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断崖崩溃,货币贬值90%
科技赋能银行 支持实体经济高质
“四新经济”成千年商都新引擎
以严肃监管破解算法“数”缚
重庆开放型经济迎来发展新机遇

科技赋能银行 支持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

2021-11-25 18:37 主页 来源:未知
科技赋能银行 支持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

一、我国银行金融科技基本情况

与美国等西方国家不同,我国是以间接融资为主的国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发挥金融主力军作用,在服务实体经济、支持经济金融健康发展方面作用巨大。截至2020年末,我国金融业总资产353.19万亿元,其中,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319.74万亿元(折合49万亿美元,规模超过同期美国21万亿美元1倍以上);证券10.15万亿元;保险23.3万亿元。在疫情进入常态化情况,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在人民银行《金融科技(Fintech)》(2019-2021)的引领下,大型银行纷纷制定金融科技战略规划,确定清晰金融科技的目标、搭建智慧银行平台和建立数字化应用场景及生态,加速金融业务科技化、智能化、虚拟化、数字化进程,促进银行业金融机构在强化内部控制、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和加强风险管控及数字化发展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

(一)传统银行科技化步伐加快。为应对变局,各家银行都将金融科技提升到战略高度,加速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和光学字符、机器深度学习、语言处理等新兴技术运用,不断加大金融科技的投入,以非接触、提高与客户黏合度方式,大幅度降低运营成本,提高运营效率。2020年,我国银行业信息科技投入2078亿元,其中,工行、农行、中行、建行投入809.35亿元,占全部投入的38.95%。在增加科技投入和增加科技人员、发展线上业务的同时,银行营业网点和人员呈现净减少状态。2021年1月至9月,银行有超过1700个营业网点撤销,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人员比上年末减少2.23万人。

(二)开放银行理念如火如荼。各大银行纷纷加速传统银行的升级改造,通过把各种不同的商业生态嫁接至开放银行平台之上,搭建开放银行平台,再通过这些商业生态间接为客户提供各类金融服务,形成共享、开放的金融平台模式。目前,建设银行已推出开放银行管理平台,共8大类产品。浦发银行发布“API无界开放银行”,公布230个API服务。招商银行迭代发布招商银行App7.0、掌上生活App7.0,全面转向APP经营,开放用户和支付体系。平安银行利用人工智能、人脸识别技术等,建设开放银行生态,与智慧生态、生活服务、智慧管理相融合,相互迭代,已经输出137大类5200个API接口,为诸多行业B端及C端客户提供一站式服务。

(三)互联网银行异军突起。自2014年成立至今,互联网银行得益于金融科技的赋能,资产规模实现了迅速增长,年均增速超过50%。新网银行与腾讯合作搭建以大数据位支撑的智慧银行核心系统,在异地智能获客和风险控制方面优势凸显。微众银行将线上理财产品和服务集成到APP中,与腾讯集团成立金融科技创新实验室,合作研发场景的金融科技应用。与传统银行相比,互联网银行的基因更加接近于互联网公司。由于互联网银行所有的获客、用户运营、业务开展都放在线上进行,对于金融科技提出了更高要求。从研发支出占营业收入的比例看,2020年,微众银行、新网银行、网商银行分别为9.8%、9.0%、8.5%,显著高于传统银行的3%左右;从科技人员占所有员工的比例看,2020年,招商银行科技人员数量同比增长173%,翻了近两倍,民生银行、宁波银行、浦发银行同比增速超过50%。微众银行、网商银行、新网银行的占比均超过50%,显著高于传统银行的10%左右。

(四)普惠金融发展迅速。借助金融科技,银行业金融机构纷纷布局线上贷款申请、审批、贷款、支付和还贷等,助力普惠金融触达。如,邮储银行非房消费信贷线上放款率达99%,中行有效手机客户用户占比超过65%。

二、我国银行发展金融科技中的主要短板

与美国等国际大中型银行相比,我国银行在数字化转型、发展金融科技等方面还存在不小差距,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现代银行制度建设任重道远。尽管我国四大银行已经转制成为股份制银行且已经在沪深证券交易所上市,但作为国有银行,承担了相当部分的政策性职责和职能,更多开展的是传统业务,绝大部分信贷资金流向了国有企业及其控制的平台公司。与国外商业银行相比,虽然我国头部商业银行在营业收入、净利润上好于国外头部商业银行,但我国商业银行与大型科技平台企业比较,在拓展新业务,比如在金融科技应用场景、获客渠道、获客信息、业务线上化、科技信贷、绿色金融、跨境业务等方面优势进一步受到挑战。

