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古的棉麻裙,穿上舒适洋气显气
东南亚成“强制购物”重灾区!
宋慧乔穿居家装亮相泰国机场
教你几招居家穿搭,舒适而性感
墙面刷乳胶漆好,还是贴壁纸好?

社区居家养老的现实之痛

2019-04-22 21:09 主页 来源:未知



社区居家养老的现实之痛


深度丨社区居家养老的现实之痛:美好愿景下的惨淡经营

 

近日,民政部办公厅、财政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开展第三批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成果验收与报送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经验的通知》,将对第三批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进行成果验收。

目前我国建设的是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居家和社区养老被划分为两种形式,但在现实中,居家和社区养老是交融嵌套的关系。所以,传统意义上的“9073”养老格局描述为“9703”更为贴切。

社区居家养老实践中的问题

目前,我国社区居家养老的发展仍面临着诸多难题。与机构养老相比,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由于服务对象分散、服务成本高等特点,明显处于弱势地位。因此,即使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能做机构不做居家和社区,能做床位绝不做上门服务被默认为养老市场的潜规则。究其原因在于: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盈利性较差,管理和服务的难度较大。

结合实地调研,60加研究院整理归纳出社区居家养老服务面临的难题和困境:

1.老人支付能力差,消费观念比较陈旧

在走访某日间照料中心时,我们发现周边老人多是某纺织工厂的退休老人,平均退休金3000-4000元,比起照料中心月均收费6000-7000元的标准,这些老人的支付能力明显很弱。同时,由于老人的传统观念仍未转变,一辈子都是为子女而活,为儿孙留钱,为自己消费的意识还没能形成。因此,消费意愿明显不强。

2.老人与日间照料中心/驿站之间的信任关系不够稳固

部分老人对上门服务人员存在不信任的情况。走访时发现,某照料中心在提供上门服务时,多次遇到老人不给开门的情况。因此,信任是挡在服务者和老人之间的一道门槛。

3.照料中心、驿站未能协同发展

驿站作为街道养老照料中心的下沉,并未真正实现养老服务体系的上下贯通和服务联动。日间料中心以提供日间照料为主,养老床位收入是其主要经济来源,而同样提供日间照料的驿站也会通过床位来创收,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出现相互竞争的情况。二者的服务上下不联动,并未在区域内形成资源互补、合作置换、业务共赢的关系。

4.借力发展能力较弱

在调研过程中,同时发现部分照料中心和驿站在维系街道社区关系方面实力较弱。或因为公司体制原因,或由于工作人员职业素养高低不同,再或者是限于繁重工作任务而没有精力去维护关系,种种原因导致某些机构在借力政府资源时有些乏力,不能依靠良好的政企关系去拓展业务。

5.辐射居家项目开展中的难题

当前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机构的大部分营业收入来自于政府购买服务,在开展辐射居家项目过程中,由于政策的偏向性及职责分工等问题,服务信息上报面临着多头上报、多次操作等状况。政府购买项目基本是一年一报,并未形成稳定的项目运作模式,特别是在居家上门服务中,每年的数据平台运营方都有变化,因此社区居家机构的服务人员每年都会根据要求安装功能相差无几却分属于不同数据系统的APP。操作方式多变、限制服务时长、多头上报等问题进一步加剧了社区居家服务开展的难度。

6.与集中式服务相比,居家服务工作人员效率低

调研中发现,居家上门平均每位工作人员每天只能完成2-3单,而相比集中式服务,每位工作人员在同样时间内能够服务更多老人,提供更多服务。集中式服务中的工作人员效率更高,服务也更有保障。

7.人员流失率高,职业素养有待提升

此外,护理员工资较低、工作压力较大,使得养老护理员不仅招收难度大且流失率高。因此,许多企业不得不放低选拔标准,招收非科班出身的养老护理员,这些原因导致许多养老护理员职业素养较低,上门居家养老服务效率低下,服务质量差,形成恶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