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培育壮大“鲁氢经济带”
撬动苹果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
山东5月经济数据出炉
开创县域经济跨越式发展新局面
多地开抢电商主播:现金奖励、买

撬动苹果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

2020-06-25 08:58 主页 来源:未知
撬动苹果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

 2019年12月,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加快推进苹果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2020—2022)》,实施苹果产业更新升级三年行动,有着150年种植历史、连续11年创中国果业第一品牌的烟台苹果,继上世纪80年代末品种革命后,再次拉开“果业革命”的大幕,掀起了振兴发展、再创辉煌的大潮。各主产县市区把苹果作为撬动乡村振兴、促进农民增收的产业支点,强化改革创新,积极探索实践,聚焦优布局、优结构、优链条,着力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抢占国际国内苹果产业发展制高点,涌现出很多先进典型,形成了许多好做法好经验,为全市苹果产业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样板示范。
 
琅琊岭:“中国好苹果”大赛金奖获得者
 
在莱州,提起朱桥镇由家村的“琅琊岭”,都能想起一句“琅琊岭上有三宝,荠荠菜、茅根草、火镰石头不用找”的顺口溜,这是当年琅琊岭恶劣环境的真实写照,土地贫瘠、沟壑纵横,遍布杂草和乱石,种地难成为困扰全村几代人的难题。整地改土、挖池蓄水、修建梯田,勤劳奋进的琅琊岭人战天斗地,把瘠土薄壤的丘陵改造成一片片高规格的良田,谱写了一曲“琅琊岭上无冬天,冰冻三尺照样干,干到腊月二十九,吃了饺子再动手”的热血赞歌。如今,琅琊岭上有了新“三宝”:苹果、鸭蛋、黑猪跑,昔日的荒山岭已发展成为集种植、养殖、观光、休闲等多功能于一体的现代农业生态园。
 
摘下了纸果袋,结出了金苹果。2019年11月,在陕西杨凌举办的“中国好苹果”大赛总决赛中,琅琊岭苹果一举拿下免套袋组金奖和最具价值生态果品奖2项大奖,成为比赛中最大的赢家。是什么让琅琊岭苹果在这个覆盖全国十大苹果产区、涉及近百万果农的大赛中脱颖而出?答案就在免套袋栽培技术上。苹果种植中的套袋环节是“重头戏”,仅套袋一项工序的花费就占到了种植成本的40%。针对这一问题,在山东省果树研究所指导下,琅琊岭开展了为期3年的无袋栽培试验,形成了最适宜琅琊岭气候土壤特点的免套袋栽培技术,每亩节约人工及纸袋、反光膜等成本8000元,产量增加20%以上,苹果的糖度提高4度左右、芳香类物质含量增加10%以上。苹果品质的提升带来了效益的提高,单价比普通苹果高出至少三成。
 
果树减少了,收入却增加了。在琅琊岭苹果园中,150亩矮砧种植示范园和100亩多品种试验园,是他们的“样板果园”。这两个曾经“年迈”的果园,通过老旧果园更新改造获得“新生”。矮砧种植示范园曾是一片郁闭果园,通过“隔行去行”去掉800多棵果树,行距由3米增加至4米,采用宽行密植模式栽培,通风透光性明显改善,树体光合积累增加,果园产量提高20%,“全红果”比例由40%增加至80%,收益增加30%。多品种试验园利用“高接换头”“剪大枝”等技术,将“老嘎啦”全部改良为“烟富8”品种,产量提高15%—20%,一等果率提高10%以上。
 
种养一体化,鸭子“管”苹果。免套袋苹果给琅琊岭带来了丰厚的收益,但如何在不套袋的情况下进行病虫害防治,成为摆在面前的新难题。他们通过探索种养一体、生态治虫,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在琅琊岭果园有一群特殊的“管理者”——鸭子,每只鸭子的成本在5元左右,它们以野草、草根、落果为食,对果树不会造成损害,产生的鸭粪为碱性,可以中和果园的酸性土壤。“鸭管家”的到来对病虫害防治和改善果园生态起到了大作用,土壤有机质含量提高了3%,病虫果率仅有1%左右。一只鸭子平均一年可产蛋接近300个,万余只鸭子仅卖鸭蛋又能增加收益400余万元。在养鸭获得成功后,琅琊岭开启了“以养促种、种养结合”的新模式,养猪也获得了成功。通过残次果、苹果渣替代粗饲料喂猪,猪粪便同时又为苹果生长提供有机肥料,每年可出栏黑猪1000多头,为琅琊岭带来收入超过800万元。
 
