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新城“体面的购物中心”
海豚家:最硬核购物平台
上海大白兔奶茶店开业爆火
警方提醒:网络购物认准官方平台
堪称绝世居家好男人的4个生肖男

埃及新城“体面的购物中心”

2019-07-13 09:25 主页 来源:未知

埃及新城“体面的购物中心”


从高空俯瞰,广阔的埃及土地尘土飞扬,“Y”字形的绿色土地与地中海相连。不过,这块肥沃绿土仅占埃及国土面积的5%,却承载了整整95%的埃及人口。于是四十年前,埃及启动了世界上最雄心勃勃的新城市建设计划。

如今,埃及已拥有22座新建或部分新建城市,大约有700万居民,新城市社区管理局(the New Urban Communities Authority)有计划再建近20座,其中,包括备受关注的一个位于开罗以东的新行政首都,预计未来这座“新首都”将拥有1500万人口。

7月10日,英国《卫报》刊发了一篇摘录自《在非洲建城市:历史和指南》一书中的文章,探讨了埃及广袤沙漠城市化的进程,并从瑞莫丹和谢赫扎耶德两座截然不同的老“新城”入手,指出埃及宏伟“新城蓝图”背后的困境。

 

停不下来的新城建设

上世纪七十年代,随着城市发展不断吞噬越来越珍稀的绿土,几十年来在埃及国民脑海中逐渐成形的理念终于被付诸实现。埃及将征服这片沙漠,像19世纪美国以“天顶命运”的口号轰轰烈烈进行西部大开发一样,埃及要把其迅速增长的人口重新分布到撒哈拉的白沙上,不计后果。

但征服沙漠不是口号或梦想,而是人口急剧增长下的必然要求。

由于开罗人满为患,建设卫星城市分担人口压力被提上议程。多次失败后,蓝领工业城市瑞莫丹终于成型,成为埃及上世纪七十年代第一个实验性新城市。而后来,像谢赫扎耶德城这样的新城市,则从工人阶级的家园变成了特权阶层的封闭式社区,变成了埃及的高收入城市。

从此,埃及城市发展的重心始终集中在建设新城市。

尽管埃及已有的新城市大多居民人数不多,年轻的人们仍愿意拥挤在开罗的街头,但新城市的建造热潮并没有出现停止的迹象。是什么促使埃及在几乎没有公共需求的情况下,仍不断在沙漠里建造新城市?

文章援引经济学家、城市规划师戴维•西姆斯(David Sims)的分析表示,这可能是因为整个计划过于庞大,以至于没有失败的余地。沙漠开发有“太多的支持者,有太多的利益交织在一起,有太多的客户群体要去满足”。而且这个项目还给了埃及政府一些可以在媒体上宣传的东西,他们可以说自己已经完成了工作,建造了新的住宅,又提供了豪华住宅,埃及的上层阶级可以逃离市中心喘口气。

去年,埃及政府宣布将新增20座城市,吸引3000万居民。

目前尚不清楚这一代的新城市会从过去四十年的建设中吸取教训,但值得注意的是,现有的城市正在被忽视。文章指出,随着埃及大刀阔斧征服沙漠,缺失的却是针对开罗和亚历山大市中心的老城区大规模改造或升级计划。埃及老城正在土崩瓦解。

光秃的瑞莫丹,“隔离”的谢赫扎耶德

文章称,以阿以战争的开始来命名的新城瑞莫丹,建立的初衷是为创造十万份工作,解决五十万的居住问题,来应对埃及当年猖獗的失业率,贫困和通货膨胀问题。

从开罗驱车约一个小时就可抵达瑞莫丹,然而,这座并未完工的城市实际上仍有大片焦黄的空旷沙地,流浪狗在巨大的开放空间里跑来跑去。莫瑞丹不是什么漂亮的地方。除了底楼的一些涂鸦,房屋完全是光秃秃的。大多数公共广场和操场也是暗淡的灰褐色。

 

瑞莫丹和其他埃及第一代新城市的核心是工业,但上世纪九十年代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重组使埃及新城市的建设方案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前总统穆巴拉克执政期间,埃及新城市社区管理局开始以低于市场值的价格向私人开发商出售大片土地。

