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经济比南方究竟差在哪里?
如果货币超发,什么东西会率先涨
以金融开放促经济高质量发展
扰动主导宏观经济的走势
警惕投资中的戴维斯双杀

北方经济比南方究竟差在哪里?

2019-07-08 15:44 主页 来源:未知

北方经济比南方究竟差在哪里?


喝酒才能办事,是与南方最大的区别。南方人做事情从来不在酒桌上谈。这本身也是一个很务实的观念。这就是差距!

我们去到北方,先喝酒,再谈事。各种规矩各种喝,喝的晕乎乎的谈个啥?

上面的这些犀利的“吐槽”,不是在微博上,也不是微信群里,而是出现在一个省政府的官网。

7月4日,山东省人民政府网站转载了一篇题为《究竟该向南方学什么?——潍坊市委书记南方考察归来的“发展之问”》的文章,并在“今日关注”栏目中置顶显示。

这篇文章摘登了9条网民建议,直指山东特色酒文化、政府过度干预、思想观念落后等弊端,言辞犀利。

省政府官网公开网友“吐槽”:喝酒才能办事

今年3月份,在对嘉兴、泉州、宁波、苏州、南通等五个南方城市进行考察学习后,潍坊市委书记惠新安发表了一篇万字演讲。在近日公布的演讲稿中,惠新安直言:

感觉我们跟人家不在一个时代。

相比南方五市,我们的差距之大显而易见……不仅具有强烈的危机感,而且产生了莫名的恐惧感……

惠新安的讲话内容经媒体披露后,引发网民热议。就对标苏浙粤,网民纷纷提出自己的建议。而且,很多建议还出现在上面那篇山东省人民政府官网的文章中。

(一)喝酒才能办事,山东特色酒文化亟待改变

网民“松果”:喝酒才能办事,是山东与南方最大的区别。南方人做事情从来不在酒桌上谈。这本身也是一个很务实的观念。这就是差距!

网民“往北398公里”:我们去到北方,先喝酒,再谈事。各种规矩各种喝,喝的晕乎乎的谈个啥?大多数的南方人则不同,先过来喝喝茶,然后再谈事。深圳更多的是先找个咖啡厅,碰撞一下,合适再深谈。酒越喝越混沌,喝到思路都找不到;茶越品越清醒,清晰到细节都抠出来。结果决定导向。

(二)政府应树立服务思维,减少对经济的过度干预

网民“夏日时光”:山东数量众多庞大而臃肿的国企、各区各县林立的城投公司,占据了太多的资源,感觉正在向东北看齐。

网民“大山”:在山东这样一个儒家文化发源地,对商人的标签都是“儒商”。不少地方都体现着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市场主导?先看领导想让市场啥样子。改革创新?先看领导想创新啥。行不行全看一把手。

网民“热心市民Mr庄”:山东的劣势在于政府部门规矩太多,管的太宽,手伸的太长。衙门口也多,只拿自己当管理部门而不是服务部门。这就是和南方的差距。

网民“一尘子”:“政府对民营企业最大的支持,就是不干预”,这个说到点上了。但是不干预怎么能显示领导的成绩和水平呢?所以不好实现。还有“不违法就可行”这个观点,充分显示了创新和思想解放。很精辟。

网民“良仔良”:北方经济差不是一朝一夕造成的。你去南方出差,几乎看不到政府;北方走一圈,最牛的企业都是带着国字头。这就是差距!不折腾的政府就是好政府,标准明确的审批就是善政。

(三)缩小同南方的差距必须解放思想

网民“米兰老铁匠”:北方起步早,思想僵,不敢干;南方起步晚,思想活,看准了立马干。

网民“白开水”:南下考察的干部感觉和南方不在一个时代。的确不在同一个时代!思想保守、观念落后,这也让我们想和山东某些单位合作十分困难。

山东着急了

山东省人民政府官网把网友尖锐的批评晒出来,可见,山东省是真着急了。

作为北方大省,从1979年至今,山东GDP总量始终位居全国前三。这当中,山东也曾一度咬紧江苏,企图翻盘。但近些年,这种可能性显得愈发渺茫。

2018年2月,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在“全面展开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动员大会”上,历数了山东经济发展的短板,他提到的一组数据:

