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疫情的宏观经济政策
民营诊所生死劫:复工后仍持续亏
27家上市银行涨薪!华夏涨幅最大
重庆南川破解贫困群众就医难
4月大宗交易成交219亿元

民营诊所生死劫:复工后仍持续亏损

2020-05-06 11:17 主页 来源:未知
民营诊所生死劫:复工后仍持续亏损

疫情带来的现金流压力成了民营诊所的生死劫,闯过去是星辰大海,撑不住就葬身大海。

疫情带来的现金流压力成了民营诊所的生死劫,闯过去是星辰大海,撑不住就葬身大海。

3月底的时候,第一个护士提出辞职,她说要去做电商、卖服装。此时,位于成都的吕医生连锁诊所已经复工快一个月,但客流量依然没有什么起色,一个店平均一天十四五个患者,3月整体收入比去年同期减少了45%。

“这种情况对每个人的打击很大,恐惧、不知道怎么办”,诊所创始人吕奉平对这位护士说“你尝试去做一下,如果不行,欢迎再回来,我们大家一起渡过难关。”

从此时到4月中旬,陆续有七八位护士辞职。吕奉平理解她们,工作时间由上二休一变成上六休一,又因为绩效较低,收入降低一半,一个月2000多,确实很难。

一位护士想要一个保底工资,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承诺”,2月停诊一个月,账上近300万现金流几乎耗尽。吕奉平把房产和车子全部抵押,贷款500万,这才继续撑下去。如果这笔也不够,诊所还有八九百万的贷款额度,希望渡过难关,撑过了3月和4月,如今终于看到了一点曙光。

吕医生连锁诊所的难关,是疫情之下全国民营医疗机构的一个缩影,“其他诊所还有关店的”,吕奉平说。广州艾力彼3月中旬发布的调查显示,2月份所有受访医院的业务量和营收都同比出现了下滑,九成医院存在资金压力,民营医院的处境更为艰难,近六成民营医院的现金流支撑不足2个月。

也有踌躇满志的。距离成都1300公里之外的深圳,卓正医疗在疫情最严重的2月份收入也下降了90%,但由于卓正在2017年已经实现收支平衡,且为了筹建医院而在2019年下半年进行了D轮融资,因此现金储备较为充足,总裁周方看到了另一面。

“我们最近在上海打算开设第二家诊所,年前很难找地方,上海那些物业,贵不说,基本上都很满。但上个礼拜我们再去看,场地很多,很多餐饮、健身房空出来了,价格估计下降了30%左右。”

卓正今年预计还会增加几家诊所,而且重点要做医院,“疫情对各行各业产生的冲击肯定是巨大的,疫情的发展趋势我们改变不了,但我们应该尽可能地从危中寻机,减小影响,包括谈租金、选址等等这些东西,对我们反倒有利。”

疫情带来的现金流压力成了民营诊所的生死劫,闯过去是星辰大海,撑不住就葬身大海。

停诊,意味着没有收入

停诊政令是在1月31日收到的。

停诊,意味着没有收入,这在吕奉平的15年创业生涯中是第一次见,她的吕医生连锁诊所已在成都开了40家,均选址在常见的居民楼底商。

店铺租金要交,员工工资要发,设备折损依然要承担,现金流怎么办?尽管在2018年她拿到了一笔1000多万的融资,但早就用于门店扩张,所剩无几。本来打断今年启动第二轮融资,恰巧碰上疫情。

吕奉平记得2008年成都发生过一次大流感。那个时候,医生护士忙得焦头烂额,每天有大量发烧患者涌入诊所。尽管只是做了一些常规诊疗,包括情绪疏导,让患者多喝水休息。患者慢慢都好转起来之后,一个医生的存在感体现出来了。

这一次疫情,吕奉平原本也期待承担一些真正的工作,新加坡的诊所在疫情之中就发挥了很好的作用。但后来未能如愿,诊所被关停,中青年医生也被抽调去到防疫一线。早上9点到下午6点,医护到小区门口、高速路出口,帮助登记体温,在大型商场、高新产业园去做预检分诊。