种友公司:多品种苹果示范园探索者
 
在招远,种友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打造的苹果多品种系列展示和栽培示范园,每年从7月下旬到12月上旬,果园品种各异、颜色不一的苹果高挂枝头,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目前示范园内苹果品种达到60多个,包括珊夏、华硕等红色果系,静香、瑞雪等黄色果系,岱绿、王林等绿色果系,实现了“早中晚、红黄绿、甜香脆”全覆盖,凡是市面上有的品种在种友基本都可以找到,成为优质苹果品种的展览园。
 
摇钱果成烫山芋,“苹果村”砍倒了苹果树。种友公司所在的招远市蚕庄镇彦后村,90年代末依靠种植红富士苹果,村里诞生了一批“万元户”,红富士成为村民发家致富的“摇钱果”,彦后村也成了十里八乡有名的“苹果村”。村里苹果园富士品种占到95%以上,近些年由于果园树龄老化、郁闭严重,果品质量难以保证,加之同质化竞争日益激烈,村里种植的富士苹果价格越卖越低,甚至有时为了不烂在地里,不得不按“次果”价格抛售。村里很多果农见没什么盼头,纷纷砍掉种植了多年的果树,改种起葡萄、樱桃等果树。种友公司也是入不敷出、连年亏损,最多时一年亏损接近百万元,到了危急存亡的关口。
 
有了新品种,多了新市场。种友公司通过考察,发现市场对非富士品种苹果的需求逐年增加,很多小众品种在销售旺季往往“一果难求”,利润十分可观。身处困境的种友看到了一丝曙光,率先踏上了优质苹果品种的更新之路。苹果品种更新的周期长、投入大、见效慢,对技术和耐心都是极大的考验。跑市场、进高校、下果园,从日本引进静香、信浓甜等国内稀有品种开展种植试验,从河南、陕西、泰安等地引进鲁丽、华硕等优系品种,并与山东果科所、山东农业大学、烟台农科院等科研院所合作探索培育自有新品种,种友公司押上“身家性命”建起了多品种示范果园。历经100多次栽培试验和300多次品质评价,最先挂果的20余种苹果收益开始显现:全国十几个省份的客商慕名而来,各品种苹果平均售价能达到6—8元/个、最高达到10元/个,每亩净利润超过3万元,相当于之前10亩富士果园在盛果期的利润,预计今年挂果的新品种每亩利润将超过10万元。尝到甜头的种友立即扩建了栽培示范园,加大品种引进和培育力度,计划用3年时间完成果园品种第二轮更新。
 
伐了老龄树,旺了老果园。依靠品种更新“重获新生”的种友公司,正通过老旧果园改造踏上新的征程。过去果园以乔砧密植为主,多数果树树龄超过15年、有的甚至超过了20年,由于树龄老化、郁闭严重,造成通风光照不良、树冠内膛空虚、抗逆能力减弱,陷入了低产低质低效的发展瓶颈。市里推行老旧果园更新改造为种友公司带来了新的契机,他们通过“隔行去行”“隔株去株”等方式,砍掉了近一半果树,但改造后的收效明显:机械化率明显提高,就套袋一项工序而言,原本需要9个人、1天完成的工作量,现在只需要1个人、半天就可全部完成,每亩节约成本800—1000元;果品质量明显提高,甜度平均提高6度、最高提高10度,着色度提高1倍以上;市场收益明显提高,单棵果树产量增加20%,总收入提高近30%。
 