山东经济总量与广东的差距,由2008年的5860亿扩大到2017年1.72万亿;与江苏的差距由2008年的50亿扩大到1.32万亿。

到了2018年,山东跟广东、江苏这两个省的差距,已扩大到了2万多亿、1.6万多亿。与前面标兵的差距越来越大,而后面追兵的脚步却越来越近。而且,2018年山东的GDP增速没有跑赢全国。

7月4日,山东省人民政府在官网“自揭老底”,源于他们再次被自己与南方的差距“震撼了”。

潍坊

今年3月,潍坊市委书记惠新安率市党政考察团到嘉兴、泉州、宁波、苏州、南通等五市考察学习。这次为期一周的南方之行,带给考察团巨大的思想震撼。惠新安在总结中坦言:

与南方五市相比,我们所有差距的根源都在思想观念上。

安于现状、沾沾自喜。不少干部喜欢陶醉于昨日的辉煌,没有意识到成绩是前人的、过去的,缺乏发展的紧迫感、危机感、责任感。

产业发展水平我们与他们已处于不同的时代。

政府对民营企业最大的支持,就是不干预。

什么样的领导招什么样的商,招大商必须请主要领导出面。

与南方的差距,不仅让我们有强烈的危机感,而且产生了莫名的恐惧感。

南方是“法无禁止即可为”,而我们是“法无授权不可为”。

山东16市集体“南下”学习

事实上,向南方城市学习、对标、找差距,几乎成了山东的“标配”。

往前追溯,去年7月5日至8日,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省长龚正率最“高配”党政代表团,赴苏浙粤三省考察学习。在学习交流会上,刘家义强调:“要敢于刀刃向内,在思想深处来一场深刻的自我革命。”

这之后,到南方考察学习,几乎成为山东16个地市的“集体动作”。在山东财经大学区域经济研究院院长董彦岭看来,这种党政领导干部集体“走出去”学习的方式,在他对山东多年的观察中,并不多见。

山东行政区划图(图片来源:山东省人民政府网站)

南方学习将近一年,各个城市都有哪些动作,又在发生怎样的变化?

过去一年,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率团先后前往深圳、广州、北京、上海,次数多达6次。

这其中,光是今年3月到5月,王忠林就一连跑了三次北京,平均一月一次。根据公开报道,济南三次“北上”,主要任务是有针对性地与中央企业、高成长性企业举行高层对接会,深入交流、洽谈合作。

济南的“老对手”青岛也不例外。不同的是,青岛则“咬紧”深圳。3月下旬,王清宪率团赴深圳,展开为期4天的考察学习,其中一项议程便是“双招双引”推介会。

省内其他地市的对标对象,也很有针对性。比如,去年7月,济宁南下第一站,就是近邻徐州。说起来,两地同处淮海经济区,也曾有意与徐州一争“龙头”地位。只是,逐渐拉开的经济差距,让济宁不得不正视现实。

根据媒体公开报道,山东各个城市的学习步伐,遍及全国30多个城市,不仅包括长三角、珠三角等东南沿海发达地区,还涉及重庆、成都、武汉等中西部城市。

2018年7月以来山东各市考察学习及合作对接点位(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自揭老底”触到了社会的痛点

对于7月4日山东省人民政府在官网上“自揭老底”,光明日报昨天发布评论员文章称:

客观而言,这些问题并非山东一地专有,而是在一些地方都不同程度存在。但作为地方主要领导在大会上自承落后、自揭老底,并不多见。

老百姓为什么愿意转载惠新安的讲话?很简单,这种自揭老底的做法触到了社会的痛点,也给了老百姓以再出发的信心和力量。接下来,不仅要亮眼的发展指标,也要不断改善民生;不仅主要领导要主动招商,也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

很多时候,自揭老底并不是一件坏事。一个地方发展势头如何、质量怎样,都摆在那里,老百姓心知肚明。多一份坦诚,多一份自省,多一份真实,非但不会损害政府的形象与公信,反而会因此而凝聚起地方的共识,传递给民众与市场主体积极的信号,从而释放出经济社会发展的磅礴动能。

说实话,这些年来,山东能够获得长足发展,并一度跻身全国第二,在北方省份中一骑绝尘,固然与其锐意改革、大胆干大胆闯有关,也与其始终挥之不去的危机感、自省意识有很大关系。

要之,山东能够不断反省,不断自揭老底,并以此作为强力发展的动力,本身当然值得肯定,而其所作所为,也为其他地方提供了一个很好的镜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