这样的工作,“对我们医生来说,有一点浪费”,吕奉平说。而她要考虑的,还有诊所的生存问题。40个诊所,140号人,人力、租金、管理等所有成本,大概在266万左右,单单租金每个月就达70万。这些原本可以创造利润的数字,如今都是一种极为沉重的负担,时时刻刻压着吕奉平。诊所账上只有两三百万的现金,顶多能撑一个月。

集团总部办公室原本是在一个高档写字楼里,“2月份开始,我们就退租了。我们有一个500平米的大诊所,2楼、3楼以前用做康复理疗、医生培训,我们就把总部搬到这个区域。”吕奉平说,这样,每个月可以节约租金近5万。但这笔费用相对于诊所每个月的开支来说,无疑是杯水车薪。

同行关店的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地传来。吕奉平开始犹豫,要不要断尾自救。

但40家诊所,全都是一家一家开起来的,没有去收购,每一家都倾注了“吕医生”的基因和血液。在她眼里,就像一手带大的孩子,不愿意关停任何一家。权衡利弊之后,她选择了科创贷,把房、车全部抵押,贷了500万。

开个体诊所的朋友向吕奉平取经。她倒是时常鼓励他们,“只有一个门店,就好好做,把租金给挣起来,然后工资挣起来,其他赚钱的事儿,咱们先不说,先活下来,看到希望。”碰到想不开的,吕奉平会“比惨”一下,“你们比我有优势,我有100多号员工,压力更大,只能把房车全部抵押。”

卓正医疗2月份全国近30家网点有一半时间应政府要求停诊,加上患者不敢出门就医,就诊量和收入均下降了90%。

“为了满足部分患者需求,在疫情期间诊所能开还是尽量开着。”卓正医疗总裁周方说,相对关店而言,开意味着亏得更厉害,“至少人工支出多不少。”卓正医疗的成本结构中,人工成本支出占60%,租金占20%,每个月的总支出超过2000万元。

但卓正尚未遭遇现金流危机。2019年9月,卓正获得了D轮融资,“实际上,当时C轮的钱基本上没怎么用(4000万美元,2017年8月),因为计划开医院了,要做好有可能最坏的打算——医院会拖慢我们的发展速度,所以当时做了一个D轮融资,就为了确保公司在很极端的情况下,我们基本上不会死。”周方说,目前情况下,估计资金扛个五六年应该没问题。

原以为复工一切都会好转

然而现实却更崩溃

一如成都多云的天气,整个2月份,吕奉平内心阴郁不定。在关停的这一个月里,经常有患者咨询她,什么时候开业,很想过来看病。“只要复工,一切就会好转。”她迫切地等待着复工,早早为复工备好了防护物资、周转资金。

“我们觉得一开门,是有希望的,肯定有病人,回升比较快。”但令吕奉平意外的是,复工之后的这一个月,比以前更崩溃。

3月1日是复工的第一天。吕奉平一再叮嘱每家诊所员工在门口放好消毒液、穿好防护服。员工们信心满满地想打一个翻身仗。期待有一个好彩头的吕奉平,当时有想到患者量可能会下降一半,估计每家门店至少有二三十个病人。

但那一天,每个门店只有15个左右的患者。在接下来的日子,患者人数也并没有增加多少。整个3月份,患者人数比去年同期下降了45%。

卓正向来稳扎稳打,被视为“业界标杆”。但3月份,营业收入也只恢复到50%,4月份恢复到了60%左右,仍旧面临每个月亏钱的状态。周方说,原以为疫情在两三个月内就能结束,但实际可能持续得更长。

有力使不上,吕奉平立即陷入另一个恐惧状态,工资、药品效期、租金的压力,诊所面临的持续亏损。这是创业15年以来,她遇到最大的挑战——没有病人,“每一天都如履薄冰、如临深渊。”