(二)金融科技投入不足。近年来,虽然我国头部商业银行凭借其资金雄厚、资源丰富的优势,在平台建设、数字化业务、数字化转型方面,加大投入力度,但与国外头部商业银行相比都还在存在较大差距。具体来看,国外头部商业银行平均每家的信息科技投入为560.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9.4%,而我国的投入为173.7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2.9%,不到国外的三分之一。从科技人员数量看,国外头部商业银行平均每家雇员人数比我国的少10万人,但平均每家的科技人数量显著高于我国,是我国的1.6倍,其科技人员占比为8.6%,是我国的2.3倍。从分层看,中小银行科技投入不足,依赖科技公司技术支持、在资产和负债管理方面竞争优势不足,问题更为明显。

(三)不良贷款率高于美国银行业水平。我国大银行纷纷构筑以大数据为基础风险控制系统,但与国际上大银行比较,在透明度、表外资产业务及信息披露等方面差距较大。截至2020年末,我国四大银行算术平均不良贷款率1.54%,较美国银行业平均不良贷款率0.53%高1.01个百分点,互联网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也高于美国银行业不良贷款0.77个百分点左右。从分类看,大型银行不良贷款保持平稳状态,而互联网银行呈现持续增加的趋势,也不排除未来呈现反复的情形。预计未来,随着房地产、普惠小微等领域的金融风险逐步暴露,将会可能进一步增加。如某地区银行经营风险加大,2021年6月末,微型企业不良贷款余额较年初增长30.5%,随着延期还本付息贷款陆续到期,不良贷款进一步暴露,某银行省分行延期还本付息贷款不良率高于其整体不良率2个百分点。

(四)金融科技专利申请不足。金融科技的核心竞争力之一——技术,全球重要银行均重视金融科技的应用,如美国金融机构对于金融科技一直较为重视。在专利申请方面,据统计,2009—2018年期间,美国四家头部商业银行获得的专利总数为3925件。而我国传统金融机构对于金融科技的重视起步较晚,获得的专利数量显著低于美国同行,据统计,2009—2018年期间我国四大行合计获得的专利总数为1185件,占整个银行业的比重超过60%,与美国同行相比,不足其三分之一。具体来看,美国银行、富国银行期间获得的专利总数分别为2346件、1446件,远远超过国内任何一家银行机构。

(五)中间业务发展不足与不规范同时存在。从业务收入看,我国银行业务收入主要靠利差,息差占整个业务收入的65%至80%,而中间业务仅仅占业务收入的20%至35%左右,与美国银行业中间业务收入占比高达40%至50%比较差距不小。如,工行在2020年第一季度末非利息收入占营业收入的32%。同时,我国银行中间业务发展不平衡、不规范的问题也比较突出,重点在于对中间业务重视不够,既缺乏专门研究,又缺乏中间业务中长期规划及人才准备不足,加之在业务开展过程中履行尽职责任不到位,发生了偏离中间业务本源,以及诸如原油宝事件等等,影响了中间业务发展。同时,为我国银行的投行业务严重不足。如,建设银行2020年末投资银行业务收入仅仅56亿元,占其7558.58亿营业收入的0.74%。

(六)我国开放银行工作经验不足。一是开放银行理念尚未深入人心,雷声大雨点小,不想开放、不愿意开放、不会开放,以及开放银行应用程序接口不明确和数据获取、数据共享和数字应用、数据安全的问题日益突出。二是与开放银行发展相适配规制尚未跟上。由于配套制度体系与规范标准的空缺,国内银行尚未涉及数据层面的开放共享,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开放银行。三是互联网银行尚未经历完整的经济周期。在金融科技的赋能下,互联网银行得到了较快发展,但从风险管理角度看,由于没有经历一轮完整的经济周期,还需保持较为审慎的态度。部分互联网银行,如亿联银行、网商银行不良率1.67%、1.52%,超过上市银行平均水平1.39%。

(七)传统银行的科技人员占比低。金融科技另一竞争的核心竞争力是人才。与国外头部商业银行比,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科技人员数量和占比相对偏低,在互联网科技巨头的竞争压力下,传统金融机构面临更加严重的人才稀缺的问题。据调查,国有大型银行科技人员和部分地方性股份制商业银行科技人员占总人数一般在2%至4%,最多的仅仅占全行员工的8.1%,远远低于新成立的互联网银行科技人员占比超过40%,甚至70%左右比例。

