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台风“浪卡”登陆海南琼海
“文化地标”何以成了碍眼摆设
多部门释放利好 数字中国建设加
举行“十四五”规划专题工作座谈
一批干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

“文化地标”何以成了碍眼摆设

2020-10-13 18:58 主页 来源:未知
“文化地标”何以成了碍眼摆设

  近日,住建部官网发出《关于湖北省荆州市巨型关公雕像项目和贵州省独山县水司楼项目有关问题的通报》,指出巨型关公雕像破坏了古城风貌和历史文脉;水司楼存在脱离实际、滥建“文化地标”、破坏自然景观风貌等问题。湖北、贵州两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要配合有关部门跟踪指导做好项目整改。

  当前对滥建文化地标的各种批评诸多,如地标醒目巨大、不等于有文化;滥建文化地标实质是在破坏文化;搞花架子、乱出风头;打着“文化地标”的名义行“形象工程”之实等等。其实文化地标缺乏文化内涵,是近年来兴起的很多文旅项目的一大弊端,而不仅仅是湖北、贵州这两个文旅建设项目如此。对于这一现象,“一棍子”打死也并非理性。对巨型关公雕像,很多网友就有不同意见,如千万别拆,既然都花钱建了就不要拆除、浪费钱等。

  荆州是笔者故乡,在笔者的眼中,巨大的关公雕像还是有其地方性文化特点的。荆州春秋战国时为楚国都城。三国时期,诸多典故都发生在荆州,如刘备借荆州、关羽“大意失荆州”等诸多故事都脍炙人口。可以说,读《三国演义》就不能不去荆州这座古城,就不能不了解关羽。关羽不仅是荆州之争的主角,亦是我们中华传统圣贤文化的代表。民间关于财神关公的信仰,其本质是对关公忠义仁勇这一民族文化精神的继承与弘扬,更是对关公一生光明磊落的人格与品质的肯定。

  建设文化地标或文旅项目,首先是抓住其独具特色的地方性文化特点,其次是深挖其地方性文化内涵,其三是进行创造性的开发。以荆州关公雕像为例,荆州以关公为文化地标形象,这一选择还是对的。三国故事里有一句,得荆州者得天下。关公作为荆州的守卫者,本质上他守护了三国鼎立的一段和平时期,也给刘备在蜀布局赢得了时间。关公失荆州,必然加剧了魏蜀吴三方力量的不平衡。最关键的是,关公既要报曹操欣赏之恩,又要忠刘备兄弟之义,他以其光明磊落践行了忠义仁勇。荆州之争,本质上是人心之争;而关公是真正超越了这种人心之争、守护了人性之仁爱。其实,关公文化不仅是荆州文化形象地标,也应成为我国传统文化研究与继承中的重要内容。

  因此,笔者认为,对于荆州巨型关公雕像这一文化地标,还应该建设性地看待。既然缺乏文化内涵,那就深挖其文化内涵,并进行创造性的开发,只有赋予文化地标真正的文化内涵,这一文化地标才可能具备真正的独一无二的精气神。

  据报道,巨型关公雕像高达57.3米,坐落在古城城区内,号称“耗资15亿元”,是目前全球体量最大的青铜雕像,荆州想借关公雕像所在的关公义园唱响文化旅游,但自2016年6月开园以来营收惨淡,且关公雕像基座有沉降隐患。

  目前,不仅荆州关公义园面临着这样的困境,很多新建的文旅项目都面临着获客难问题。笔者认为,文旅项目应广开言路而不是闭门构思经营,如荆州文旅不妨广泛征集关公文旅策划方案,文旅的灵魂还在于文化与创意,文旅项目的创意征集与互动,更是文化影响人心与加强旅客联系的途径。当前疫情期间,文旅项目更应充分利用网络。笔者相信,假以时日,荆州关公雕像不仅以技术解决基座沉降隐患,更能以其深厚的文化底蕴、文化创意以及文化创意产品等吸引更多的人们。

  此次住建部对湖北省荆州市巨型关公雕像项目和贵州省独山县水司楼项目予以通报,可见政府坚决治理滥建巨型雕像等“文化地标”现象之决心。据了解,贵州省黔南水司楼位于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独山县北边的净心谷景区内;2016年9月开工,总建筑面积6万平方米,高99.9米,共有24层。据悉,该栋建筑已经申报了三项吉尼斯世界纪录: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世界最高水族、布依族、苗族民族元素建筑,世界最大牌楼;同时也贴上了“举债2亿”“大型烂尾楼”等标签。但在网上仍有网友留言,水司楼千万别拆。

  笔者也认为,何不以文化让地标新生。对未建的文化地标建筑严格审批,但对于已建的文化地标,应深挖其文化内涵,加强创新与开发,使其真正成为名副其实的文化地标,才是多赢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