以579.26万元的税前薪酬排在行业首位;华安证券、南京证券、西南证券等7家券商的首席风险官薪酬则不足百万。

在此前的征求意见稿中曾提出,首席风险官可由合规总监兼任,首席风险官不得兼任或者分管与其职责相冲突的职务或部门。虽然“可由合规总监兼任”的说法在正式文件中不再提及,但从目前35家券商任职情况来看,“合规总监+首席风险官”的情况相当普遍,共有11位高管身兼二职。

此外,“副总经理+首席风险官”、“首席风险官+首席信息官”、“首席风险官+董事会秘书”等搭配也不罕见。在35家券商中,单独任职首席风险官的高管仅有11人。

在工作职责方面,首席风险官负责全面风险管理工作,并带领风险管理部门推动信用风险管理工作,监测、评估、报告公司整体信用风险情况,并为业务决策提供信用风险管理建议。在风险事件暴露后,首席风险官同样责无旁贷。

例如,2019年8月,光大证券因MPS事件产生重大人士变动,合规总监和首席风险官即双双请辞。目前,光大证券由朱勤身兼副总裁、合规总监、首席风险官、董事会秘书4职。此外,华林证券的首席风险官也曾屡次出现变动,引起业内侧目。

在证券行业文化建设强调“价值观、风险观、发展观”之时,各家券商首席风险官们在2020年将有哪些全新举措和动态,业内将持续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