(八)住户存款过大。截至2021年8月末,我国银行住户存款99.82万亿元,占各项存款余额的43.44%,占银行总资产的29.71%。过多的储户资产集中在银行,未能实现银行资金与实体经济有效需求的对接,犹如8万红军过湘江只有3个独木桥一样,未来实现资金供给和有效需求相适应。

三、科技赋能银行的政策建议

(一)高度重视金融科技的发展,鼓励传统金融机构发展金融科技。一是探索建立金融科技评价体系。人民银行要在现有的金融科技制度下,坚持发展与规范并重,牵头金融科技立法,制定金融科技发展规划,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正确处理好创新与风险防控的关系,继续与银保监会协同完善银行业金融机构金融科技评价、考核体指标体系。二是在金融科技的引领下,金融正在重构,银行业务模式和竞争格局正发生深刻地变化,银行业金融机构,尤其是大型银行要适应市场竞争环境,加强顶层设计,制定数字化转型战略和金融科技发展规划,持续加大科技投入及技术投入在总支出中的占比。是鼓励传统金融机构,尤其是中小银行要发挥其经营灵活和根植于社区、基层的优势,与科技公司开展合作,双方可在风险管理、数字货币、数据共享等方面合作,深挖数字潜力、价值,通过差异化发展、错位发展和优势发展的方式,释放银行和科技内生性潜能。

(二)大力实施科技赋能银行,提升金融普惠及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继续按照人民银行金融科技发展规划,坚持数字化发展方向,积极稳妥践行开放银行理念,一方面,在监管机构的数字金融基础设施的框架下,通过制定开放制定应用程序接口的标准、开放银行标准、数据安全传递标准、开放银行名录,搭建开放银行生态系统,完善开放银行业务及服务流程。另一方面,增加科技人员占比,搭建数字化、智能化金融服务平台,对企业数据流、资金流、信用流(包括水电气、海关、税务及行为数据等)及零知识证明等进行交叉验证,搭建便利化金融服务场景,探索构筑开放银行金融生态,以数字信用弥补抵押信用不足的问题,以大数据解决小微企业信息不对称和银行风险控制问题,进一步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和提升数字化管理能力及水平,助力经济高质量发展。

(三)大力培养金融科技人才,增加科技人员占比,强化金融科技人才队伍建设。制定金融科技人才培养计划,深化校企合作,注重从业人员科技创新意识与创新能力培养,培养既懂金融又懂科技的复合型人才,优化金融业人员结构,为金融科技发展提供智力支持。同时,国内金融机构要建立健全与人民日益增长财富管理及金融业务、金融市场发展需求相适应、有利于吸引和留住人才、激励和发展人才的薪酬和考核制度,不断激发、释放人才创新创造活力。

(四)发挥金融科技作用,强化银行内部治理,提升风险管控水平和盈利能力。在银行内部治理方面,要充分发挥金融科技的作用,进行数字化转型发展。一是通过人工智能等技术,大力发展智慧银行网点,同时按照前、中、后台,进一步优化现有的业务管理控制,将贷款申请、审批、放贷、还款全流程全部或者部分迁移到线上,精耕细作,替代大量重复性劳动,提升运营效率、降低运营成本。二是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数字化技术实现内外部数据多维连接、数据动态交互和数据深度挖掘,建立高效、实时的全流程金融风险控制模型,提高风控效率。三是把握好业务创新和盈利、安全及监管的关系,在坚持依法合规经营的原则下,运用科技手段助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同时加强房地产等领域风险防控,防止发生系统性风险。

(五)大力提升中间业务收入,缩小息差水平,提升综合服务能力。严格落实资管新规,对投资实行穿透式管理,防止层层嵌套。一是加强银行与资本市场的对接,发挥银行业金融机构网点优势,通过成立理财分公司的方式,加大储蓄分流,引导居民资金有序进入资本市场,促进资本供需有效衔接。二是积极迎接高端客户有效投资需求,通过制定投资理财方案,帮助其实现财富保值增值。三是依法合规开展理财产品的销售和服务,从程序规范到履职尽责,再到服务周到、规范入手,从代理境外投资业务着眼,发挥大银行的优势,促进投资理财业务健康有序发展。四是积极稳妥发展投行业务。发挥银行网点多、触角点丰富的优势,认真当好储户资产与资本市场资产沟通的桥梁,努力成为资本市场健康发展长期资金有效支持者和银行获得良好发展机遇的局面。五是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及其分支机构要加强科技技术在银行的运用、监测、分析、跟踪和监管,把所有经营银行业务科技纳入监管,实行持牌经营,同时防范技术应用带来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