3月3日晚上七点,诊所开了一次股东大会,有13个医生股东参加。作为创始人,吕奉平要做的是搞定贷款、对接药品供货商,把欠供货商的钱和买药的钱准备好。而从经营层面上来说,开这次股东大会,是团结医生股东,采取自救,商议出一个优化人力成本的方案:股东带头不休息,并调整护士的工作时间,从上二休一变成上六休一。

病人少,直接体现在员工的收入上,没有了绩效工资的支撑,医护的收入在疫情期间减少了至少一半。医生还比较稳定,但几位护士的离职就在这时发生了。

有一些病人闲聊时,无意说了一嘴,“以前你们门庭若市,现在门可罗雀。”这让原本就动摇不定的吕奉平又犹豫了。是否继续干诊所,是否转型做线上?她每天都在纠结——“租金压力这么大,员工情绪又不稳定,每天都在跟员工进一步去沟通,也在跟政府沟通。我们现在已经覆盖整个成都了,要不要去关一些门店,把线下的病人转为线上。要不要去做其他服务,比如开个动物诊所?”

从整个行业来说,诊所转让数量已经开始增加。据诊锁界统计,仅1~4月诊所转让数量,超过2019年全年的诊所转让量。尤其是在疫情高峰期后的3月,有317家诊所类机构寻求转让,是2月份的6倍。周方认为,如果诊所的资金储备不够,再接下来的几个月内,肯定是要再死掉一批。

“医疗行业是一个慢行业,不是一个暴利行业,我们是从一开始就认识到这一点的,一味追求快,跟医疗的规律相冲,就会出现很大危机,尤其碰上疫情这样的情况,会加速它的崩溃。”周方说。

进入5月,感觉春天终于来了

由于现金流充裕,卓正医疗团队保持了稳定,而对于对原本规划好的扩张,包括开诊所和建医院,周方认为选址和谈租金也更有利。

另一方面,虽然疫情对卓正的经营会有些影响,但做事环境更加安静了,心更定了。以前忙着做业务,有些内部管理没机会去做,或者不好推的事情,现在做起来也更有时间,对长远的发展会更好。

“以前行业内一会儿捧这个商业模式,一会儿捧那个商业模式,外界都很浮躁,现在反倒回归做事情的本身。疫情再严重,也要专注做我们的事,不能浪费时间。资金,只要是在安全的情况下,后面都可以赚回来。但因为疫情影响就停在这了,啥也不做了,是最不好。”周方说。

而吕奉平,在经历希望、失望、绝望,再一轮希望、失望……情绪像是一个钟摆,来来回回无数次纠结之中,也坚持下来了。

比较欣慰的是,相对3月来说,4月门店的人流量平均增加了10%。

而到了5月,吕奉平感觉春天来了。“按照往年,5月是淡季,因为天气不冷不热,发病率低。但从1号开始到现在,比我的预期好太多了。可能是和外出的人多起来有关,今天(5月5日)上午8点到现在11点,我一个人就看了13个病人。原本预计5月份是恢复到70%左右,现在可以乐观估计一下,可能恢复到同期80%左右”。

△吕奉平,受访者供图。

人流增加,意味着收入在增加,相应的,亏损幅度在降低。两个月时间,500万的贷款用去了126万,相比于2月的纯支出,现金流相对来说要显得宽裕了很多。

一些惊喜也随之而来。成都市政府准备投建一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下设20个卫生服务站,打算和吕医生连锁诊所长期合作。“跟政府合作,租金就不用担心,我就一心一意做好运营。”在吕奉平看来,政府在转变对民营医疗机构的看法。如若政府能购买诊所的服务,或许也是未来的一种路径。

企业在疫情期间可以不用承担医保,压力少了一些。租用的店面,一些业主给免去了一个月租金。再加上还有一笔八九百万的社保账户贷款尚未申请。吕奉平认为,还是可以过得去。

“虽然房车全部抵押了,但未来还是很值得期待。本来医生出身,基因在这里,也没有很恐慌。这么多年,把医生给饿死的,我还没发现。大不了就是多亏一点,今年不行,明年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