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新经济”成千年商都新引擎
以严肃监管破解算法“数”缚
重庆开放型经济迎来发展新机遇
民营经济领域如何助力共同富裕?
鼎丰股份筹备北交所上市

以严肃监管破解算法“数”缚

2021-11-25 09:56 主页 来源:未知
以严肃监管破解算法“数”缚

上海市最近出台网络交易平台网络营销活动算法应用指引,对规范网络交易平台网络营销活动算法应用行为划出了禁区和红线。这是个人信息保护法自11月1日实施以来,地方监管部门依法加强监管,进一步明示信息保护监管红线的积极举措。相信各地的监管部门都会积极行动起来,结合当地网络平台发展和应用现状,出台更加具体细化的监管举措,对个人信息保护法确立的一系列法律规定进一步重申和明示,以强化网络平台和相关市场主体的知法守法、敬畏法治的依法合规经营意识。

算法规制是一道公认的监管难题,同时也是现代法治社会建设迫切需要补上的短板。随着数字化、信息化深度演进,在基于海量数据的算法面前,个人不仅仅不具备摆脱控制的能力,甚至是逐步丧失了这种意识。算法在生活中无处不在,渗入到方方面面细节当中。由算法编织的所谓“信息茧房”,一度指的是定向推送投其所好的信息对人们认知造成的束缚与局囿,但随着算法越来越多被应用于各类商业经营行为之中,在逐利动机的驱使下,算法更加深度捆绑、主动“作茧”,将人们束缚得越来越深,已经到了人们防不胜防乃至到了被困在当中自己却毫无知觉的程度。

个人信息保护法明确的个人信息处理规则,首要的就是处理个人信息要“采取对个人权益影响最小的方式”,收集个人信息,应当限于实现处理目的的最小范围,不得过度收集个人信息。但事实上,由于个人信息处理者与用户个人在技术规则、市场地位上严重不对等,信息的采集与运用事实上成了用户个人不甚了了的“黑箱”,明知当中收集着自己几乎全部的个人信息却不知道到底会被用来干什么,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掌握着自己的个人信息。这种自己的“底牌”被别人掌控的焦虑与无力,已经超出个人层面,成为一种社会化的情绪焦灼和伦理失范。

上海出台的算法指引中,明确强调不得利用算法实施不正当价格行为,不得利用算法对消费者实施不合理的差别待遇,这些针对的都是所谓大数据“杀熟”行为。而对算法和大数据通过“数”缚个人信息权益进而损害个人各项合法权益的危害性,看得更严重些并不为过。指引中强调“不得利用算法仅向消费者提供针对其个人特征选项的搜索结果”,一定程度上,很多平台的这种做法潜在危害更巨。长期针对对个进行带有特定逐利目的的信息推送,不仅会诱发人们在生活中各个方面决策不当,甚至会成为危及个人甚至部分相关人群生命财产安全不容忽视的风险隐患。几年前,国内最大的搜索引擎平台通过竞价排名误导绝症患者乱花钱、乱投医一事引发的风波,可谓殷鉴不远。

显然,个人信息保护是一个远超“个人”范畴的伦理底线命题、社会治理难题。个人信息保护法赋予监管部门的法定职责就包含了“组织对应用程序等个人信息保护情况进行测评并公布测评结果”“调查、处理违法个人信息处理活动”等“长牙齿”的条款。其立法精神本义,就是要求监管部在实践中必须更加清晰掌握算法到底被用来干了什么,并且对那些算法违法行为形成快速发现、依法查处的动态机制,形成严肃高压的监管态势。这并非“监管过度”,而是对算法监管缺失、监管不足和监管不充分现状的一种紧迫和及时的补缺与校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