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柿子丰收了,真的很好
财政收支紧张,新经济大有可为
广东主要经济指标总体保持很平稳
风波不断股价依然承压 波音能撑
新财报季来临 美股下周该关注什

财政收支紧张,新经济大有可为

2019-07-15 11:13 主页 来源:未知


财政收支紧张,新经济大有可为

   近来,“养老金到2035年将耗尽结余”的说法在网媒和自媒体上疯传,来源是中国社科院4月发布的一份养老金研究报告。这已是这份报告引发的第二波舆情。人社部官员称,这类报道对中国养老保险制度理解不到位,然而,简单的“安民告示”并不能抚平社会焦虑。

   这一焦虑有着深刻的背景。中国经济已进入中高速增长阶段,下行压力不断增大。财政收入增长乏力,而财政支出则呈刚性,且增长迅猛。是否扩大财政赤字规模,成为年复一年热议的一个话题。在财政支出中,社会保障是一个大项。2018年,社会保障支出增幅达到15.5%。2017年,各级财政补贴各类社会保险收支补贴约为12000亿,这种情形显然难以为继。同时,中央政府还在大力推进减费降税。今年1至5月,全国累计新增减税降费8930亿元。

   一边是收入增长乏力,一边是支出猛长,而为了经济培基固本,减费降税也势在必行。乍看起来,这个两难的局面简直无解。其实不然。

   不久前,阿里巴巴公布,2018年阿里巴巴集团和蚂蚁金服集团总计纳税516亿元,平均每天1.4亿元,连续六年成为中国纳税最多的互联网企业,这期间,阿里巴巴纳税额增长7.3倍。不仅如此,阿里巴巴平台创造的消费增量还带动上下游产业纳税2581亿元,不少企业成为A级纳税大户。雅诗兰黛、欧莱雅等外资企业企在财报中均表示,它们深深得益于中国电商平台,尤其是“天猫双11”的成功。而山东的海尔、海信,安徽的三只松鼠等内资企业,跻身2018年天猫“双11”亿元俱乐部,成为当地“纳税百强”。电子商务上下游的生产制造、加工、物流等环节不仅能够创造就业,也意味着巨量的税收,我们可以“阿里巴巴效应”来概括这一现象。

   这个引人关注的现象说明了什么?电商促成交易,交易产生税收。电商平台强大的嫁接和聚合功能创造了经济学上常说的规模效应和协同效应。在电商平台周围,不同的产业形成的不是我们熟悉的“产业链”,而是一张不断延伸、不断细化的“产业网”。电商平台不仅降低了各类商品的营销成本,还帮助它们实现了价值发现。网上网下的融合,又使得新零售不是挤出了旧零售,而是改造了旧零售,使其重新焕发生机。阿里巴巴是典型,但不是唯一。众多电商平台在激烈的竞争中自有荣枯与沉浮,然而,作为整体,它们无可怀疑地迎来了空前的繁荣。

   此事的意义超越了某家企业或电商这个产业,而带给人更深广的启发。中央不断出台大规模减税降费举措,自然意在“放水养鱼”、搞活经济。学界常以著名的“拉弗曲线”来阐述其中道理:税基扩大后,即便税率较低,政府收入也能增加。然而,减税固然能减轻一些企业负担,却并不必然能激活经济。倘若产业结构依旧,经济增长动能未能转换,过剩产能成堆,财政收支的矛盾就会加剧。不少“僵尸企业”不仅无力缴纳税款,还成为耗费财政补贴和社会托底费用的“无底洞”。雪上加霜的是,不确定的国际经贸摩擦一步步压缩了中国经济的外部需求。打破僵局,扩大内需,进而缓解财政收支紧张的希望,寄托在电商为代表的新经济身上。

   电商的崛起,既得益于中国传统商业不发达造成的机遇,也拜管制宽松所赐。监管者在暂时看不清的情况下持“等等看”的态度,是相当明智的。如今,电商更加需要有利的政策和舆论环境。随着电商热络,不少人担心“垄断”,担心“大而不能倒”。其实,电商领域新业态、新模式、新服务、新产品层出不穷,很难产生经典定义的垄断。由于新机遇不断,市场广阔,哪怕某家电商平台规模超强,也极难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这并不是说,政府对电商的发展只需放任自流即可。服务业占中国GDP比重早已超过第二产业。与制造业为主的时期相比,今后,社会分工将更加细化和复杂,陌生人之间的交易范围进一步扩大,亟需政府维护市场秩序,保护产权,促进契约实施。这对国家法治水平和政府治理能力、监管水平提出了极高要求。这一新形势迫切需要政府切实转变职能、建设有限政府、服务型政府,力避简单化、“一刀切”思维。

   新经济对国民经济的贡献已然相当可观,但是,多年后回首,很可能会发现,我们现今惊叹的电商所缴税额不过是个开端。只要给予足够宽广的政策平台、法律平台、舆论平台,以电商为代表的新经济企业将是中国一只只“下金蛋的鹅”。