绿杰公司:国内饮品醋行业标准制定者
 
龙口市有家企业,不仅种出了有机苹果,还“种出”了营养丰富、口感独特的“液态苹果”,这就是绿杰公司生产的苹果醋。绿杰公司通过“以二带一促三”的产业升级,以苹果醋“酵”响品牌、打开市场,站在了行业的制高点,成为国内饮品醋行业标准的制定者,市场上每10瓶苹果醋、就有1瓶产自绿杰。
 
1000亩生态基地,年产5000吨优质苹果。果醋好不好,关键在原料。为保证果醋的口感和品质,绿杰在精选万亩优质果园作为原料基地的基础上,自主打造了1000亩生态苹果示范园,种植了45000棵果香馥郁、甜度较高、适宜深度加工的特色品种“龙富短枝”“宫崎短枝”,较一般品种苹果出汁率提高30%、甜度增加3—4度。果园坚持自动化标准化绿色化生产管理,全套引进先进的水肥控制系统,可节水60%、节肥30%、节省人工70%,种植成本减少50%以上;配合果园生草、沼渣沼液有机肥等生物防治技术,自然生杂草可在枯草期全部粉碎,增加土壤有机质,形成了适宜苹果生长的果园小气候。
 
18道工艺监测,360天后熟陈酿。在绿杰看来,“要做苹果醋就要做让老百姓放心的良心醋,绝不能为了利益去生产勾兑货”。从鲜果采摘到自动包装,一瓶绿杰果醋要历经清洗榨汁、苹果酒发酵、原醋发酵等18道关卡考验。为增加果醋区分度,绿杰练就了二次发酵的“独门绝技”:采用自主筛选培育的专属醋酸菌种,运用先进的细胞固定化液态发酵技术发酵原醋,通过精确控制时间和温度,果醋转酸率可提高5%以上,发酵时间缩短50%,经过二次发酵的原醋酸味纯净,苹果中多数营养成分可以保留下来。原醋再经历360天的后熟陈酿后才可以进行调配,保证了绿杰苹果醋果香格外浓郁,口感更加绵柔醇香,确保呈现给消费者的是最高品质、最高营养价值的精品。
 
身价“发酵”6倍,销售突破1.7亿元。经过多年发展,绿杰已拥有3万吨苹果原醋发酵站,5条世界一流的全自动生产线,年生产能力突破10万吨。立足于苹果醋,绿杰开始自主研发生产苹果酵素、苹果醋粉等产品,苹果附加值可提高6倍以上。目前正与江南大学、济南果品研究院等合作进行益生菌发酵饮料等产品研发。市场是苹果产业的最后一环,也是提高附加值最为关键的一环。为扩展高端市场,绿杰在上海、南宁等大中城市建立分公司10家、设立体验店5个,先后在淘宝、天猫、京东、1号店等10多个电商平台开设网店,线上销售年增长率保持在10%左右,2019年实现销售收入超过1.7亿元。
 
大户陈家村:“智慧果园”创新者
 
招远市金岭镇大户陈家村依靠“苹果+大数据”现代果业管理新模式,打造“智慧果园”,种植“数字苹果”,把昔日一穷二白的“山旮旯”变为了果农发家致富的“生金地”。
 
水源是农业的命脉。大户陈家村山耩连片,灌溉水源少,土壤肥力差,“三年一大旱、月月地结干”,种出的苹果产量低、品质差,根本卖不上价。为解决水肥浇灌的难题,大户陈家村从以色列引进农业物联网技术,建设了省内规模最大、与省平台联网最早的“物联网+”管理平台,打造了1500亩“精准感知、自动决策、智能控制”的现代化果园,昔日的山岭薄地,摇身一变成为智能化生产管理的“科技高地”。
 
