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度部署下一步振兴发展工作
男子左脑出血 做手术却被开右颅
土地流转定民心 提高农民幸福指
在前三季度北方GDP十强城市
镇海桥修缮缘何备受关注?

男子左脑出血 做手术却被开右颅

2020-11-17 11:35 主页 来源:未知
男子左脑出血  做手术却被开右颅

" 这么大的医院,连左右都分不清。我爸就这么躺着 ……" 章新民提到父亲章新安的病情时,几度哽咽,难以自控。他说,自从父亲倒下后,整个家就像散了架一般。没了主心骨,母亲天天以泪洗面。让这个家庭笼罩起一层阴霾的原因,还要从今年年初章新安经历的一场手术说起。
1 月 1 日,58 岁的章新安经诊断确诊为急性左脑出血,需要立即进行开颅手术,对左脑出血点予以止血。但在手术过程中,景德镇第二人民医院(以下简称 " 景德镇二医院 ")医师竟先将章新安的右颅打开,在未寻找到出血点后才核实 CT 影像将右颅缝合,又重新手术将章新安的左颅打开。时至今日,章新安仍未苏醒,并且失去了中枢神经调节功能。家属认为是手术过程中院方误开了右颅,才间接导致章新安未苏醒过来,而院方至今未给家属一个说法。
男子左脑出血 在景德镇第二人民医院做手术却被开右颅
事件:左脑出血手术中被开右颅
据章新安的妻子陈墙花回忆,1 月 1 日早上 7 时许,章新安像往常一样吃过早饭去散步,刚出门不久,在屋内收拾的她就听到了村民呼救的声音。" 他们喊我,说我老公摔倒了。" 陈墙花瞬间变得紧张起来,立马将丈夫送去了儿子章新民所在的规培医院——景德镇二医院。经医院神经外科医师诊断得知,章新安是左脑基底节出血,需要赶紧开颅止血。根据病程记录显示," 家属同意,遂急诊全麻下左侧基底节区脑内血肿清除术 + 去骨瓣减压术。"
" 手术开始不久,就有人出来跟我说,开错了。" 章新民告诉记者,之前父亲的病情诊断及手术前后,自己都在场,并且作为一名医院规培生,对于父亲的病情他格外清楚。目前,他因求学前往汕头大学读研,已于 9 月离开了景德镇二医院。
他怎么也没想到,本该在父亲左脑进行的开颅手术,却在手术过程中变成了开右颅。章新民说,那一天他在手术观察室的等待格外漫长,父亲的手术时长较同类患者长很多。他说自己得知开错颅后,一直隐忍着不敢告诉母亲,怕母亲情绪崩溃,只好自己默默祈祷。
" 术前科任医师说问题不大,做了手术清掉淤血就行。" 章新民透露,自己在临床学习过程中了解到,像此类开颅手术的确存在高风险,但术前评估都基本稳定,他相信自己的父亲也一定能挺过这场手术。可让他没想到的是,术后第二天,父亲的情况没有好转,病情反而愈演愈烈,脑内出血量相比术前更大。1 月 2 日,章新安再次被推入手术室,进行开颅止血。
患者:二次开颅术后至今未苏醒
11 月 9 日,记者来到景德镇二医院中医康复科。病房里,被插满透明管子的章新安静静地躺在病床上。" 新安,新安啊 …… 你醒醒,你看看我。" 任凭陈墙花如何轻拍章新安的面部,他都没有任何反应。陈墙花说,丈夫自手术后就如同植物人一样,叫他没回应,不能吃喝,并且术后的章新安失去了中枢神经调节功能,体温与常人不同。
" 一般这种手术,一周左右就能醒。" 章新民说,自己在医院学习时见过不少做过此类开颅手术的病患,基本上都是一周多就能苏醒,醒来有意识、能说能吃,最差的结果也只是手术造成的偏瘫后遗症,而这些都能通过后期康复训练达到健全。
经过两次手术后,为了能让章新安早日苏醒,家属将所有的理疗手段都用了一遍,还是不见效。
" 两边都开了,就算是正常人也经不住这样折腾。" 章新民说,自己是医学科的学生,自然知道手术有风险。但是父亲如今的情况,很难让他平复心情,不得不将责任归咎于院方在手术中,先开了父亲右颅的行为。
家属:多次讨说法遭院方推诿
章新安手术后,其家属多次寻找院方,希望对章新安的现状以及先开右颅的手术行为给出一个说法,但都遭到院方推诿。章新民透露,由于主刀医师罗云华在手术中开错了颅,已经被院方辞退,去了外地。
" 还好当时我进去了,如果不进去我很可能都会被忽悠过去。" 章新民表示,此前有知情人士向他透露,景德镇二医院在近年的一次开颅手术中也出现过左右搞反的情况,当时该病患的情况和自己父亲的情况几乎如出一辙。但由于家属未能进入手术观察室内,事后院方对该病患的家属称是手术需求和风险所致。
不论是章新安的右颅被开,还是手术后的恢复情况,章新民对手术记录的全过程都提出了质疑,比如在景德镇二医院开具的手术记录单中显示:" 全麻插管成功后,患者取右侧卧位,取右侧改良问号切口。" 章新民介绍,从临床角度来说,如果是先开了右颅,采取右侧卧位,是无论如何也实现不了手术的。同时,他说根据手术记录显示,以及当时手术室内知情人士的透露,主刀医生是先开了右颅未找到出血点,再核对 CT 影像结果后发现开错了,又立即对章新安的右脑进行重建修复。记者看到,章新安的手术记录中显示," 核定头颅 CT 确定脑内血肿在左侧基底节区,立即停止手术,并请示宋波主任医师。紧接着,宋波主任医师上手术台,取右侧部分颞肌筋膜行硬脑膜重建修补。"
院方:术前风险预估存在瑕疵
10 个月过去了,章新安仍未苏醒,到底是手术失误还是手术风险所导致的现状?带着疑问,记者来到景德镇二医院医政科。" 在手术过程中改变手术方式也是常态,我们在手术预期上存有瑕疵。" 景德镇二医院医政科副科长黄鑫接受记者采访回应,章新安手术后其家属多次向医政科反映质疑手术过程,他说院内医政科也多次向手术组了解情况。
据目前的调查结果,黄鑫认为手术过程中的手术方式无需事无巨细地向家属交代,手术目的是为了让患者获得更好的治疗,之所以先开右颅是因章新安左脑基底节出血量较大,开右颅是为了减少左脑发生 " 脑膨出 " 的概率。
黄鑫进一步解释,不存在手术开错颅的说法,之所以章新安迟迟未醒,只是术前风险预估评判上存有瑕疵。如果一定要给出说法和相应的赔偿,还需要由第三方鉴定机构来评判和决策。
" 我们从来不否认医院一点过错都没有,但是我们也做不了评判,只能由第三方医疗鉴定机构来评判。" 黄鑫表示,院方认为的术前评估不足,得不到章新安家属的认可。如果要明确的原因和说法,建议家属让第三方鉴定机构介入。
随后,记者来到景德镇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家属来了四五次,我们也没办法评判。" 卫健委信访办工作人员及医政科史科长称,卫健委只能调解。如果双方不能调解成功,可以申请第三方鉴定机构介入,通过第三方鉴定机构的权威评判才能得出最后的结果。一旦鉴定出是手术操作失误,卫健委才可对该行为进行处罚。在第三方鉴定机构介入之前,卫健委也只能以调解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