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智库“有库无智”解决之道
探寻世园会百果园:花果飘香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对上学有压力
京城最晚的庙会今天才开始
北京5月6日起开始小学入学采集信

国内智库“有库无智”解决之道

2019-05-06 11:14 主页 来源:未知


国内智库“有库无智”解决之道

鞠维伟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历史学博士、政治学博士后

随着我国对智库建设的重视,国内各类智库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大量产生,出现了“智库热”。在智库建设热潮的背景下,国内“有库无智”的情况也很严重,各类新成立的智库机构人力资源缺乏严重,特别是能生产智库成果的专业化智库人才尤为缺乏。今后智库建设一个重要内容将是智库人才的培养,这是我国智库发展的根本性问题。

当前我国智库人才培养面临的问题

从总体来看,国内具有国际知名度和全球影响力的智库很少。笔者通过问卷的形式向欧美国家的智库机构学者、高校教师60余人进行了调查。根据调查问卷结果显示,约52%被调查者认为中国智库的研究水平较低,约33%被调查者认为中国智库的研究处于一般水平,仅有约15%的被调查者认为中国智库的研究水平较高。问卷中还提问被调查者知道多少在世界上知名的中国智库,近一半的被调查者表示知道“1-2个”,有三分之一的被调查者表示“不知道”、“不清楚”。上述问卷调查的结果显示出中国智库在欧美智库主导下的全球智库竞争格局中,地位和影响力十分有限。这种情况与我国智库人才培养现状有很大关系。

(一)国内智库招揽人才标准难以与智库工作相符合

国内25家入选首批国家高端智库建设试点单位分为四类:第一类是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直属的综合性研究机构,共10家。第二类是依托大学和科研机构,形成的专业性智库,共12家。第三类是依托大型国有企业,只有1家。第四类是基础较好的社会智库,共2家。这25家机构是目前中国最顶尖的智库,可以看出这些智库单位大部分是政府官办智库,其他两家社会智库与政府的关系也十分紧密。

这些机构招揽人才,特别是科研岗位人才时主要是以学历和学术能力为参考标准。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社会科学院有20多个下属科研单位公开招聘人才,所有科研岗位均要求有博士学位。有的单位明确表示应聘者需要在国内外顶级、权威期刊,或国内核心、CSSCI期刊发表过学术论文。有的岗位要求海外博士头衔或者博士后工作经历等学历条件。进入此类智库学术机构的人员必须满足学历和学术水平的门槛,导致研究人员专业研究能力很强,但在经验和阅历方面不足。这种人才来源的单一性,导致了我国智库在为国家出谋划策的时候,学术性、学理性较强,需要具备专业背景知识的人才能看懂。

此外,由于人才没有实际阅历和经验,很难从具体政策实践或执行方面拿出很好的政策建议,往往是简单地点评国家相关政策行为,没有建设性意见;要么提出的建议充斥着“大力加强”、“大力提升”、“大力推进”的内容,却没有具体实施方法或方案。

(二)国内尚未形成智库型人才的培养机制

智库型人才所需的综合素质要求较高,需要有专门的智库人才培养机制。国内专业的研究院所机构,招收来的人才多是接受学术型训练的高学历人才,经验和阅历相对缺乏。他们从研究型向智库型转变需要一个过程,也更需要“传帮带”的培养过程。但是国内研究机构通常是直接上岗,干中练,练中干,没有一种系统性的培训,更谈不上智库人才的培养机制,影响智库人才梯队建设的稳定性。

当前国内高校热衷办智库,但不重视智库人才培养。高校办智库有以下短板:首先,高校教师难以迅速向智库型学者转变。高校教师要承担科研教学工作,还要进行智库研究工作,要面临研究的转型问题,如果研究型的高校教师不能很好地转型,起不到智库建言献策的作用。其次,高校相对于专门的研究机构来说,实践和交流层面机会和资源相对较少。高校智库与政府、企业的沟通和交流相对较少,高校智库的成果与实际需求难以匹配。高校智库学者的研究资料主要是靠国内的文字资料或从互联网获取一些信息。如果高校智库学者仅靠书本、网络资料进行研究,这种研究的实际对策性价值不会太高。

高校对于智库型人才培养没有重视起来,更没有进行长远的人才培养规划。笔者曾与国内某高校智库负责人进行过交流,他表示在建设本校智库的时候希望把智库人才培养为一项重要内容,但是学校领导层要求智库多出、快出政策建议性智库成果,人才培养因为“见效慢”并不被重视。他对笔者感叹,国内高校搞了很多“一带一路”相关的智库,但是这些智库产生的真正有分量智库成果很少,如果高校把培养“一带一路”研究的智库型人才作为重点,那么从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到现在,就有至少一届本科生毕业,两届研究生毕业了,这对于“一带一路”研究人才储备和智库梯队建设将是莫大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