依托“土壤墒情监测和滴灌”“水肥一体化”等技术系统,在地下铺设覆盖全园的管网系统和智能芯片,在每棵果树下埋有微型喷头,系统通过综合分析土壤情况自动滴灌,使水肥相融后把水分养分定时定量、按比例直接提供给作物,精确控制、提升效率、避免浪费,较传统灌溉模式节水60%、节肥30%,每亩产量提高10%以上、收益增加5000元左右。研发集农业生产、智能室温、农业气象为一体的“安全农业云”系统,全天候监测田间地头的气温、湿度、雨量、风向、风速等数据等指标,果农通过手机足不出户就能查看到果园情况、掌握相关数据,只需一部手机或是一台电脑就能操作土壤检测、施肥浇水、果品销售等过程,实现了“坐在家里种苹果”。系统平台还能把种植、管理、销售等环节打通串联、形成网络,客户订购后可以对苹果种植、采摘、冷藏、包装、运输等环节实时跟踪,相关数据会在平台全程展示,实现从果园到餐桌全链条式的质量控制,赢得了客户信赖。2019年,大户陈家村的苹果全部被深圳百果园等大型企业订购,售价高出市场价格50%以上。
 
小草沟村:苹果苗木繁育引领者
 
小草沟村坐落于莱州市郭家店镇,是一个仅有256户660名村民的小村,但就是这个名不见经传、70年代末还要吃国家返销粮的“小山村”,却孕育了苹果苗木繁育的“大产业”:年出圃苗木300万株、销售额超过5000万元,带动村民人均收入翻了7番;苗木远销21个省份,山西、陕西等苹果种植大省80%的果树苗木从这里发芽;成为国家级果树无病毒苗木繁育基地、国家优质苗木繁育基地,被称为“中国苗木第一村”。
 
只要长苹果的地方,就有小草沟苗木。小草沟拥有优质苹果砧木品种120多个,是全国最大的苹果种质资源库,繁育的苗木在全国种植面积已超过3000万亩,覆盖国内所有苹果产区。很难想象,如今这片生机盎然的培新热土,30年前还是无人问津的撂荒地。小草沟村人开山治水、披荆斩棘,动用了14万公斤炸药,凿秃了500条钢钎,挖空了93万方土石,建成了7个扬水站、5个蓄水池、7口大眼井,耗时8年愣是在一望无垠的山岭地栽满了苹果,成就了“荒山长苹果”的奇迹。如今,村民的生活改变了,但小草沟精神没有变:“别人家有的,咱家都得有,别人家没有的,咱就自己种出来”。靠着这股子倔劲,小草沟在全国首家建立起苹果无病毒苗木母本园和采穗园,专注于苹果苗木繁育和脱毒等技术研究。“好的法子就去学”,国外60年代就运用组培技术批量生产苗木,而国内一直沿用海棠种子压条繁育的“笨”办法,小草沟人四赴欧洲,多次到美国、日本拜师学艺,在国内率先建成苗木繁育组培室,一改国产苗木出圃慢、一致性差、成活率低的状况,最快1月成苗、2年出圃、成活率达到90%以上。“好的苗子就去引”,从意大利、英国等引进多个砧木新品种,尝试与不同品种进行嫁接,可将6—8年的换苗期压缩至3年以内,5米以上的树形矮化至2—3米,有效节约土地40%,增产50%左右。“好的品种就去种”,创新培育首富1—3号、太红嘎啦等9个独有品种以及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烟富3号”,在2018年国内最高级别农业高新技术博览会——杨凌农高成果博览会上荣获“优秀展示奖”,“小草牌”苗木连续3届在农高会上获得“最受农民喜爱的苹果苗木”。
 
谁说5月底不能种苹果?苹果种植期素有“金三银四”之说,过了4月因苗木发芽,栽种后很难成活。因此每年3、4月份,大量苹果苗木集中涌入市场,同质化竞争激烈,而4月过后又有价无市,“火不过俩月,五月就打烊”成为苗木企业的通病。而对于种植大户来说,往往苗木栽培的时间久、战线长,集中出圃的苗木并不能满足长线需要,后期即使出价再高也是“一苗难求”。小草沟村通过探索发现,湿度是影响苗木贮藏时间的关键。为延长保鲜时间,小草沟村投资建设8000吨级苗木保鲜库和3000平米苗木分级包装车间,通过合理控制温度、湿度、光照等,成功将栽植时间推迟2个月左右,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不仅拉长了销售高峰期,还为农户种植争取了宝贵时间,苗木价格比早期提高30%以上。今年莱州市金城镇刘家村因土地整理耽误了苹果种植,在普通苗木无法栽植的情况下,5月的最后一天成功种植了小草沟活性良好的种苗,一解全村的燃眉之急,让“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的俗语成为了过去。
 
