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农村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疫情风险未散 全球经济负重向前
京东(佛山)数字经济产业园将正
稳增长的决心和手段会进一步加强
做大桃花经济切实为民增收

疫情风险未散 全球经济负重向前

2022-01-18 10:40 主页 来源:未知
疫情风险未散 全球经济负重向前

  2022年伊始,全球新冠疫情风险远未消散。相对于2021年的疫情反复更多体现在局部,奥密克戎的强传播性在加重全球同步传播风险的同时,也让世界供应链和全球经济复苏前景变得更为复杂。1月11日,世界银行发布的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指出,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的快速传播意味着近期内新冠疫情很可能继续扰乱经济活动。继2021年强劲反弹之后,由于新冠病毒变异株造成新的威胁,再加上通胀、债务和收入不平等的加剧可能危及复苏,全球经济增长正进入一个明显放缓的时期。
 
  在此背景之下,世界各国在抗疫刺激政策的退出选择上或将不得不更加谨慎,货币政策抉择难度加大。截至目前,全球货币政策持续分化:英国央行已经打响了主要发达经济体加息的“第一枪”,美联储也宣布加快缩减购债计划。但包括日本在内的许多经济体央行仍然保持宽松刺激政策,土耳其央行甚至转入降息。
 
  疫情左右全球经济复苏步伐
 
  据Worldometer网站实时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1月16日6时30分,全球新冠累计确诊病例326207456例,累计死亡病例5552503例。全球单日新增确诊病例2802276例,新增死亡病例7578例。
 
  从乐观方面来看,鉴于奥密克戎的低毒性和疫苗的持续接种,全球经济对疫情的敏感性有所下降,加之各国不会轻易采取过激的限制政策,2022年供需修复的整体进程仍能得到延续,全球经济复苏路径“开倒车”可能性极低。与此同时,奥密克戎的快速传播打破了疫情规律,单日新增病例数由之前的40万例一举跃升至260万例以上。这影响到市场对全球经济复苏的信心,也对世界经济持续复苏带来挑战。
 
  展望未来,2022年全球经济复苏的最大不确定性因素仍将是新冠疫情。随着疫苗整体接种水平提升,目前来看,变异毒株导致的重症率和死亡率并未明显抬升,新一轮疫情对经济的边际影响下降。如若奥密克戎传播并未加重世界医疗体系负担,2022年全球经济复苏有可能会超出预期。
 
  货币政策抉择难度加大
 
  1月11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以下简称“经合组织”)发布报告称,经合组织成员国区域2021年11月通胀率达到5.8%,远高于前年同期的1.2%,是1996年5月以来的最高值。其中,美国2021年11月通胀率为6.8%,10月通胀率为6.2%,是1982年6月以来的最高值。而在欧元区,2021年11月的通胀率为4.9%,10月为4.1%,低于经合组织成员国区域整体水平。
 
  除了全球通胀局势严峻之外,新冠疫情还在很多方面考验甚至重塑全球经济。因全球供需错位而激增的通胀给各国货币政策带来了巨大压力。按照国际清算银行(BIS)统计,截至2022年1月5日,2021年以来,全球有16个国家开始加息,其中不少国家已退出了低利率政策环境,加拿大央行、澳洲联储、欧洲央行和美联储等货币当局则开始边际收紧量宽操作。目前,这些改变货币政策取向国家的经济规模占全球经济比重已经超过50%,即全球已经有一半以上的经济体央行开始退出抗疫时的宽松货币政策。但与此同时,包括日本在内的另一些经济体央行大都还保持着抗疫时的宽松货币政策,而土耳其央行则转入降息。
 
  分析人士表示,继2020年因疫情出现阶段性“停摆”和2021年对冲疫情影响采取大规模政策干预之后,2022年全球经济运行的主线理应切换为“疫后重启”。但由于疫情持续对全球供需错位修复造成干扰,且上升过快的通胀压力迫使全球货币政策环境必须作出相应的调整,但各国抉择难度都将不小。其中,发达与发展中经济体的复苏分化仍将明显:发达经济体疫苗资源更丰富、货币和财政刺激更激进,复苏节奏或将领先。但发展中经济体受疫情冲击更持久,财政融资成本高、空间有限,且近期货币政策空间还受制于发达经济体央行的政策转向,这或将让发展中经济体央行的货币政策抉择难上加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