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启动高考阅卷工作
金融暖风劲吹实体经济回暖
济南加强地下车库覆土顶板工程质
广州全面推进社区设计师工作
全力服务现代化湿地城市建设

金融暖风劲吹实体经济回暖

2020-07-09 08:59 主页 来源:未知
金融暖风劲吹实体经济回暖

 

 
  “我们公司今年的出口额原本可以做到600万美元,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海外回款账期拉长好几个月,资金压力陡增。”江苏一家外贸型小企业负责人表示,虽然已抵押房产进行贷款,但资金仍有缺口。
 
  “6月份,在相关部门的帮助下,公司成为‘苏贸贷’的获益者,大概一周左右就获得了100万元贸易融资。”该负责人介绍,贷款无需抵押,仅凭企业信用、海关出口记录就能办理。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给中小企业带来不少困难和挑战。但从年初开始,来自多个部门一系列的金融支持政策措施,让不少中小企业感受到融融暖意的同时,相关金融数据也是“暖意盎然”,机构预测,即将公布的6月份金融数据有望继续延续回暖走势。
 
  多位业内专家及分析人士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上半年,货币政策工具及时、精准滴灌实体经济,政策传导效率(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不断增强。预计下半年,在总量适度宽松的基础上,将通过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加大定向宽松力度以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企业的融资需求。
 
  上半年政策效果明显
 
  “从上半年市场整体反应来看,货币政策无论是出台时机、节奏,还是政策效果,都基本满足了实体经济发展需要。”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王有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从融资供需匹配度来看,今年央行推出了多项政策工具支持实体经济恢复,包括推出1.8万亿元的再贷款、再贴现额度,实施3次降准,加大逆回购和公开市场操作规模等措施,确保市场流动性保持相对充裕。
 
  从二季度金融数据来看,M1、M2、社融以及人民币中长期贷款等指标,无论是规模还是增速均较过去几年有明显改善。随着货币政策工具不断发力,各类经济指标出现边际改善,特别是PMI指数逐渐恢复到50以上,显示实体经济得到了较快恢复。
 
  从价格来看,年内央行通过下调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逆回购、再贷款再贴现等利率,不断引导市场利率中枢下行。今年以来,1年期LPR利率已下行30个基点,4月新发放的普惠小微贷款平均利率较去年底下降0.77个百分点,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明显下行。
 
  “从结构上来看,货币政策在扶持受疫情影响比较大的民营经济和小微企业方面,做得比较好。”王有鑫认为,央行创设了一些直达实体经济的政策工具,比如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等。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货币研究室主任费兆奇告诉本报记者,今年以来的货币政策操作具有非常明显的逆周期调节的特征,从总量、价格等方面的数据变化来看,货币政策的传导效率(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不断增强。
 
  结构性工具将持续发力
 
  下半年第一天,央行再放大招:自7月1日起下调再贷款、再贴现利率。这已是央行今年以来第二次下调再贷款利率。
 
  “今年下半年,在总量适度稳定的基础上,货币政策将继续加大对结构性工具的使用力度。”多位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东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付鹏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下半年,央行要更多在结构性政策上作努力和穿透。因为“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能够极大提升企业获得感,提高融资效率。
 
  对于具体使用哪些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王有鑫认为,央行可以通过扩大抵押品规模,针对某一特定的需要扶持的领域推出专项再贷款工具等方式,引导商业银行将资金投向薄弱环节。此外,监管机构还可以考虑调整金融监管措施,适当提高监管容忍度,给予商业银行监管达标一定宽限期,引导商业银行增加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事实上,2014年以来,结构性货币政策便逐步成为央行常态化的调控手段。”费兆奇分析说,主要原因在于:首先,当前多层次、广覆盖、差异化的金融体系尚未形成,金融供给缺位和错位现象较为突出,小微、“三农”、绿色金融等薄弱环节的金融供给明显不足,需要通过定向宽松货币政策加大信贷支持力度。
 
  其次,结构性货币政策是当前基础货币投放机制的有效补充。央行在公开市场投放基础货币时,只有一级交易商才有资格直接与其进行交易,然后一级交易商再将流动性投放给中、小型商业银行和非银金融机构。这种操作模式导致人民银行对第二个层次的流动性投放影响较为有限,这也是国内金融市场在近年时常出现流动性分层,以及中小企业融资难的一个潜在原因。
 
  “在当期疫情和经济下行的背景下,一方面,稳就业是第一要务,而中小企业是就业的主要‘载体’;另一方面,在经济下行期间,中小企业由于风险等问题往往遭遇‘融资歧视’。”费兆奇表示,为此,央行有必要加强包括再贷款、再贴现在内的结构性政策工具的使用,加大对中小企业的支持力度。
 
  关注政策“后遗症”
 
  值得关注的是,央行行长易纲在第十二届陆家嘴论坛上表示,疫情应对期间的金融支持政策具有阶段性,要注重政策设计激励相容,防范道德风险,要关注政策的“后遗症”,总量要适度,并提前考虑政策工具的适时退出。
 
  从当前全球市场来看,国际货币政策极度宽松,市场流动性充裕。“在这种情况下,货币政策除需关注经济的恢复发展外,还要考虑外溢效应,如是否会引发资本市场过热、宏观杠杆量再次飚升等问题。”付鹏表示。
 
  “因此,在实际操作中,要切实把结构性工具、专项再贷款直达实体经济的政策用好、用对。”王有鑫认为,金融部门在进行贷款发放时,要对业务和经济活动的真实性进行严格审核,同时加强对企业的贷前贷后管理,确保资金真正进入实体经济。
 
  另外,监管部门要加强对信贷资源流向的统计和监控,避免资金流向股市、房地产等领域,货币政策要随市场变化进行适时、灵活的调整。6月,货币和金融监管政策已有一定调整,体现在公开市场净投放货币大幅减少、SHI? BOR隔夜拆借利率有所抬升、金融监管政策边际收紧,对结构性存款、场外配资、私募基金等领域的违规行为进行了整治。
 
  王有鑫表示,这说明政策调整已经体现出灵活性和前瞻性,而且操作更有经验。因此,预计市场不会出现太大的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