小山村引来了大院士。束怀瑞是苹果领域唯一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从事果树研究近70年,被誉为“中国苹果栽培第一人”。2019年,一则消息引起了业内轰动:束怀瑞院士将带领团队开展苗木繁育研究,把院士工作站落户在小草沟。是什么吸引了这位果树界的泰斗级人物?这个外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小草沟人心里却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在国内最早从事苗木繁育,建有1600亩专业苗木基地,掌握各类型无毒优质大苗、矮化自根砧苗木、茎源根系乔砧苗木等繁育试验的全套核心技术,为苗木繁育研究提供了丰富的种质资源;拥有国内最前沿的苗木脱毒工艺,组织培养室全程无菌化处理,每棵幼苗出圃前都一次性脱去制约果树优质高产的7大病毒,脱毒率达到100%,为苗木繁育研究奠定了雄厚的技术积累。束怀瑞院士工作站的落户,为小草沟开展苗木繁育研究带来了新的契机,工作站带来了3项研究课题,同时吸引了很多农科院、果树研究所等专业人才到这里研究试验,承担的科研课题超过20个。
 
上述五个案例,是从不同侧面选取的苹果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典型。他们在探索实践中,各有其独到之处和创新之举,都值得学习借鉴。更值得注意的是,建立在不同发展模式上的共性特征,那就是注重创新发展。系统剖析他们的“创新密码”,以期为全市苹果产业高质量发展提供重要启示和有益借鉴。科技创新是苹果产业转型升级的“动力引擎”。苹果产业转型发展,关键在科技创新,出路也在科技创新。琅琊岭、大户陈家、绿杰等之所以能够快速膨胀发展,正是得益于在宽行密植、免套袋栽培、原醋“二次发酵”、“物联网+”智能化管理等关键技术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应把科技创新作为苹果产业发展的主要驱动力,激发新动能,增创新优势,靠科技为苹果产业发展插上腾飞的翅膀。品种创新是苹果产业转型升级的“源头活水”。品种是苹果产业的“芯片”,没有优良品种,也就难有优质苹果。小草沟数十年如一日耕耘在苹果苗木繁育领域,才成就了我国最丰富苹果苗木种质资源库的美名;种友在种植富士苹果连年亏损的情况下,果断发展多品种栽培,实现了扭亏为赢、转型发展。从青香蕉、国光、金帅、嘎啦再到红富士,每一次品种上的突破,都是烟台苹果的一次跨越式发展。应高度关注我市苹果品种单一问题,以消费需求为导向,加快研发苹果新品种、新砧木,实现从“一枝独大”到“百花齐放”的转变。产品创新是苹果产业转型升级的“增值砝码”。苹果产业“接二连三”,释放的是乘数效应、倍增效应。苹果醋只是苹果产业链条中的一环,就让绿杰公司的苹果价值提高了6倍,短短10年间成为掌握行业标准的果业翘楚。应在苹果的多次转化增值上下功夫,调整优化产品产能,挖掘产业增值潜能,实现产品种类由少到多、层次由粗到精、附加值由低到高,打造全业态的全产业链,拓展苹果产业发展空间。品牌创新是苹果产业转型升级的“风向航标”。“酒香也怕巷子深”,抓好烟台苹果的品牌运营管理创新至关重要。琅琊岭荣膺“中国好苹果”大赛金奖,放大了“烟台苹果”的品牌效应;小草沟苗木的声名远扬,让“烟台苹果”更加熠熠生辉。应在“烟台苹果”区域公用品牌的引领下,整合资源、突出特色,形成一批“繁星拱月”的产地品牌、企业品牌、产品品牌,全面提升烟台苹果的知名度和美誉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