像谢赫扎耶德这样的第二代新城市吸引了开罗那些渴望逃离当地喧嚣与混乱的有钱人。

谢赫扎耶德位于开罗以西25英里处,以1994年资助建设的阿布扎比埃米尔的名字命名。起初谢赫扎耶德的规划是要吸引各个收入阶层的人,但随着新城市社区管理局发现向私人开发商出售土地更有利可图时,它的规划就很快改变了,装上了层层大门,挤满了那些寻求安全感、地位和特权的富人。71%的居民都住在豪华住房里,只有15%的居民选择低收入住房。高尔夫球场、游泳池、需要定期补水的人工湖,一应俱全。

但后果就是“隔离”。文章称,住在层层大门封闭的小区的居民可以进入内部商店、诊所以及只能开车前往的高端购物中心。而那些低收入居民只能依靠有限的公共交通,前往附近的卫星城市或开罗市中心。“我们的要求完全正常,”一位公共住房居民在最近一次抗议中说,“我们大多数人只是想要商店、药房和学校这样的基本服务。”

从开罗来到这里,谢赫扎耶德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种缺失:没有城市喧嚣,也没有行人。在这里没有人会选择步行,一方面是因为各个场所之间距离很远,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步行在这里就意味着买不起车。开车在这里转转,就会发现这座城市给人的感觉更像由封闭的建筑群和豪华购物广场组成的孤岛,而不是一个有机整体。我们只能越过高耸的防卫围栏,瞥见一抹顶部的绿色植物。而那些豪华购物广场门口的武装警卫一直忙着赶走一群群街头小孩。

“只有那些看起来属于这里的人才可以进入。”文章写道。

新城的共同困境:难以吸引新人

埃及新城市社区管理局希望,已拥有65万居民的瑞莫丹,在2023年时这个数字能达到210万。

塑料厂、造纸厂、医疗设备厂和服装厂都集中在瑞莫丹东北边缘一块10英里长的区域。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受埃及政府的鼓励措施推动,很多工厂主蜂拥而至,其中很大一部分工厂仍由家族所有和经营。一些员工独自住在工厂提供的公寓或宿舍里,但大多数低水平的员工住在周围的村庄里,每天乘工厂班车上下班。

“在这里的头几年是我这辈子最艰难的一段时间。没有朋友,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只有自己。”一位莫瑞丹居民说。

而从生态角度来说,瑞莫丹面临着更多的挑战。它正在建设一条铁路,但政府的承诺是在四十年内完成建设。目前只能通过汽车、私人小巴士和公共汽车才能达到这座城市。通往开罗的高速公路上常常发生交通堵塞。此外,虽然瑞莫丹地下有含水层,不必太过依赖尼罗河,但它非常容易被污染。2012年的一项研究在所有31个地下水样本中都检测到了无机、生物、有机和细菌污染物。

上世纪七十和八十年代间,埃及男人们带着自己的家人在这里工作。在这样一个从零开始建造的城市里,疏离感和孤独感自不必说。到了现在,即使吸引新居民仍然很困难,但瑞莫丹已经有第二代、第三代居民了。这里距离开罗市中心不过一小时,但对于瑞莫丹居民而言,它却像在撒哈拉沙漠的另一头。

 

而在同样距离开罗不远处的谢赫扎耶德,大部分住房对普通埃及人而言太过昂贵,就像若莫丹一样,这里也很难再吸引更多的居民。目前城市人口达33万人,仅为目标人口的一半。

城市的一段是咖啡连锁星巴克、咖世家,以及全球最大的连锁冰淇淋店芭斯罗缤(Baskin-Robbins)的招牌熠熠发光,满足着居民们的全球化需求。而在城市的另一头,公共住房区的路边堆满了垃圾,散发出臭味和一种被忽视的氛围。

尽管需求不足,私人开发商仍在建造高档房产,这就导致很多别墅还没竣工就被遗弃了。墙上的层层涂鸦和住家保安都在暗示着这些别墅已经多年无人居住。

但谢赫扎耶德的很多居民,尤其是那些有钱住在封闭式建筑物里的人都乐于拿开罗做对比,他们认为开罗“肮脏、拥挤、不安全而且污染严重”,而谢赫扎耶德则“干净、安静、组织纪律良好又安全”。

其中有位35岁左右的女商人对谢赫扎耶德的“体面的购物中心”和“优质的超市”赞不绝口:“在这里你会感觉很自由。这里没有奇怪的味道,而开罗闻起来就像猪圈一样。”而这里的经理也以没有“衣衫褴褛的人”进出而自豪。很多人都对这里没有公共交通感到满意,他们觉得一旦开通了连接开罗的地铁,就会吸引“错误的”新居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